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Cyber Formula 賽事在十月的深秋裡結束了最後一場在日本的賽事,當年復出的前世界冠軍風見隼人代表SUGO Winners在最後一站拿下分站冠軍,同時 Sugo Grand Prix 的Henri Claytor也因為在該場比賽拿下第五而以一分之差擊敗積分榜上第二名的加賀,順利拿下生涯第一座世界冠軍。





菅生修端著他的馬克杯,站在頂樓辦公室的大型落地窗前望著綿綿秋雨中的東京夜景,濃郁的咖啡香從印著SUGO車隊飛馬圖騰的杯中向室內的各個角落飄散開來。





現在是星期一接近晚餐的時分,雖然今年賽季已經完全終了,而且昨晚在銀座的慶功派對也已經結束了,阿修的辦公桌上還是堆著像小山似的文件等著他處理。雖然身為車隊經理和企業總裁,但他真正經手處理的也只有關於SUGO企業的部份,車隊的事務幾乎都是好友克雷雅一手包辦,有時候除非必要他才會現身在賽道上觀戰。





「看來今晚還是處理不完啊!」想到桌上那座山,阿修不禁放下手上已經喝光的咖啡,伸了一個懶腰。





擱在桌上的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走回座位旁的阿修看了看螢幕上顯示的號碼後,掀蓋接起電話。





「喂,是我。」手機那頭傳來他熟悉的聲音。「在忙嗎?」





「在公司處理一些事情。」





「晚餐沒辦法跟你一起吃了,積奇找了間餐廳說是要請我吃飯。」





「積奇?請你吃飯?」總覺得這兩個名詞好像連不太起來。





「因為上個月在坦尚尼亞那件事啊,八成是法蘭茲要他請的吧,哈哈」艾迪利爽朗的笑聲從電話那頭傳來。





「我倒覺得應該各出各的,打架本來就是孤掌難鳴啊。」





「你們日本人還真是繁文褥節到了無法理解的程度啊。」





「你才是未開化的日耳曼蠻族勒。」阿修不服氣地說道。「對了,哪間餐廳?」





「老實說我不知道。」握著話筒的艾迪利聳了聳肩。「反正是積奇開車,我只管出現就對了。」





「我賭你們兩個沒喝得爛醉如泥是不會打道回府,所以只要別酒駕被吊照,其他你怎麼去怎麼回來我都不在意。」





「阿修你有車對不對?」





「咦?有……有啊。幹麻問這個?」劈頭就丟來的問題,讓阿修有點摸不著頭緒。





「那我就放心了。」





「啊?喂喂!等一下啊!」發現艾迪利在打什麼主意的阿修,腦袋在一瞬間清醒過來,連忙出聲阻止。





「反正上次就是那樣嘛。啊!積奇人來了,先這樣。」





率先收線的對方,只留了嘟嘟聲給還拿著手機的阿修。





「什麼上次那樣啊,實在是太過分了!」原本還因為想起去年那件事情而生著悶氣的阿修,在完全闔上手機之前停下手指的動作,然後又迅速掀開蓋子,在電話簿裡翻找了一陣子後,撥了通電話給法蘭茲。





去年在西班牙的那件事情就算一定得重演,也要讓他有點心理準備才行。





To be Continued




很短很短只有將近 1000 字的中篇。



其實我根本沒有打算要切成三分,



只是我發現如果不分的話,下篇跟上篇會字數差太多XDD



還有,那位路人同學,恭喜您催稿有功,所以......快把圖交出來。(甜笑)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