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剛來的當晚,艾迪利草草地收拾了客廳,外加把Lyle帶來的貓沙盆和水盆隨意地放在角落後,就不勝酒力地往床上倒頭就睡,把整個臥房外面的空間都留給White任意去探險和熟悉。


昏睡到隔天起來已經是接近中午的事情了,簡單地漱洗完畢後,艾迪利搖搖晃晃地走到臥室外面,也沒看到半隻貓影。艾迪利雖然沒養過貓,但總也曾經耳聞貓是一 種很隨興的動物,於是他決定先填飽自己的肚子再說。果然就在他進廚房煎了一顆蛋和幾片火腿,還烤了兩片土司準備開動後,他就看到White從客廳窗簾後面 探頭出來的身影。想到貓大概也餓了,他轉身往牆角邊昨晚被隨意放置著的雜物堆裡翻找,最後被他找到了一個貓罐頭和一個小碗。


喀的一聲打開罐頭然後倒出內容物,艾迪利把碗放在地上就又逕自走回去餐桌旁,於是一人一貓就在這春雨後的早上安靜地吃著彼此的早餐。


之後的這一天艾迪利也沒有做任何有建設性的活動,不是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和雜誌,就是到書房裡漫無目的地上網瀏覽各式各樣的網站,White則是繼續在同一 個屋簷下自顧自地探險,偶爾會來他身邊轉個兩圈之後又不見蹤影,不過反正家裡沒什麼易碎的危險物品,獎盃和獎牌也都被他放在櫃子裡收得好好的,艾迪利也就 沒有多加干涉White的行動,只是在他自己吃飯的時候順便替貓準備食物。


睡前Lyle打了通電話過來關心貓的狀況,話筒那頭傳來的聲音不是很大,艾迪利心想他可憐的復健師大概又是瞞著女友偷偷打電話。雖然主人沒有特別交代,只說貓照他的意思照顧就可以了,但是艾迪利的心裡總覺得應該招待一下暫時借住這裡的客人,以盡地主之誼。


反正他現在也閒著無聊。生命裡沒有了賽車後,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再引起他的興趣了。


於是隔天早上,艾迪利換下最近一直穿著的家居服,也把臉上積了好幾天的鬍子給一口氣刮乾淨,套上外套抓了鑰匙坐上久違的駕駛座,油門一踩就往家附近的超市開去。

 



艾迪利右手拎著一包飼料,購物袋裡也裝了不少罐頭和一些雜用品,他用左手極不熟練地往口袋裡掏鑰匙,再吃力地打開門,雖然花的時間比用右手來得長上兩倍,但他總算是打開了家門,把手上的東西一股腦地全往地上擺,再轉身把門帶上鎖好。


就在他開始打量家裡何處可以堆放剛買回來的東西時,White已經輕巧地跑來他的面前,靜靜地坐在原地看著他。


「你看,這些都是你的喔。」艾迪利看著貓,手指著腳邊堆著的東西。


White 像是聽懂似地,輕輕地喵了一聲,又往客廳跑去。


艾迪利把剛買回來的飼料打開,倒了一點出來到碗裡,放在White習慣用餐的地方,也順手地加了些水到飲水器裡。


等他把買回來的東西安頓好後,他就看到White已經「聞香」而至,專心地吃了起來。覺得牠的動作挺可愛的艾迪利只微微一笑,就鑽進書房裡做自己的事。


就在他上網逛得正起勁的時候,白色的貓不知不覺地踏進書房,接著咚地一聲就輕巧地跳上書桌,好奇地望著五顏六色的電腦螢幕。怕牠會不小心踩到鍵盤弄壞電腦 的艾迪利直覺地伸手去抱貓,沒想到White倒也乖巧地就讓他抓著,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然後用左手安撫地摸著牠的頭。就這樣過沒多久,White又像發現 什麼新奇的東西似地,咚地一聲跳下椅子,往書房外面走去。


就這樣一直到那週的星期四前,艾迪利和他的客人就這樣微妙且平和地一起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著。


星期四那天早上艾迪利依約和自己的復健師在醫院裡見面,除了按表操課以外,Lyle也關心他的貓過得如何,而艾迪利也都如實描述,順便詢問原主人貓的習性。


「沒想到你進展這麼快。White很有個性,對於她討厭的人,她可是一點都不想靠近呢。」


「她?」


「是啊,Jessie,呃……我是說我的前女友,總是笑說White是我們家的公主。」


「那希望我沒有怠慢到公主殿下才是。」艾迪利笑著說。


「你不介意照顧她就好。」


「不會,White很好相處呢,不吵也不鬧,到哪裡都是輕輕巧巧。我只要負責準備食物和清理貓沙盆就好了。」


「那在我說服Katie之前就由你幫我繼續照顧White吧!」Lyle 說。


「如果你讓我今天少做三個復健循環我就答應你。」艾迪利開玩笑地說。



於是乎,每天傍晚當艾迪利拖著疲勞痠痛的身體回家時,有時候White一聽到開門聲就會輕巧地跑到玄關處迎接他,也有的時候一整天不見「貓」影,只有放飯 的時間才會出現。跟貓相處了也有一段時間後,艾迪利也漸漸地摸清楚她的個性,而White似乎也已經很習慣在這個「暫時借住」了好一陣子的家生活,一人一 貓雖然都沒有好好地面對面過,但是和彼此一起生活著的默契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建立了起來。


某個初夏的午後,艾迪利優哉地倒在沙發上看著剛買回來的小說,但是窗邊的一陣小騷動引起了他的注意。


窗邊不知何時飛來了兩三隻麻雀,吱吱喳喳地在窗前的木頭上跳來跳去,而隔著玻璃的White好奇,卻一動也不動地盯著窗戶外的訪客看,午後的陽光照在她全白的毛皮上,竟像穿著全白衣裳的洋娃娃一樣,端莊地坐著。


艾迪利想起之前Lyle曾經跟他說過他和女友都笑稱White是他們家的公主,如今看到這番光景,自己也不禁莞爾一笑。


目光回到書頁上,讀了幾句之後他越發覺得White和書中所描述的拿破崙一世皇后約瑟芬有著相同的氣質和神韻,他放下書,把貓輕喚了過來,而White也乖巧地應聲跳上沙發,湊到他的身旁。


「吶,我說,從今天起你改名叫約瑟芬,就這樣一直住下來吧。」


那隻從此有了新名字的白色貓咪沒有移動,只是在原地輕輕地應了一聲。




2014 年底,就在那場事故發生屆滿一年後,艾迪利正式結束了為期一年,有如地獄般折磨的復健生活,更收到了號稱有生以來最棒的聖誕禮物──Mr. Smith 要他明年初收假後直接到Missing Link Cyber Formula車隊在奧德薩的專用測試賽道報到,從此他就要告別F1,踏入另一個全新的領域,迎接全新的挑戰。


艾迪利打了通電話給Lyle,除了分享這個好消息以外,最重要的還是那隻正在一旁玩著玩具的約瑟芬,要一口氣離開英國到烏克蘭去,之後還要在世界各地比賽,約瑟芬勢必得找人代養了。


「啊?烏克蘭啊!一下子就搬到這麼遠的地方去……」Lyle 在電話那頭有點惋惜地說。


「是啊,所以貓得拜託你照顧了。」


「沒問題,我想我的女友應該會答應的。」


「喔?說服了一年總算是成功啦?」


「其實我……我跟Katie兩個月前分手了。」Lyle停頓了一下。「然後剛好又在大學同學會上碰到Jessie,所以……」


「欸?哈哈哈!所以說,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嗎?」艾迪利的笑聲從電話那頭傳來。


「也……也是啦……」Lyle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


「那好,從今以後約瑟芬就拜託你幫我養了。」


「咦?幫你養?」


「當然啊,出了將近一整年的飼料費和大小雜費,我也給她取了新名字後,不早就是我家的貓了?」


「這是哪門子的偷貓賊啊?」


「當初把貓暫時借放在我家的主人沒有資格說這種話喔。」艾迪利笑著說。「這次就換我把貓寄養在朋友家吧。」


「這樣一人一貓新年都有新計畫了呢。」掛上電話後,艾迪利這樣在心裡想著。看著仍然自顧自地玩得不亦樂乎的約瑟芬,他第一次發覺,原來20歲這一年其實是可以這麼的快樂

 

THE END


 

這是期末考前靈感爆發的結果。XD

 

又總算是消滅了一個坑啊。(笑)

 

當年聽到某艾養了一隻貓的時候就已經很不捧場地大笑出來,

 

再聽到那隻貓叫「約瑟芬」之後更是毫不留情面地笑到飆淚,

 

再加上官方設定艾迪利的專長是料理,(現在是要跟北國村姑PK就對了是吧XD)

 

我完全沒有辦法和 CF 裡面那個和積奇玩格鬥技的男人連在一起。(爆)

 

但是又想想,連日本來的學弟都被他撿回家養了,區區一隻貓又算什麼呢?(喂)

 

總之,亂七八糟間就跑出了這個短篇。

 

標題很簡單,所有格的意思就是「被收回家養」(笑)

 

如果我還有腦細胞的話,或許還會有後續(吧),

 

因為我實在很好奇阿修到底怕不怕貓。XDDDDDDDDDD

 

p.s 最後還是要來一句,愛貓的男人都是愛妻家啊(樂)

 

p.ps 那個叫名雲京志郎的生物不算在內。(認真)

 

 

    全站熱搜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