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在的,菅生修不知道為什麼艾迪利會跟積奇這麼要好。如果說他跟法蘭茲常在一起聊天這還很容易理解,畢竟這兩個人都在德國長大,都說同一種語言,但是跟積奇好到可以把酒言歡的程度,這就讓他大吃一驚了。難道只是因為法蘭茲和積奇的關係根本連瞎子都聽得出來,然後這三個人就湊成了一塊?還是這背後有某種微妙的關係只是他沒有體會出來…...





好奇怪啊,艾迪利居然甘願放棄和他共進晚餐的機會,居然說要跟積奇去酒吧慶祝什麼「男人的夜晚」。





「阿修......阿修......修先生,你有在聽嗎?」克雷雅的手在一動也不動的阿修眼前晃著,想要確認眼前的這個人是不是還清醒著。





「嗯?啊!抱歉抱歉,妳剛剛說什麼?」猛然回過神的阿修,看到克雷雅瞪大眼睛地看著他。





「你怎麼牛排吃一半就這樣突然停下來啊?」





「咦?啊......」他不僅吃到一半就停下來,刀叉還握在手裡呢。為了掩飾困窘,阿修趕緊動手切著有點微涼的牛肉。





克雷雅沒有說話,只是笑著看他慌張的樣子。





「看你發呆的樣子,該不會是在想女朋友吧?」她的眼裡閃過捉弄的神色。「新交的嗎?」





錯錯錯,不是新交的......是在一起有段時間了......而且對方還不是女的......





不對啦!他說這個幹麻?





「呃......不是這樣,克雷雅妳......妳不要誤會啊......」





看著阿修慌張的表情,克雷雅笑得更開心了。





之後不論阿修怎麼解釋得滿頭大汗,拿起酒杯輕啜幾口的克雷雅始終都沒有一絲要相信他的神情,還火上加油地說「阿修你可以承認沒有關係,雖然說我知道上次在德國你偷懶沒出席車隊會議,只是因為要去接你的紅粉知己。」





「那個早就跟你說不是了......」聽到舊帳都被搬出來了,阿修就算已經放下手上的刀叉拼命地想要澄清也無濟於事。





「阿修,這點是怎樣都瞞不過女生的唷。」她輕笑,僅一句話就足以全盤推翻他的努力。





阿修看著對方臉上那種擺明了就是「你還是認輸吧」的笑容,覺得他或許永遠都沒有說得過克雷雅的一天。





這時,阿修擱在公事包裡的手機響了起來,雖然不太大聲,但是在現場悠揚的鋼琴演奏聲中確實是突出了點。





「喂?啊?我是。恩......你說什麼?......現在?......好吧,我知道了,我馬上就過去。」





克雷雅研究著阿修接起電話之後的表情變化,從原本的驚訝到困惑再到皺眉只用了短短的五秒。」





「克雷雅,抱歉,我可能有事得先走了。」





「怎麼,現在就要去接女朋友啊?」克雷雅看著已經站起身準備穿上外套的菅生修。





「不是啦,法蘭茲突然說有急事找我。那個帳單記在我名下,收據留著報公帳就可以了,那我先離開了,不好意思留妳一個人在這,下次再好好請妳一頓......」菅生修快速地交代完後,就匆忙地往門口走去。





臨去之前還又再折回來交代有點驚訝得面面相覷的服務生們說留下的那位女士會付帳,要他們不用擔心。





在門口攔了一台計程車坐進去後,殷紅的車燈就載著阿修快速地消失在西班牙微熱的初秋夜晚中。





To be continued






我爆字數了......Q口Q



所以編號改成數字系列XD



(我就知道上中下絕對不夠用.....Orz)




    全站熱搜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