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後,阿修邊抱怨「為什麼是我洗碗」邊把碗盤通通送進洗碗機裡,而悠哉地吃著水果的艾迪利則是好心地提醒他真正該哭泣的是除夕夜還要上工的洗碗機。





菅生家的大少爺朝對方扮了個鬼臉後就自顧自地縮進書房處理公務。





「欸,艾迪利……」





一看到阿修從書房走出來,原本窩在沙發上研究 Garland 數據和賽道資料的艾迪利連忙把一旁的雜誌隨便抓來遮擋。





「嗯?」





「你……在看什麼?」看到不知道想要掩飾什麼的艾迪利,阿修很好奇地看著對方,以及他手上的那本不知道是啥的刊物。





「你說這個?色情雜誌。」他笑著說。





「啊?」阿修被這個忽然得到的答案弄得一頭霧水。





「最新一期的閣樓,我在法蘭克福機場買的。喔,你可能不知道,因為那時候你去上廁所了。你不會也想看吧?可是是德文的耶,不過話又說回來,重點是照片不是文字對吧……」艾迪利滔滔不絕地解釋著,只差沒有翻出裡面附贈的全版性感裸女海報給阿修看了。





「欸,我說停一下……」要不是對艾迪利的為人有所了解,阿修的理智線應該早就全部斷光了。





「怎了?」艾迪利停下來問。





「已經十一點四十五了,你還要不要看煙火啊你。」阿修抬頭看了牆上的電子鐘一眼。





「喔,當然要啊。不過當初吵著要看的是你不是我吧?喂喂……」





阿修不理會那個還坐在沙發上發神經的傢伙,很有效率地直接轉身去門口的衣架上拿兩個人的大衣和圍巾。





「外面很冷,你要手套嗎?」阿修把大衣遞給對方後,抓起一旁的手套就要戴上。





「嗯。」他略微在四周尋找了一下,最後在自己的大衣口袋裡發現手套的蹤影,大概是今天去築地買魚的時候摘下就放進去而沒拿出來了。







「啊,真的好冷。」艾迪利在推開主臥室通往陽台的落地窗後忍不住說。





「不知道會不會下雪。」阿修抬頭看著天空,呼氣的白煙些微地蒙蔽了他的視線。





「東京不常下雪吧?」艾迪利的腦海裡找尋不到東京下雪的記憶。





「也不算很常下,不過之前有一年就是過年下雪,那時候……那時候……不知道我們認識了嗎?」阿修轉頭看著靠在欄杆上遠眺的艾迪利。





「十年前嗎?」艾迪利問,沒有轉頭。





「沒印象了,只記得那年冬天好冷,我還搭車要回老家過年。」他搖搖頭。「小香還一個人撐著傘到車站去接我。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小香都要結婚了呢。」





「喔?明日香要結婚了?」不意外,但也有點驚訝。





「嗯,聽說風見今年聖誕節前夕求婚成功了,而父親也答應了,或許今年賽季結束後就會成婚吧,但是地點和其他細節都還不清楚。」





「這種重大的消息你怎麼不早說。」





「我也是昨天回家才知道的啊。」





「啊,想不到風見那小鬼要討老婆了啊。」艾迪利看向煙火預定要施放的方向,語氣有點感慨。





「怎麼,小香要結婚你幹麻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其實明日香也滿可愛的嘛,想不到居然要嫁人了。」艾迪利開玩笑地說。





「喂,你少亂打主意。」





「你又想到哪裡去了啊……」冤枉啊,他什麼時候說要跟風見搶了?再說,光是明日香的哥哥一個人就夠他忙的了。





「啊,要開始了。」阿修下一秒的注意力就被燈光已經熄滅的跨海大橋給吸引過去。





艾迪利微笑地看著阿修像個小孩子似地立刻忘了還在討論的話題,整個人趴在欄杆上用期待的目光等著新年的第一發煙火。





「來了!」第一發紫紅色的煙火在天空中絢爛地綻放開來,宣示著新年的到來。





兩個人靜靜地站在冬夜的陽台上看著遠方一枚枚依序升起綻放的火花,直到最後一聲巨響伴隨著 2023 這四個大字高掛在夜空中來結束這場華麗的新年盛宴。





「新年快樂。」他輕巧地往前抱住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情人,在他耳邊說著。





「嗯,新年快樂,艾迪利。」





如同浪漫的愛情小說一般應景,細碎的雪花在此時緩緩地從天上飄落,阿修伸出戴著手套的左手接住新年的第一場雪,他感覺細碎的吻開始或輕或重地落在他的臉頰和頸側,雙排扣的大衣前則有一隻正嘗試著要解開釦子的右手。





「欸,你又在想什麼了?不先進去屋子裡嗎?」當情人舔吻著右頸時,阿修微瞇著眼,頭側向一邊地說道。





「我認為你應該很清楚知道我在想什麼。」他朝他一笑,替兩人推開了玻璃門。







半夜約莫兩點多左右,阿修從歡愛後的酩酊中醒來,雖然事後兩人有稍微清理一下,但在床上翻了幾個身後還是覺得應該去簡單地沖個澡。為了怕吵醒一旁已經熟睡的艾迪利,他往櫃子裡隨便拿了幾件衣服就推開房門往樓下的客用浴室走去。





十分鐘後,滿頭大汗的阿修走到廚房打開冰箱開了一瓶礦泉水起來喝。他起先只是撐在吧檯上想把水喝完再上去,卻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地把東西拿著就往黑漆漆的客廳走去。





打開燈,他看到被扔在沙發角落的那本雜誌和一些白色紙張。紙張上面的列了一些密密麻麻的數據,看起來有時間又有其他莫名奇妙的小數點,一時之間他完全無法理解那是什麼內容,不過看起來像是滿重要的文件。而後他又繼續拿起一旁雜誌仔細端詳,是德文的沒錯,可是哪裡有性感裸女圖了?根本整本除了車子以外還是只有車子啊。





當他把雜誌放回原位拿起水瓶往樓上走去時,踏上第一階的右腳突然停住了。突然弄懂了事情的阿修嘴角微微地上揚,心情愉悅地繼續往樓上走去。





好一本內容豐富又多采多姿的色情雜誌啊。





To be continued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