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其實已經存活在我的個板上有一個禮拜了,

可是想想還是貼來這裡,算是畢業前的一個紀念吧。(笑)

 

這是我就 PTT Studyabroad 板的一篇文章所回的文,

最剛開始是板友 kevin209 在板上發的一篇名為

「男生還是當完兵在(再)出國留學吧」的文章,

結果原文被噓得還滿慘烈的XD"

同時也激起了一些後續的回文,

而我在我板上寫的算是呼應後續文裡面,板友「aaaaa0703」的文章。

原本想直接來個超連結引到 web 板的 PTT,

但是我卻沒有辦法連到那篇(連結已死@@)

於是我只好註明是誰的文章還有標題,

而文中用不同顏色標出來的字,是 a 大的原文。

 

以上です。

 


 

 

這篇我才看到一半,就「眼睛流汗」到停不下來....Q__________Q

 

好久了,出來已經快五年了,

過去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被壓縮起來,

只有偶爾打開時空膠囊的時候才會想起,

那段黑暗又孤單的日子,我究竟是怎麼度過的。 

 

「然後你要習慣、習慣去加課、習慣你班上的人你都不認識、

習慣你自己一個人吃飯、習慣晚上沒有夜市、習慣電視沒有轉不完的台、

習慣看著MSN上的好朋友卻不知道要敲他說什麼、習慣有時候會難過的想哭。

習慣就好…」

 

我還記得,每一個從圖書館走出來的晚上十點,

面對著空曠的廣場,漆黑的夜色,還有冰冷的北方空氣。

晚餐總是隨便解決,自己一個人窩在學校的餐廳,

面前的電視放送著自己沒興趣的節目,

聲音迴盪在只有我一個人的空間裡。

 

我常想,我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我為什麼要拋棄公館大學,我的朋友,我原本的生活,

夢想,夢想要是能吃我早就飽了。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前途在哪裡舉目不見,

只能告訴自己這樣做是對的,走下去撐過去一切就會海闊天空,

我要習慣孤單,我要勇敢,我要堅強,我要走我要走的路,

不喜歡也要咬牙撐下去,害怕也要裝作不在乎,

受傷也要趕快站起來,我不可以坐在原地哭泣,

不這樣的話我會對不起前面已經走過、克服過困難的自己,

雖然我不知道前面還有多少難關在等著我。

 

五年,看似短暫卻又談何容易。

短短的一句「我出來已經快五年了」,

有誰能夠體會在這背後對我而言的意義是什麼?

寫自傳的時候往事歷歷,全部攤在自己的眼前,

我流著淚打著一字一句,甚至在想到某些傷心處的時候泣不成聲,

又有誰能夠知道那些被堆砌出來的文字不是用磚瓦,而是血淚?

 

「我現在有不少朋友,

但如果你問我現在還常不常難過?痛不痛?

我只能說,痛習慣了,就不痛了…

久了之後你自然就會把你心裡那塊給武裝起來了、鎖起來了。比較不痛了。

久了之後你自然會找到很多讓自己開心一些的方法。」

 

痛久了就習慣了,

我都不知道我是已經習慣到麻痺,還是麻痺到習慣,

久而久之,想念和回憶就都鎖起來了,

反正也都回不去了,繼續想下去也只是殘害自己的心,讓自己更痛苦,

於是就像是為了補償一樣,

我開始把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課業,到義工,到一個可以寄託的理想和目標上,

心就這樣關起來了。

只是走在校園裡,看著擦肩而過的人群,

有的時候會覺得自己好孤單,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包括我最親近的家人)能夠了解這樣一路走來的感受,

沒有人跟我走過一樣的路,沒有人可以傾訴可以分享,

朋友家人依然關心我,我知道,

只是無人能夠體會這五年來我所經歷過的一切開心與不開心,

那種徹底的孤立感,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樣用筆墨形容。

 

害怕嗎?不是。

後悔嗎?也不是。

那是一種沒有辦法把自己歸屬於任何一類的恐懼。

 

那個部分已經關起來、鎖起來了,

在心中有一個微小陰暗的角落,堆著這些年來的情緒,

我知道那個地方永遠都不可能被清空了,

在出國前那個角落不曾存在,

現在,我要帶著它繼續走在異國求學的道路。

那是一輩子都抹滅不去的痕跡,無論你如何努力地掩蓋它。

 

唯一可以確認的是,

我沒有遺憾。

離開公館大學前的最後一個下午,

我回頭等著紅綠燈的讀秒結束,

看著眼前的人一個一個背對著我而去,

然後我才騎車踏上回家的路。

那時我彷彿知道這是我人生中最決定性的一刻,

如果出國是我自己的選擇,那就勇敢地接受挑戰。

自己的選擇就要自己面對。

就像這篇的原 PO 說的,

都出來了就要努力走下去,因為不知道有多少人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

 

最後,

我想起了去年寫的 Prisoner of Love,

我曾經盲目地想要用工作和課業來填滿自己的生活,

因為我害怕孤單、害怕未知、害怕我一直逃避的過去會回來捉住我不放,

到最後我又享受了什麼生活?我又過了怎樣的大學生涯?

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從孤立無援的狀態中解脫,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才能掙脫自我囚禁的牢籠,

但是這五年我可以用很自信的口氣告訴自己,

我沒有愧對當初勇敢放下一切,做出決定的自己,

我沒有愧對當初在加州公寓裡每天哭著入睡的日子,

也沒有愧對每一個面臨 GPA 保衛戰的 quarter,

或是每一個圖書館關門才離開學校的夜晚。

心已經傷痕累累,

但是那些是榮譽的獎章,就像越戰老兵的傷疤一樣。

 

如果這五年還有另一個意義的話,

那就是我終於可以從一所美國的前 40 名州立大學畢業,

也從我人生的第一關考驗裡畢業。

 

未來的路還很長,

要往哪邊彎我也不知道,

但我曉得還會有更多的考驗更多的挑戰,

那個幽暗的小房間裡說不定還會再堆上更多的垃圾,

心還會再被多劃好幾道,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

那就戴著鋼盔往前衝吧。

 

 

--寫於畢業前兩周的深夜。

 

 


 

 

<後記>

 

這篇出現在板上後,

聽說因此騙了不少友人們的眼淚XD"

(其實我自己也是寫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我不是故意要灑狗血放洋蔥的,以上內容全部 100% 屬實。

只是寫著寫著往事歷歷都浮上了心頭,就變成了這樣...(汗笑)

 

這篇原本是沒有標題的,

但是我想起了N年以前友人來邀稿希望我寫點東西放在系刊上,

後來卻沒有送出去而胎死腹中的那篇文章,

標題就是「I Dreamed an American Dream」,

現在想起來,

當初捨棄掉一切而出國的經過,其實就跟一場夢一樣,

而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敢這樣毅然決然地說放就放,

果然年輕就是不一樣嗎?(笑)

 

至於那篇 Prisoner of Love,

該知道的就會知道那篇是什麼,

某種程度上要說我自己把自己的影子寫了進去,好像也有點道理。

總之礙於現在不是深夜時段,

我就不說詳情了XDDDDDDDDDDDD

 

六年,包括連公館大學的那一年,全部加起來就快六年了!

還有一週,我就再也不是大學生了。

能在櫻花盛開的季節裡從異國的大學畢業,

或許這是我從來都沒有想像過的場景吧。

至於畢業典禮?這種東西真的一點都不重要XDDDDD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