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黑色的計程車駛進港區半山腰上的住宅區裡,不算大的行進聲還是在幽靜的空氣中留下經過的痕跡。殷紅的煞車燈在一間獨棟公寓前停下,隨後車內便走出一名身穿大衣,手提著行李袋的乘客。「砰」的一聲關上車門後,計程車又亮燈往山下駛離。





吐著白煙,阿修隔著手套熟練地按下大門上的密碼鎖,便推開門走進屋內。





「回來了。」他喊了一句。





咦?沒人答聲。





轉頭看看客廳,燈是暗的。好奇人到底跑哪去的阿修,提著行李一路往裡面走到亮著的廚房。





「喂,我回來了。」





「嚇死人啊你!回來也不講一聲。」手裡還拿著木勺的艾迪利應聲轉頭。





「我喊了啊,可是沒人理我,還想說你該不會一個人跑出去狂歡了勒。」阿修邊說邊摘下手套和圍巾,沾了些雨水的絨大衣則被他拿到一旁掛起晾乾。





「你晚了半個小時才回來,我才以為你在新宿下車後就自己找樂子去了。」他放下手中的木勺,轉而戴上手套查看底下烤箱裡的食物。





「回來的新幹線有些路段碰到積雪,被耽擱到了。」阿修走到一旁的水槽洗手。「外面滿冷的,今天晚上說不定有機會看得到雪呢。」





「下午出去的時候還好,大概還有三四度吧。」不疾不徐地攪動正滾煮著的醬料,艾迪利回答道。





「什麼東西味道這麼香啊?」阿修搓搓擦乾了卻還沒回溫的雙手,好奇地湊到爐子邊瞧瞧。





「白醬,喏。」





突然一個湯匙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阿修嗅了嗅後就張口嚐嚐味道。





「怎樣?」艾迪利看著試吃者的臉上出現了奇怪的表情。





「太……太鹹了啦!」阿修趕忙拉開冰箱的門,抓起裡面的礦泉水打開後就先灌了一口。





「可是我覺得還好耶?」不信邪的艾迪利再舀了一匙自己試吃看看。





「你是味覺白癡還是嫌鹽賣得太便宜啊?」阿修手中的礦泉水已經被喝一半了。





「那個把奶茶弄得像糖漿的才是味覺白癡吧。」艾迪利雖然嘴上不饒對方,還是加了一杯水進去。





「你煮的那個根本是叫白開水吧。」他好心地糾正。





「那也沒有人一次就用了三分之一包的糖啊。」這人是螞蟻轉世嗎?那一整包少說也有一公斤。





「日子久了總有一天我會得高血壓。」阿修提起放在一旁的行李往樓上走去。





「還有糖尿病。」艾迪利朝著樓梯的方向喊了回去。





To be continued





我.....我拖稿多日後,終於再度寫了第四回XD



昨天去翻了官方設定集,發現艾迪利的嗜好真的是「料理」XDDDD



日本鄉民果然一點都沒有唬爛耶~(笑)

    全站熱搜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