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回到街道上後,艾迪利放掉了彼此之前一直牽著的手,阿修雖然知道這是兩個人之間的約定,畢竟他們都知道還有一些不得不去考量的現實,只是突然間放手的溫柔,卻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艾迪利之前在沙灘上的問句又重新地在腦海中播放一次。





或許言者無意、聽者有心,但他就是沒有辦法將這個問題置之不理。不對,實際上來說,這個問題根本就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





就在他一半的神經系統還在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身旁的艾迪利已經飛快地攔下一台計程車,開了門要他先坐進去。





「這男人真的跟剛才那個在海灘上發酒瘋亂跳舞的是同一個人嗎?」率先坐進車裡的阿修在心裡這麼想著。





「Where to?」計程車司機八成看到了坐進來的是個亞洲面孔的客人,於是著不標準的英文發問。





「喂,阿修你們住哪?」





「不對吧,是你住哪?我得先把你送回去啊。」阿修轉頭看向艾迪利。





「我忘了……我們今天早上才到的。」





「忘了!?我是出來牽失智老人回家的嗎?算了算了,我都忘了醉漢還會無理取鬧的……」阿修強壓住逐漸高升的怒火和一併而起的無力感,看了一眼真的滿臉問號的艾迪利之後(還真會演呢……),轉頭回答前面的司機:「Princesa Sofia.」





「Princesa Sofia?」





「Yes, please.」





沒有辦法,只好先把他弄回自己住的地方,看這個傢伙清醒一點之後會不會記起些什麼。但是一想到如果兩個人同時出現在飯店大廳,其中一人還醉得東倒西歪,明天報紙上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恐怖的標題時,阿修又有點後悔剛才的決定。





「早知道就留他一個人在酒吧裡就算了。」阿修半賭氣地看向左邊的窗外,他寧願逃去面對剛才的問題,也不想去思考等一下的事情。





就在阿修望著車窗外飛逝的街燈發呆時,艾迪利的手已在不知不覺間欺上了他的左肩,等他回過神時,對方刻意壓低的聲音已經在他的耳邊響起。





「在想什麼?」





被從思考的封閉小世界裡連根拔起,外加還在重新調整知覺的阿修,竟被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有點呆了。





「哈哈……」看到阿修竟然會如此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樣子,艾迪利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喂喂,現在還在車上,你想幹什麼?」阿修長期身為公眾人物的警覺性讓他下意識地想要推開艾迪利,無奈對方摟得還真緊。那一瞬間阿修突然間想起報紙社會版上常常出現的那種「酒家女被醉客強帶出場」的新聞,而且那種通常下場都不太好……呃,等一下,為什麼是他要扮演酒家女的角色啊?





阿修左手慢慢握起成拳頭,想想如果真的必要,他得找個適當的時間和角度揮過去,好讓對方清醒一點。





大概是後座的小小騷動讓前面的司機忍不住看了看後照鏡,用著生澀的英文發問:「couple?」





「不、絕對不是!呃……NO!NO!」





「Si。」





就算完全不懂西班牙文的人也知道艾迪利回答的是肯定句,阿修像要滅火似地,趕忙揮手想要解釋。





但是完全無視於阿修的抗議,司機大叔「選擇性地」聽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抬頭看了一眼最後出聲的艾迪利之後,笑著向他比起了一個大拇指。





「Bueno,bueno……」看似好像還想再說些什麼的司機大叔,大概是因為不知道該如何用英文表達吧,只說了幾句就又回去專心開著車。





「喂,這個玩笑開太過火了吧?要是被傳出去的話……」阿修不滿地瞪著仍然摟著他的艾迪利。





「又沒有什麼關係,要是他知道我們是誰的話,早就把簽名板拿出來傳到後座了,放心吧,歐洲是個跟你想像中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哼,最好是,當我沒住過歐洲啊?」阿修伸手拉開從上車以來就一直掛在他肩膀上的那隻左手,兩手抱胸地決定轉頭只看左邊窗外的街景,剛才還慶幸地以為在海邊發過酒瘋的艾迪利已經完全清醒了,現在他決定收回剛才的結論。右邊那位仁兄不管酒醒沒,都無理到不可理喻的程度。






「欸,好像到了耶!」不知道過了多久,最後是艾迪利伸手推推他,阿修才發現好像已經到了目的地。可是,此情此景,不太像他中午到達時看到的飯店大廳啊……但是他又再仔細一瞧,發現這裡其實是飯店的後門,司機大叔八成是弄錯了前後。





「請等一下……」原本他想要開口請司機繞到前面,突然間他靈機一動地先是打開了車門,下車把坐在右邊的艾迪利拉出來,迅速地塞了一張20歐元的鈔票和一張房卡給了一旁的門房。





「這位先生不太舒服,麻煩你送他回 1545 號房間。」然後再火速地鑽回車內,交代司機把車開到前門大廳讓他下車。





知道阿修在玩什麼把戲的艾迪利,一把收下有點不知所措的門房手中的門卡,拍拍他的肩膀說:「沒關係,我可以自己回去。」然後就往入口的方向走去。「鈔票你就自己留著吧!」





阿修站在門板上用燙金字體寫著 1545 的房間前,伸手將另一張房卡插入,門鎖在綠燈亮後,機械性地喀的一聲解了鎖。





就在阿修正想要確認艾迪利已經回來的同時,房門被倏地打開,而他整個人也被拉進房間裡。他先是聽到身後的房門「砰」地關上並落了鎖,下一瞬間就被壓在門邊的牆上狠狠地吻著。





艾迪利身上仍留有著未淡去的啤酒味,有點刺鼻地讓阿修忍不住皺了眉頭。雖然嗅覺上的刺激讓他想要推開死死壓住自己的半裸男子,但是對方在自己唇上、身上的攻勢卻讓他動彈不得。





感覺到自己的襯衫下擺被拉出來,前面的釦子被一顆一顆地解開,對方溫熱的氣息已經來到鎖骨前,雙手也在彼此之間的空間中找縫隙進攻。阿修知道如果現在再不推開艾迪利,那他明天早上的行程就可以直接取消了,可是……他知道他很不想這樣做。





「停……等……等一下,我說……停一下啦你!」最後,阿修的理智戰勝了慾望,他氣喘吁吁地推開情人。艾迪利卻像是可以理解他的想法似地,朝他笑了笑,轉而親了他臉頰一下:「我知道,我又沒說要做。」





「你……」「那今天就輪我先洗澡吧。」說完,他迅速地脫下身上剩下的衣褲,轉身進了浴室,關上門,留下仍然站在牆邊訝異著的阿修,在扭開水龍頭所傳出的淋浴聲中,試著平撫之前被挑起的欲望。






等到阿修全部漱洗完畢,再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房間裡的燈已被關得只剩他那側的床頭燈,知道艾迪利八成已經睡了的他,躡手躡腳地爬上床。





「好險歐洲的床普遍都比較大,不然明天早上起來一定會有人睡在地上……」阿修一邊想著,一邊慢慢地把大半被艾迪利捲走的棉被拉了過來蓋在自己身上,調整好角度準備入睡。





躺在床上不敢輕易亂動以免吵醒對方的阿修,看著窗外微微透入的光線,淡淡地映照在一旁的柱子上,艾迪利在沙灘上的那個問句又自動地在他腦海裡浮出。





此時,睡在左邊艾迪利翻了個身,他那有點重量的左手橫了過來,恰好橫越阿修的腰間。





「唉……這傢伙醒著睡著都一樣麻煩。」阿修輕輕地在心中嘆了口氣後,決定將自己的背再往後挪一點,整個人往艾迪利那側靠了過去,臉上浮現了今晚有史以來第一次的笑容。





他想,他應該知道自己的答案是什麼了吧。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嗎?」





「會吧,我想。」





「因為你是我最親愛的麻煩鬼啊。」







THE END






一日一更新完全只是作者想要快點完結之下「理所當然的奇蹟」。XD



不過,總算是又了卻了一樁心事呢......







從開始寫這對起,我就一直想要知道阿修對於這段感情的認知和變化到底是什麼?



這個遲鈍又保守再加上又亂害羞一把的日本少爺,



為什麼甘願「淪為」艾迪利家的「糟糠妻」(喂)。



所以就很無謀地想要把兩個人之間從開始到最後,還有中間的所有故事通通補完。



當然這個野望也拖了很久很久......


(我是富奸,我是拖稿王~~~)(胖虎調)



感謝還記得這對閃光夫妻檔的大家一起陪我走到現在,



希望全部完稿的那天就在不遠處啊。XD







至於為什麼要選西班牙呢?



根據小道消息指出,



(邪惡的)官方設定積奇跟艾迪利曾經在西班牙的某酒吧喝到掛,



最後被老婆大人們一一領回。(爆)





那麼,等著我把「婚禮」寫完,就有前傳可以看啦啦啦啦~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