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著行李,歷經長途飛行的阿修略顯疲憊地從入境大廳裡走了出來,德國早上還有些許涼意的空氣讓穿短袖的他忍不住地搓了搓手臂。正當他思考著如何從一群交通工具中選出從機場到飯店的方式時,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一封mail?該不會是飯店發的吧?」阿修有些疑惑地按下閱讀鍵,一行英文字就這樣跳了出來:





Your personal driver will be at the 14th exit of the arrival hall to pick you up.





「飯店還真的有專車接送勒,看來德國人的服務做得還不錯嘛。」輕鬆地收起手機,阿修開始推著行李往指定的第十四號出口走去。





和其他旅客一樣,阿修也站在車道旁等著飯店指派的司機。他不常來德國,來法蘭克福更是第一次。以前他還是車手的時候,只有比賽才有機會拜訪這個西歐的先進國家,不過那個時候整天都泡在賽場裡,空閒時間也都待在飯店裡休息,不太有機會能體驗一下這裡的生活。





「聽說德國的高速公路沒有速限的,不知道從機場到飯店會需要多久。」正當阿修還沉浸在他的思考中時,一台銀色的敞篷跑車停到了他的正前方。接著,這位開車門準備下車的駕駛人竟出乎意料地用字正腔圓的日文對他說著:





「菅生家的大少爺,您的個人司機來了。」





這一喊還真的把阿修從白日夢裡給喊醒了,他先是確定剛剛聽到的那一句日文是從眼前這個戴墨鏡的男子口中所說出的,之後他馬上就發現這個人他根本就認識啊!





「艾……艾迪利,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在英國嗎?」騙人啊,這傢伙昨天夜裡不是還待在英國嗎?怎麼現在就活生生地出現在德國法蘭克福國際機場啊?難道是他眼睛又花了還是時差嚴重到讓他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怎麼?你是睡昏頭了還是白日夢做多了?怎麼坐飛機坐到連我都不認得啦?」拿下墨鏡放在胸前,艾迪利開始動手把行李裝到後車廂裡。





「不是……不是啦,你……你……」看著手上的行李被推走然後放到車上,阿修被突然在眼前出現的艾迪利嚇得連說話都說得不完整。





「先上車再說,不然等一下被媒體發現就不好玩了。」關上行李箱,艾迪利打開了前座的車門示意要阿修上車。





「等等,飯店有派人來接我欸。」半推半就下,滿腦子問號的阿修還是坐上了眼前的這台敞篷跑車。





「你昨天不是說你在英國嗎?才剛剛結束測試行程啊?」才一上車,阿修就迫不及待地丟出問題。





「我是在英國沒錯,我是剛結束測試行程沒錯,但我總可以回家吧?」發動引擎,油門一踩,這台 Audi 敞篷跑車就立刻把入境大廳擁擠的人車拋在腦後,轉眼之間就已經上了交流道。





「回家?艾迪利,你住英國吧?」聽他這樣一說,阿修的疑問就更大了。





「菅生修先生,你還記得我是德國人嗎?」笑了笑,艾迪利伸手按了開關把敞篷給關了起來,不然上了高速公路之後他們兩個人又要吼來吼去才能聽到彼此的聲音了。





「所以,你說要回家其實是要回德國?」阿修總算開始弄清楚所有的事情了。





「算你半對,截至昨天晚上那通電話之前,我還沒有買飛機票。」穩穩地操控著方向盤,雖然這段高速公路沒有速限,艾迪利還是沒開得很快,頂多是100公里的時速罷了。因為昨晚才從英國飛回來的他,其實到家的時間很晚了,今天一早還趕著出門去機場接人,算一算前後大概只睡了四個小時左右。





「沒有飛機票?你劫機啊?」阿修不可置信地轉頭看著艾迪利。





「飛機票可以到機場買啊,這個時候其實不難買到,只是貴了一些罷了。」聳聳肩,艾迪利回答得一派輕鬆,好像買飛機票跟買公車票是一樣容易的事情。





這種出國方式阿修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到。





「欸,我說你幹麻……」幹麻專程回來啊,放假不好好待在英國還四處亂跑。





「幹麻來德國對吧?來盡地主之誼啊。」





單單這句話就讓發問者良久都想不到可以繼續接下去的字句。





「所以……那封mail ……?」拉回思緒,阿修低頭重新看過那封簡訊。是沒錯,上面真的看不出來任何有關於旅館的字樣,可是他還是對它的發信來源感到懷疑。





「不然怎麼把你攔住?讓你溜了我豈不就白跑一趟?」沒有轉頭,開著車的艾迪利笑了笑說。





「對了,我旅館在……」阿修想到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他趕忙想從口袋裡找出旅館的地址。





「我早上已經把它取消了。」坐他旁邊的男人接話接得很快。





「喂!那我這幾天住哪啊?」





「當然是我家啊,傻瓜。」他答得更理所當然了。





「你家?」嘖,他的旅館變民宿了。





「是啊,我媽也在,她現在應該在準備中餐等我們回去吃吧。老實說,我一直都沒告訴你,我老家其實就在法蘭克福的近郊,從機場過去只要一個小時就會到,不過那是以每小時平均130公里的時速來計算啦……」不理會坐在旁邊的阿修已經驚訝得說不出話來,艾迪利自顧自地繼續說著。





「喂,阿修,你有沒有在聽啊?」看他都沒有反應,艾迪利忍不住出聲詢問。





「我有我有……」下機之後一連串驚嚇到現在都還沒有停止,這下他一定會對德國這個國家有非常非常深的印象了。







To be continued







嘖,某人專程趕回去接老婆喲~(羞)



p.s 阿修應該有種參加了綜藝節目整人遊戲的感覺吧XDDDDDD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