本文引用自aufsehen -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這是從仰觀家拿來的XD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

 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

   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2010 Sep. Inception 衍生(Eames x Arthur)

<In Paris We Live> 系列:Lucid Dream

 

Arthur沒命地奔跑在旅館的走廊上。

那是一間老舊的旅館,昏黃的燈泡有一盞沒一盞地照著整個空間。

牆上貼著早已不合時宜的壁紙,原本該是純白的牆面,也被歲月染成了米黃色。

走廊上是已經褪色的藍色地毯,兩旁的房間門板斑駁脫漆,

上面還黏著過時的黃銅色門牌號碼,就連門把也只是普通的喇叭鎖,

好像隨時都能被撞破。

 

狹長、昏暗、無盡、陳舊、陌生……

 

結尾:

2010 Nov. Inception 衍生(Eames x Arthur)

<Thanksgiving>

 

皮鞋踩踏著柏油路的聲音細小卻清楚,

翻飛的衣角在冬風裡揚起美麗的角度,

被踢中的小石頭喀喀地滾動著,落入了路旁的草叢裡。

天空灰沉、湖水深藍。

迎面而來的冷冽空氣接近冰點,但彼此手中握著的卻是真實的溫暖。

 

最喜歡的部分:

2010 Dec. Inception 衍生(Eames x Arthur)

<Hide & Seek>

 

Eames, your love is a lie.

A lie that makes me realize the truth.

I am tired of this hide-and-seek game.

到最後,躲著彼此的我們又得到了什麼,抑又失去了什麼?


看看我這三個月來都寫了些什麼啊........(目遠)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2010 Aug. Inception 衍生(Eames x Arthur)

<In Paris We Live> 系列:Fashion

 

「Eames 你準備好了沒,我們……」

Arthur 一把推開 Eames 房間門,沒想到卻在門後對上了一個半裸的男人。

 

「Hey honey!」Eames抬頭,看見已經穿戴整齊的 Arthur。

 

「Oh......Don't worry. Trust me,

this is not the worst scenario which you find me half-naked in.」

意識到 Arthur 臉上出現奇怪的表情,他朝Arthur招招手,示意他進來。

 

黑髮青年嘆口氣,默默地把門帶上。

 

這段邪神其實被我寫得很北七。

啥?好吧,他本來就很北七了XDDDDDDDDDDDD

 

結尾:

2010 Aug. Inception 衍生(Eames x Arthur)

<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What do you want from me?」他的西裝背心已經被拋落在書桌旁的地面上。

 

「你說呢?」男人啃咬舔拭著他的耳殼。

 

「Fuck you.」

 

「That’s exactly what I have in my mind, darling.」他笑著帶他走向房間裡的床鋪。

 

而今夜將不再有人寂寞。

 


最喜歡的部分:

2010 Aug. Inception 衍生(Eames x Arthur)

<In Paris We Live>系列:Fashion

 

「Arthur,我是說......」

 

「快點要來不及了。」

 

「欸——!」

 

「………………………」

 

「親愛的你為什麼就這樣關我燈!!!」

 

這段其實在批踢踢上面的效果(笑果)比較好XDDD

(而且這次 Arthur 也跟著邪神一起耍北七了XD)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2009 Nov. 新世紀GPXサイバーフォーミュラ 衍生(艾迪利 x 菅生修)

<Missing Link>

 

「Missing Link。吶,你知道這個字的意思嗎?」他看著遠方卡車的塗裝,沒有回頭地問。

 

「不就是關鍵嗎?」

 

「不覺得很諷刺嗎?既然是關鍵,為什麼會missing?為什麼最重要的卻遺失了呢?」

他看著那罐被放在欄杆上的飲料,他還沒喝。

 

站在左邊的後輩轉頭看著他,沒有說話。

 

晚風吹來,他看著身旁沒有答腔的男人,就著夕陽,他望進對方似乎更深了的褐色瞳孔。

那一瞬間沒有人說話。

 

數了數才發現我 CF 的坑還真是不少啊.......(哭)

 

結尾:

2009 Nov. 踊る大捜査線 衍生(室井 x 青島)

<Prisoner of Love>

 

室井伸出手輕輕地撫著青島還是太長的頭髮,他決定還是不要把青島叫醒。

他有件事情想要等到明天青島睡醒之後,才要告訴他。

 

不過,在說那個故事之前他要先問青島這次有幾天的假,

他想帶他去一趟仙台,去那個看得到海的山上,江里子沉睡的地方。

 

他想告訴她,一切都沒關係了,如果江里子原諒了自己,或許自己也可以原諒自己吧。

 

最重要的是,他想要告訴江里子這個名叫青島俊作的男人,

因為他的出現,才拯救了自己已然遺失的靈魂和被禁閉的心靈。

 

因為江里子的日記,因為青島俊作的存在,

自己終於掙脫了自我囚禁了將近二十年的牢籠。

 

自己,終於自由了。

 

最喜歡的一段:

2009 Nov. 踊る大捜査線 衍生(室井 x 青島)

<Prisoner of Love>

 

「怎麼跑來了?」

 

「因為突然很想看到室井先生。」

 

青島直率的回答超乎室井的意料之外。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

   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2006 Dec. 新世紀GPXサイバーフォーミュラ 衍生(艾迪利 x 菅生修)

<美麗的錯誤>



「欸,你聽說了吧? SUGO 車隊居然爭取到 GIO 的合約耶。」

 

「是啊,雙方才一談妥,連合約都還沒簽呢,消息傳得還真快啊。」

 

「嘖,看來除了Asurada 以外,SUGO 明年難對付的還有搭載的那具V12引擎了。」

 

以上屬於技師們之間的對話,艾迪利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次了。

在 Missinglink 全隊還在黑海邊的奧德薩私人賽道測試時,

他就已經從隊上幾名工程師的聊天內容得知 SUGO 車隊拿到了 GIO 引擎的這項消息了。

沒想到大夥兒全都到了日本富士岡賽道繼續冬季測試,

這條「新聞」被眾人複製然後傳播的速度和廣度已經完全超乎他的想像了。

就像現在,他又從才剛到沒多久的雪鐵車隊技師們口中,

再一次聽到這個已經不是新聞的新聞了。

 

拜託,聊點別的啦,SUGO 的新聞他向來都不缺啊。

 

現在看來......這似乎是靈感的全盛時期(?)啊XD"

 

結尾:

2008 Oct. 新世紀GPXサイバーフォーミュラ 衍生(艾迪利 x 菅生修)

<親愛的麻煩鬼>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嗎?」

 

「會吧,我想。」

 

「因為你是我最親愛的麻煩鬼啊。」

 

最喜歡的一段:

2006 Dec. 新世紀GPXサイバーフォーミュラ 衍生(艾迪利 x 菅生修)

<美麗的錯誤>

 

「相不相信我等一下就把那份合約作廢。」阿修威脅的聲音從枕頭堆裡傳來。

 

「我相信我們美麗的經理只會簽合約不會撕合約。」

 

阿修不用回頭也知道艾迪利一定是嘻皮笑臉地回答著。

 

「哼,這筆帳等轉隊後再一起算。」

 

「沒差,反正那也是後年的事。」他聳聳肩,一付無所謂的樣子。

 

「艾迪利。」

 

「幹麻?」

 

「閉嘴。」

 

這兩個人果然是笨蛋情侶檔。(攤手)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2009 Nov. 踊る大捜査線 衍生(室井 x 青島)

<Prisoner of Love>

 

一輛深藍色的計程車停在了廣島市區的一棟白色建築物前。

已經是接近晚上七點的時間了,樓高十幾層的大樓有幾扇窗隱隱約約地透著光線,

門口右側的腳踏車車棚也是呈現著將近停滿的狀態。

需要輸入密碼才進得去的大門口一如往常地亮著燈,

只不過通往住戶信箱的入口處多了一株大約半個人高的耶誕樹,

上頭簡單地點綴著飾品和燈光,被放在樹的最高處不是常見的星星,

而是全身白色還戴著藍色帽子的廣島縣警吉祥物-Maple君。

這似乎是我近幾年來,寫景寫最多字的一次XDDDD

我超不愛寫景的我知道 = =

 

2010 Oct. Inception 衍生(Eames x Arthur)

<Train>

 

向晚的風呼呼吹來,偌大月台上空無一人。

帶著鏽色的鐵軌在夕陽下朝著無盡的彼端延伸,

孤單的落葉在枕木上翻飛,離愁蕭瑟。

 

看這段這麼短就知道我有多不愛寫景XDDDD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2010 Oct. Inception 衍生(Eames x Arthur)

<To Where it All Began>

 

他們徹夜地狂歡著,變換著不同的姿勢、嘗試著各種令人上癮的快感。

老式的床頭木板鏗鏘地碰撞著牆壁,

陳舊的床墊受不了折磨咿呀地怪叫著,

Eames 在最後那瞬間釋放在 Arthur 體內的最深處,

然後他緊緊地擁抱親吻著懷中那具還顫抖著的單薄身軀,

直到對方平穩了下來。

 

其實這次收在本裡的還有更多更糟糕的XDDD

只不過那是只有買本的讀者才看得到,

所以就讓我放這篇已經在大B板上公佈過的吧XD"


看來,雖然我總是說要金盆洗手了,

但住在糟糕星的我似乎仍是無肉不歡啊(煙)

 

2008 Oct. 新世紀GPXサイバーフォーミュラ 衍生(艾迪利 x 菅生修)

<親愛的麻煩鬼>

 

就在阿修正想要確認艾迪利已經回來的同時,

房門被倏地打開,而他整個人也被拉進房間裡。

他先是聽到身後的房門「砰」地關上並落了鎖,

下一瞬間就被壓在門邊的牆上狠狠地吻著。

 

艾迪利身上仍留有著未淡去的啤酒味,有點刺鼻地讓阿修忍不住皺了眉頭。

雖然嗅覺上的刺激讓他想要推開死死壓住自己的半裸男子,

但是對方在自己唇上、身上的攻勢卻讓他動彈不得。

 

感覺到自己的襯衫下擺被拉出來,

前面的釦子被一顆一顆地解開,

對方溫熱的氣息已經來到鎖骨前,

雙手也在彼此之間的空間中找縫隙進攻。

阿修知道如果現在再不推開艾迪利,

那他明天早上的行程就可以直接取消了。

 

可是......他知道他很不想這樣做。


我知道以前還寫過更糟糕的(掩面)

但我實在沒這個恥度把以前的東西貼出來XD"

有興趣的人請自行探險吧XDDDD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2006 自創 <Challenge>

 

「除非我不要命了才敢去找特拉洛克吵架,拿去啦,亞瑟。」

維勒斯踢了一下裝了輪子的工具櫃,東西就這樣迅速地朝著那個發出要求的人滑去,

不想一頭撞死在重達好幾公斤,以排山倒海的氣勢衝過來的工具櫃上的托納帕趕緊又把自己藏回車子底下。

 

「小鬼,怎麼這麼沒禮貌,拿東西給前輩要哈腰鞠躬,雙手奉上才對啊。」

危機過後,托納帕又從車底下探出頭來。

 

「那你下次就別叫我拿,我親愛的前輩。」

維勒斯當下有一種想要拿手上的電線把托納帕就地正法的衝動。

------

 

「喂,小鬼頭,電線收完了趕緊去幫亞瑟的忙,今天底盤的工作比較多。」

就當哲洛斯準備離開維修區時,他又突然轉頭回來朝裡面喊了一句。

 

「再叫我小鬼我就拿電線通通把你們纏成胖嘟嘟的米其林娃娃,

然後再送去法國總公司當免費展示品!」

一肚子怨氣的維勒斯,憤恨不平地用力踹了旁邊那一堆好不容易捆好的電線一腳,

起身去後頭的櫃子內翻找等一下派得上用場的工具。


如果這篇不是最歡樂,也是史上數一數二歡樂的了XDDDDD

(我覺得我根本是把雷諾家寫進來了)(喂)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2004 Oct. 銀河英雄傳說 衍生(羅嚴塔爾 x 米達麥亞)

<生離。死別>

 

我有罪,是的,我罪無可逭。錯就錯在我不該來到這世上;

錯就錯在我不該與你相遇,不應該愛上你。

對,我罪該萬死,品嘗禁果的代價就讓我為你背負。

你已為我做了太多,剩下的就讓我來生慢慢償還。當然,如果還有來生的話。


看這語氣就知道第一人稱指的是誰吧?

(沒錯,就是羅嚴塔爾那個大渾蛋)(喂)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2007 Jun. 新世紀GPXサイバーフォーミュラ 衍生(艾迪利 x 菅生修)

<婚禮>

 

剩九圈。

 

跟在他後頭約0.3秒左右的菅生修也同樣打開了推進器,

兩台車一前一後地通過克雷雅和風見所在的監控區,

淺藍的車身在陽光下反射著無限光芒。

 

眼看著第一彎道又近在眼前,

艾迪利收起推進器的同時除了要立刻降檔煞車準備過彎以外,

還要記得防守跟在後頭的阿修。

 

阿修這次可就真的鐵了心就硬是要比艾迪利晚煞車,準備繞到外線超車。

守著內線的艾迪利則是迅速地移防到左側擋住後頭殺上來的阿修。

 

「哎呀。」

 

「還是守住了。」

 

Pit wall 上的兩人盯著螢幕,輪流地發出評語。

 

此後的第八第七第六第五第四圈兩個人還是這樣殺得難分難捨,

只不過動作越來越驚險,

有幾次在第八彎想從外線超車的阿修差一點失控打滑,

而也有一次艾迪利誤判選擇外線進彎卻發現阿修想從內側過彎而趕緊關門,

結果兩台車差點通通撞成一團。

 

看著螢幕的風見雖然不是自己在比賽,

也相信那兩人的駕駛技術,

但還是為兩位前輩們著實捏了好幾把冷汗。

 

克雷雅在第三圈末了兩人準備來到大直路的時候按下了無線電通話鍵。

 

「我說你們兩個不要玩得太過火啊。」克雷雅按著兩個按鈕,同時叮嚀著艾迪利和阿修。

「修車費可是很貴的啊,而且……」

 

「我知道。」「了解。」

 

啪!

 

「咦?」

 

原本在一旁也聽著無線電內容的風見不解地轉過頭來看著克雷雅。

 

「啊啦,被切斷了呢。」她一臉苦笑地看著一旁把兩手放在耳機上的世界冠軍。

 

如果都把無線電切了,那就算把隊上所有的告示板放出去告誡恐怕也不會有人看吧。

 

思及此,克雷雅最後還是放棄地把注意力放回螢幕上。

 

還有兩圈呢。

 

這段寫起來超順手的,

果然這幾年看 F1 真的是有看有保佑(?)啊XD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2004 銀河英雄傳說 衍生(羅嚴塔爾 x 米達麥亞)

<永恆的剎那>

 

什麼是永恆?不止時間之流向無垠逝去,沒有終點。

什麼是剎那?飛蛾撲火,璀璨轉眼即滅。

永恆,剎那

剎那,永恆

是該擁有永恆?

還是渴望剎那?

失去你,永恆只是沒有意義的旅程,帶我航向黑暗

想念你,就算是轉瞬即逝的剎那,我也願意守候

你走後,世界已離我而去,

我終於能體會那種被遺忘的滋味。

多麼希望時光倒轉,歲月逆流,

讓我在漩渦裡等你,想你,

在藍與黑的交界,

愛你

 

當年寫出如此中二文字的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啊啊啊(掩面)

好吧,既然這是羞恥 play,我就只能拿這種見不得人的東西出來搏版面了(喂)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其實我還有更糟糕的東西我沒這個臉貼出來啦(哭)

現在回頭過去看以前文字,尤其是高中→大學初期這個時段的文字,

真的只有「不忍卒睹」這四個字可以形容。Orz

 

我自覺拿捏文字的功力和使用文字的「感覺」大約在 06-07 左右是高點,

但是我比較喜歡最近幾年的劇情安排和場景設定,

只不過文字用起來就沒有以前那樣順手了,

還常常寫出讓人搖頭的「英式文法中文」,

其恐怖的程度,

大概就像「鄧公」常說的「這台車退賽了已經」這樣吧XDDDDDDDDD

 

至於想寫這篇問卷的,請自己搬回家吧XD

創作者介紹

INFINITE ∞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