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鋼炮又不是坦克。」再一次地,R8 又超過了擁有450匹馬力的Porsche。艾迪利突然很慶幸這段高速公路是沒有速限的,不然以阿修這種「超音速騎士上身」的狀態,他早就不知道已經吃到多少罰單了。





「欸,阿修,其實我們不趕時間啊。」艾迪利看了看手錶,現在也不過才9點45分就已經到了半途,明明就是坐12點的飛機啊,再說頭等艙的乘客都有優先通行權。 「幹麻那麼早起床,昨天又很晚才睡。」





「昨晚就跟你說今天要趕飛機不可以了……」





「那你幹麻不直接拒絕我就好。」艾迪利反駁回去。 「唉,真搞不懂幹麻聖誕節隔一天就趕著回日本。」





「回去過新年啊。」阿修答得很理直氣壯。 「倒是你,幹麻英國測試完不直接回東京,還堅持一定要回法蘭克福。」





「當然是回家過聖誕節啊。」艾迪利一付「你不知道聖誕節很重要嗎?」的表情。





「算了。明年你有什麼打算?」





「人都被你們車隊買走了還能有什麼打算?」艾迪利笑著說。





「新車新隊伍新隊友,已經是大叔級車手的你適應得來嗎?」





「總比某個已經退休等著生鏽的大叔好吧?」聽出阿修故意挖苦他年紀大,艾迪利不甘示弱地反堵。





「相不相信我速度比你快?」挑戰史上最強車隊經理?來啊,誰怕誰。





「那找機會來比一場,一樣的車,一樣的調校,十圈。」艾迪利轉頭看向阿修。「什麼時候可以碰到新車?」





「最快一月初就要開始測試,在SUGO的的賽道,我會叫克雷雅把兩台Garland通通準備好。」





於是兩人之間的挑戰書就這樣在德國的某條高速公路上簽下了。







回到東京的兩人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行程,倒是趁著車隊收假之前徹底地休息。基於家裡的冰箱在離開之前就已經空了,回來也沒時間填滿,兩人的午餐晚餐通常都是到外面解決,不過倒也不是去什麼高級的昂貴餐廳,新宿小巷裡只有常客才知道的店家們反倒是兩人的選擇,原因只是因為不想因為一頓飯而就此上了影劇體育版的頭條。





在距離2022年結束還有兩天的這個晚上,吃飽的兩個人出了電車站後,頂著寒風並肩走回港區半山腰上的公寓。





「過新年,不回家一趟嗎?」艾迪利問著走在身旁的阿修。





「打算過完年後再回去吧……」低於十度的冬夜,讓說話的人吐著白煙。





「我看你最近也沒什麼事,還是回去一趟吧。」雖然不是日本人,艾迪利也清楚新年之於阿修就像聖誕節對於他一樣重要。





「那你怎麼辦?」





「啊?」





「我回去的話你勒?」





「你是擔心我餓死在家裡嗎?」艾迪利表面上開玩笑地說著,內心卻想到另一個問更深層的問題。沒錯,阿修如果要回家過年,那他鐵定不會也不能跟著他一起回去。不是天底下所有的父母都像他親愛的老媽那樣開明,也不是所有的場合都適合兩個人一起出現。再怎樣順遂幸福的關係,終究還是要回歸到現實面上,這點他一直都沒有忘記,也一直都是兩人之間默認的共識。





「欸,我是說真的。」面對他的玩笑,阿修抗議地皺著眉頭。 「不然這樣好了,我明天一早離開,12月31號晚上以前回來?」





「不待到明年再回來?難得一趟回去啊。」不是他一直想把阿修往外推,只是常年隨著車隊四處跑,很少有機會可以陪著家人。





「可是我想看今年的煙火。」阿修故意裝做很認真地說。 「你家視野比較好。」





「想看錄下來就好了嘛。」





「現場的比較精彩。」





「真拿你沒辦法,當車隊管理階級的都這麼會耍嘴皮子嗎?我改天打電話去問問法蘭茲好了。」他笑著輕輕牽起阿修的手,兩人慢慢地走在住宅區只有路燈照著的路上。





「他常跟積奇吵架,訓練充足,這方面我說不定還得拜他為師父勒。」四周沒有車也沒有別人,所以阿修也就沒有放開艾迪利牽著的左手。這些年來他一直都很小心地處理著兩個人的關係,並不是因為他沒有完全投入其中,而正是因為他深深地愛著走在身邊的那個男人,所以讓他更加想要保護這段感情。





「一年又要過去了呢,未來的現實,我還有能力描繪得出來嗎?」他望著遠處閃爍的燈火,在心中如此靜靜地想著。





To be contined





期中考逼近,所以又有還債的假象了XD(誤)



交往了十年依舊幸福的兩人啊....(瞎)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