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克福車展?」坐進車內的艾迪利在轉鑰匙發動引擎時問著一旁扣安全帶的阿修。





「沒錯,打聽得很清楚嘛。」準備妥當的阿修揶揄地說。





「還有什麼重要的事需要勞動菅生車隊大老闆老遠從日本趕來呢?」戴上墨鏡,入檔,放離合器到踩油門的動作一氣呵成。轉眼間,馬力十足的 Audi 跑車已經駛上交流道,往市中心的方向奔馳而去。





「先睡一下,到了叫我。」被中午的太陽曬得暖洋洋開始想睡的阿修,再調整好姿勢後對艾迪利說著。





「嗯,大概還要四十分鐘左右。」哈,剛剛喝的啤酒發作了吧。轉頭看著前座的阿修,他有點得意地笑著。





「修,到了,要不要起來了?」轉個彎,艾迪利緩緩將車子駛上世貿中心的門口坡道。坐在旁邊被人從短暫的午睡中叫醒的阿修,則是有些沒氣質地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外加打了一個呵欠,然後開始簡單地整理自己的服儀。





「開完會,晚上我再來接你。」艾迪利對著正要下車的阿修說道。





「嗯,等我電話。」說完,他順手關上車門,準備往會場的方向走去。





「喂,阿修。」艾迪利像是想到什麼似地,轉頭叫住快要離開的阿修。





「怎麼了?」他回頭問著。





「別太勉強自己。」稍微停頓了一下,艾迪利才把要講的話說了出來。





「嗯。」記住叮嚀,他微笑地道別轉身。







接到電話再出門已經是晚上七點的事情了,依約到了門口,就看到阿修靠在門口的牆邊等人的身影。





「還順利嗎?」阿修上車坐妥後,艾迪利問道。





「嗯,還ok。」該談的合約都談到了,該拉的贊助也都拉了,這樣應該算順利吧?





「那走吧。」聽到阿修說了一句「還ok」之後,艾迪利的心情也跟著變得輕鬆許多。





「去哪?」阿修有點不解地看著他。





「當然是去吃飯啦。」他笑了笑。 「今天有人生日欸。」





「啊,抱歉抱歉,我忙到都快忘了呢。」阿修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 「那乾脆今天我請,算是賠罪。」





「不行不行,哪有讓客人請客的道理?」艾迪利堅持地說道。





「什麼不行,總不能讓壽星自己出吧?」讓壽星出錢?這才是哪門子的鬼道理。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再說再說。」





兩個人為了一頓還沒到來的晚餐爭辯著付錢的事情,就連到了餐廳門口都還沒有停止這個話題。





To be continued





兩個人要共進浪漫的燭光晚餐嗎?(毆死)



這次的字數有點少XD



因為如果要再貼的話,一定會爆表(汗笑)



(看樣子,原訂只有幾篇的篇幅又要再無限增加了嗎?Orz)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