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收看今天晚上的 Sports Online。2018 年 Cyber Formula 系列第十站來到非洲的坦尚尼亞,但是今天卻傳出車手因口角而發生鬥毆的事件,涉入其中的包括有Storm Zender車隊車手Jackie Gudelhian、Missing Link 車隊車手 Edelhi Bootsvorz和 SUGO 車隊的風見隼人……」





「唷,上電視啦。」從還滿是蒸氣的浴室走出來的阿修一手抓著毛巾擦頭髮,目光則是被電視上的夜線體育新聞吸引過去。





「嗯。」整個人陷在枕頭棉被堆裡的當事人,懶洋洋地回應著,只動頭卻不動身體地轉頭看向剛洗好澡的阿修。





「都一把年紀了還跟人打架,對手居然還是積奇。」沒好氣地放下手中的毛巾,阿修知道對方想拿放在桌上的冰塊,但是卻懶得下床,只好空出一雙手去拿不遠處的冰桶和塑膠袋,再隨便丟幾顆冰塊進去袋子裡綁起來,最後朝床上的艾迪利那裡扔去。





「還要一條毛巾。」窩在床上的人繼續發號施令。





隨後一條旅館才有的白色毛巾就落在自己的面前。





「阿修你很沒禮貌耶!居然拿你用過的毛巾給我!」艾迪利一摸到那條之前被對方拿來擦頭髮而半濕的毛巾之後,忍不住抱怨著。





「反正最後還不是都會溼掉,要乾的自己去拿。」阿修邊說邊往浴室裡走去。





「你不要以欺負傷患為樂好嗎?」雖然不甘心,但是艾迪利還是拿起那條得來不易的毛巾,裹住同樣也是得來不易的冰袋往臉上的瘀青敷去。





「那你就不要跟別人打架啊。」正在刷牙的菅生修口齒不清地回答著。





「喂!阿修你不要在我這個房間刷牙,你把旅館提供的牙刷用掉了我怎麼辦啊!」可是現在抗議好像已經為時已晚了欸……





「隔壁還有全套新的。」





「隔壁好遠……」雖然是 connecting room,但是隔壁房間的廁所對於全身痠痛,現在只想窩在床上的艾迪利來說簡直比天涯還要遙遠。





「啊~為什麼當初訂的不是雙人房呢?」一手捧著冰袋的艾迪利看著天花板,無奈地感嘆著。





「那除非你想被抓包啊。」刷完牙神清氣爽準備要睡覺的阿修從廁所走回床邊。





唉,好吧,誰叫這個房間是他跟克雷雅交換而來的,而克雷雅之前則是請車隊刻意向飯店要了兩間相連的單人房,一間的門卡給了阿修,然後自己再跟艾迪利互換門卡。





可是阿修明明就故意不在他那間洗澡,也不在他那間刷牙!還說什麼King size 的床一個人睡太孤單,硬是要來這裡跟他這個全身痠痛的傷患擠,怕鬼不敢自己一個人睡就說嘛!





「喂喂,去刷牙洗澡再來睡覺。」阿修伸手推了推一旁還敷著冰袋,並且露出一臉可憐兮兮表情的艾迪利。





「喔……」艾迪利咬牙從床上的「溫柔鄉」裡爬起來,在行李箱裡撈了一些換洗的衣服就拖著沉重的身軀,含糊不清地碎念與呻吟著慢慢地走向對他來說遙不可及的隔壁房間。





而雙手枕在腦後,一直躺在床上看好戲的阿修目睹此情此景,不知道明天是該打電話向法蘭茲道謝還是道歉。




半個小時後,同樣還是全身痠痛的艾迪利仍然呻吟著走回房間倒回床上他本來窩著的位子,旁邊的阿修則是點著床頭燈,隨意地翻閱著新聞雜誌。





「修,你打電話給法蘭茲沒?」調整到比較不痛的位置後,艾迪利轉頭問道。





「沒,明天吧。雪鐵車隊好像今天就回歐洲。怎麼了?」





「跟他說多虧他平時的鍛鍊,積奇出手還真重啊。」艾迪利邊說邊揉著臉上的瘀青。 「簡直就可以去拍格鬥片了……」





「真的這麼痛嗎?看你今天下午還可以走來走去的啊。」阿修放下雜誌,翻身熄燈準備往被窩裡鑽。





「我揍你一拳試試看怎樣?」他朝他亮出了左手。





「你不是說你打架都不用左手?」





「右手今天受傷,你將就點吧。」在窗外透入微亮的燈光下,阿修覺得躺在身旁的這個男人笑得欠扁到讓人想在他瘀青得像調色盤的臉上再添一道色彩。





「算了,原本我看你可憐,還打算幫你出那筆罰金勒,這下不用了。」阿修佯怒地故意翻身背對他。





「喂!兩千多塊美金你好歹也出個一半吧!我是為了風見耶!」





「一人做事一人當。明天要早起搭飛機回去,晚安了。」





To be continued




一人做事一人當,小叮作事小叮噹。(被打)



果然,生日賀文這種東西還是不能免俗啊......(煙)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