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艾迪利醒來已經是九點半的事情,而原本睡在身邊的阿修則早就不在了。





「還真的一大早就出門了呢。」他喃喃自語道。對於阿修什麼時候起床,什麼時候離開家裡他一點印象也沒有。





當他晃進浴室裡梳洗完再晃出來房間後,他看到床邊的茶几上留了一張小小的字條,阿修那一手不像男生的娟秀字體寫著所搭的電車班次和時間,最後還不忘提醒情人要記得出門吃飯。





艾迪利笑了笑,隨手把字條帶到廚房,把它貼在冰箱上。





接下來,吃完早餐的他換上運動上衣和短褲,套上球鞋準備開始每天的體能訓練。年末的東京下著細雨,氣溫也一直低於十度,所以他決定改在自家的重量訓練室裡跑跑步機並且練練啞鈴。





他可沒有忘記前幾天跟阿修打的那個賭。





縱使休假也要維持體能不墜,這可是名列運動員生存法則第一條啊。





艾迪利的眼睛雖然盯著電視頻道裡正播放著的MTV,但是卻滿腦子關於新賽車的數據和賽道的地圖,他想到等一下要打電話給人在英國的克雷雅,跟她要其他關於新車引擎的圖表和資料。





調快調高跑步機輸送帶的速度和角度,在上頭跑了二十分鐘的他早就已經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但還是快步地跟上機器。不知道為什麼地,他突然想起從前還在F1的日子,他每天早上準備坐進車子前的大事就是先繞賽道附近的那個大湖跑個五圈。頭一年會這樣做的只有他一個人,後來車隊從英國F3系統簽下了一個跟他年紀一樣大的新人,然後從那一年的冬季測試開始,他就拉著他一起跑那五圈。起初那個每次都把「前輩前輩」掛在嘴邊的傢伙還跟不太上他的速度,不過一個星期之後,兩個人已經可以在抵達終點後互相開著「你動作比較慢」這種現在想起來實在是非常幼稚的玩笑。





或許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吧,原本只是看在來自日本的大少爺初入車隊人生地不熟才在各個方面都幫著對方,沒想到就這樣走入了彼此的世界,從此的牽絆就只有越來越深。





「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啊,過了好幾年,繞了好大一圈以後他們還是在一起。」跑步機設定的程式到了最後的階段,隨著速度漸漸地慢下來,艾迪利拿起放在機器上的礦泉水灌了半瓶解渴,再拿起掛著的毛巾擦乾臉上的汗水。





約莫十二點多左右,結束按表操課的艾迪利推開重訓室的門,去浴室簡單地沖了個澡後就馬上撥了個電話給克雷雅。





「喂?克雷雅啊?不好意思又要麻煩你再把Garland的引擎資料傳來给我。」他一手握著話筒,一手拿毛巾擦著未乾的頭髮。





「放假還這麼認真?」克雷雅半開玩笑的聲音伴隨著笑聲從電話那頭傳來。





「反正一個人在家也沒事做啊。」





「咦?阿修不是在日本?」





「喔,他回老家去了。」他換隻手拿著電話,另一手則繼續擦著頭髮。 「對了,你手上有沒有Garland之前的測試時間?」





「有啊,阿修11月中在日本的那次測試可以嗎?」





「那就麻煩你把那個也傳來給我好了,謝啦。」啊哈,阿修在SUGO賽道的測試時間啊,這麼重要的資料他可是要定了!





「不客氣,那你就等我傳過去吧。」





「嗯嗯。啊對了,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順便幫我跟阿修問好。」





掛斷電話後,幾分鐘內艾迪利就收到從英國傳來的資料,克雷雅的高效率可是他一認識她就知道的事情。





隨意吃過午飯後的下午,他最重要也是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整份資料研讀整理外加模擬過一遍,假設一切順利的話,他有信心能夠跑贏阿修,雖然說到現在他連一次都還沒開過Garland。





To be continued





來開個賭盤看誰會贏好了。XD



(話說我星期一可是要考期中的呢.....)(煙)



(↑一整個就是不知死活阿XDD)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