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艾迪利將車子緩緩駛進車庫裡後熄火,先去關了車庫的鐵門,才又折回去後車廂拿行李,這時候通往家裡的大門被人打開了。





「回來啦?」開門的正是艾迪利的母親。





「是啊,才剛到。」拿著行李的艾迪利用德文回答著,雖然聽不懂兩個人對話的阿修,還是站在打開的前座門邊對她點點頭笑了笑。





「想必這位就是菅生修先生吧?歡迎歡迎,我常聽我們家艾迪利提到你呢。」出乎阿修意料之外的事情又再度發生了,因為艾迪利的母親迎接他的居然是一整句標準的日文!





「叫我阿修就好。您……您會說日文?」艾迪利會說日文他不意外,好歹他們也認識這麼久了,可是……他的媽媽是德國人啊……這……。





「欸,阿修,我媽可是堂堂俄羅斯外交官夫人耶!」笑著關上車門,艾迪利拍拍阿修的肩膀示意他進去屋裡。





「呵呵,沒有這麼偉大啦。其實我會的語言沒有很多,六種而已。」艾迪利的媽媽客氣地搖搖手笑著說。





「所以我會四種已經算我們家最少的了,我爸他會八種。」艾迪利好心補充著。





聽到以上對話內容的阿修要不是事前有些許的心理準備,恐怕早就已經暈倒在地了。四種、六種還有八種,拜託,這不是盒裝巧克力的種類欸。他真的認為外交官和他的家人某種程度上根本就是語言學習怪物,配備的功能簡直快比市售的翻譯機還要豪華。





「既然語言沒有障礙,這幾天有什麼困難就請盡量提出,別客氣啊。」艾迪利的母親和藹地說。





「我們先把行李拿上樓,等一下再下來吃飯。走吧,房間在樓上。」艾迪利讓阿修先走上去,自己則是跟在他的後面,兩個人魚貫地往二樓走去。





「客房我還來不及收,你不介意的話還是可以住。」艾迪利放低的聲音不是很大聲地從阿修的背後傳來。 「還是,要住我那?」這句話,他換在他的耳邊低喃。





這下阿修不用想就知道自己的臉紅得就算不像熟透的蝦子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艾迪利……你!」從下飛機到現在他根本就一直被耍著玩,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





「就這樣吧,不然你自己去看,我可沒有騙你喔。」指了指客房的方向後,他笑得很開心地提著行李往自己的房間裡走去。





「欸,我說……這樣不太好吧?要是……」阿修在關上房門後對著在衣櫥前找衣服的艾迪利說道。





「放心,二樓不會有人上來的。我去沖個澡,你東西整理整理就先下去吃飯去吧。」關上浴室門之前的艾迪利交代著。





To be Continued







原來,兩個人已經進展到帶回家見未來的婆婆了....(羞)



最近為了寫這篇文,去翻了以前截下來的圖和廣播劇,還有收集下來的資料。



結果一個人在家裡開小花開到差一點虛脫XDDDD



聽廣播劇或是看動畫真的都要有耳朵聾掉,眼睛瞎掉的覺悟啊.....



這兩個人太閃了啦 >////////<





p.s 最近趕稿趕得好像很勤快,希望這不要只是暫時的假象啊(汗笑)

    全站熱搜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