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我訂八點。」艾迪利從口袋裡拿出會員卡遞給侍者,並用德文交代著。侍者恭敬地鞠個躬說著歡迎光臨,而後領著兩人來到窗邊的位子。





坐定後,從48樓看出去的是法蘭克福都市的夜景,遠方的高速公路上,川流不息的車燈連成一條金黃色的線,和反向的紅色車尾燈在城市裡錯綜交織著,而入夜卻未熄燈的辦公高樓,則成了夜裡最亮麗的裝飾品。





「在看什麼?」艾迪利語帶寵溺地笑著看向阿修的側臉。





「夜景,很漂亮呢,感覺不輸東京呢。」艾迪利的問題讓他將視線從窗外移回餐桌上,然後像是發現少了些什麼似的,讓阿修微微困惑地用目光搜索了桌面一下。





「別找了,菜我已經點了。」看出阿修在找什麼的他,輕笑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甘甜的礦泉水。 「你猜,今晚吃哪國的料理?」





阿修的目光再度在餐桌上搜尋著可用的線索,之後像是有令他滿意的結論,他笑著說「是日本對吧?因為有這個。」他右手拿起在桌面上一個不起眼的小碟子「只有日本料理才會用這個吧。」





被說中答案的艾迪利只好點點頭。沒想到他的問題就這樣輕易地敗在一個醬油碟子上。





生魚片上來得很快,事前要求的酒類也在這時候上了桌。





「香檳?」為了避免尷尬,阿修用日文問著艾迪利。





「雖然有點不搭,不過香檳才是我們車手專屬的飲料啊。」他同樣用日文回答著問題。





但笑不語,阿修用筷子夾起第一塊生魚片,在放入口中後立刻驚訝於它的新鮮度簡直就像是在東京築地吃到的一樣。





「新鮮吧,才剛從日本送到的呢。」艾迪利有點得意地看著阿修臉上浮現出的驚訝表情。





「嗯,比在日本吃到的還新鮮。」才剛送到?這家店還真的高檔得沒話說。





「就知道你一定會中意這裡,店長其實來自也日本,只可惜他今天人不在。」熟知阿修習慣吃本國的料理,艾迪利才會決定帶他來這間餐廳。會員制的方式,還要業者先寄出邀請函才有被審核的資格,而且限於當日空運的食材多寡,每日也只有一定的用餐名額。





「欸,你怎麼知道有這間店?」阿修又夾起一塊生魚片沾了沾醬油,放入口中。





「其實店長跟我媽很熟。」艾迪利端起桌上的熱茶喝了一口,自己剛才放的 わさび 好像有點過多了。





「真的?」問話的人得到一個有點出乎意料的答案。





「你一定還想問,為什麼我媽會說日文吧?」艾迪利笑一笑,似乎阿修的反應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嗯。」阿修一臉「你怎麼知道」的表情。





「我說我爸媽是在日本認識的你覺得怎樣?」艾迪利一臉神秘的樣子,讓阿修有點懷疑他是不是在騙人。





「有點可疑,不過也有點可能。」從下飛機到現在的教訓讓他不敢妄下斷定。





「我媽當年在德國駐日大使館工作,在某次餐會上認識了我爸,後來就跟他回莫斯科結婚、定居。我爸過世的時候我才五歲,後來,我媽就決定帶我回德國投靠我舅舅,就這樣到現在。」在艾迪利說話的同時,一盤剛炸好的天婦羅被端了上來。





「然後我記得沒錯的話,是你舅舅帶你到處比賽。」阿修夾起一隻形狀優美的蝦子,泡到剛剛才在桌邊磨好的白蘿蔔泥醬料中。





「沒錯。」艾迪利啜了一口香檳後放下漂亮的玻璃杯。





「不好意思打擾兩位用餐。」一名不是負責服務他們桌的女侍者,恭恭敬敬地站在桌邊,手上沒有端菜的餐盤反而是拿著一張版子和筆。 「請問您是Mr. Bootsvorz嗎?」





「嗯,我是。」艾迪利微微點頭笑了笑,心想,其實他在餐廳這種公眾場合應該很好認吧?一藍一黃的雙眼,還有個奇怪的外國姓氏。所以既然都被認出來了,他就大方承認吧。







To be continued





最近想吃新鮮的日本料理想到快瘋了XDDDD



因為字數的關係,就先在這邊暫停一下吧^^"





p.s 那間餐廳會不會太高檔一點啦...(笑)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