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討苦吃,這是我挨完那兩針之後的唯一感想....囧rz



星期四那天起了一個大早(其實已經十點多了。)就是為了去挨那兩針,



雖然不怕打針,只是期末考快到了凡事都要特別小心,



如果不幸倒地,那我考試也甭玩了。



從容就義,還差點忘記付錢,現賺 94 塊美金,



(其實是護士忘了給我繳費單XDDD)




十一點多就離開了健康中心,還乖乖去圖書館窩著等下一堂課開始。



之前就有經驗,打B肝疫苗的那隻手臂會酸痛,



可是畢竟年代過於久遠(那是小學的事情.....)



到底有多痛有多酸,老實說我也記不太起來。



好啦,現在我終於有具體的形容詞可以告訴大家了XDDDD



打完到下午這段時間,左手臂會越來越酸,漸漸地,到了晚上之後,



就從抬不起來「五十肩」變成了「重症肌無力」XDDDDDD



連抬起左手敲鍵盤的力氣都沒有.....= =+



隔天早上起來還發現可以牽連到左邊的胸大肌(鎖骨下那塊肌肉)



連背後的肌肉也連帶地一起酸痛......囧rz



不過酸痛就算了,不知道是不是兩針一起打真的有點太趕了,



或是正值期末考前,壓力不小,作息又不正常,



(是說我從來沒有作息正常過....= =+)




隔天早上起來真的差一點倒下去沒辦法去學校上課....Orz



撐完早上的物理課後,還是硬著頭皮拖著全身的酸痛,



(沒錯,接近重感冒的那種酸痛)




去赴了矯正牙齒的約。(啊~這又是另一個即將到來的苦難......T___T)



這一早上的折騰之後,我下午完全沒辦法上課 >________<



雖然數學那堂課取消了(老師放我們溫書假XD)



地理有現場錄音(那是超大堂課)



可是地科就真的沒藥救了 T_________T



偏偏那是少數我從開學到現在都沒有錯過的課。



(跟微積分一樣我都捨不得翹XD)



可是最後還是決定回家唸書比較實在,



不然星期六不能考微積分期末考我就好笑了XD



好在,今天起床之後(其實我大睡了9個小時XDDD)



下午神智清醒地去考了微積分。(好耶~幹掉一科了!)



然後回家就沒來由地不想繼續唸書,聽地理的錄音邊聽邊摸魚,



摸到現在已經半夜兩點了,還不知死活地繼續打著網誌。(噗)



連行李箱都扔在一旁懶得去整理XD



(喂,你才考完一科而已耶!)(揍)







說到這個,昨天開始在思考要帶多少衣服回台北,



可是去查了中央氣象局的預報之後,



我赫然發現好像不用帶厚毛衣也不用帶活動棉被耶XDDDD



誰來告訴我那個最高溫 27 度是怎麼回事!!!(掀桌)



我不記得 12 月的台北會有這種氣溫啊!(指)



如果說那是特例的話,那均溫約 18~22 度這也太離譜了吧?



我們這兒連 10 度都不到耶XDDD



真的頓時有一種從冷凍櫃走到大烤箱的錯覺啊.....(笑)





By the way,



背景音樂換成了最近開始被我無限 loop 的 薩拉沙泰的卡門幻想曲打頭陣XDDDD



還有,我把布蘭詩歌裡面那首「喔~命運的女神」放上來了XDDDDD







p.s  期末考期間,如有招待不週,回文過慢,



不知所云,鬼扯連篇的症狀,請大家多多見諒啦XD

    全站熱搜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