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雖然開學第一天的第一堂課就遇到詭異的怪同學,但接下來的兩堂英文課,倒是挺輕鬆的。很多單字以前就背過了,老師也相當和藹可親,看樣子這學期要高分過關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中嶋邊盤算著邊走出下課的教室,準備往食堂移動。





一個來自身後的聲音,冷不防地叫住他。





「英明。」





誰啊,還裝熟直接叫自己的名字?





但是當他回頭後看來者是誰後,他就徹底後悔了。





因為他看到丹羽哲也笑嘻嘻地邊揮手邊從後面的教室門口走來。





「這個人怎麼陰魂不散啊?」中嶋暗自在心中咒罵著,臉色也沒好看到哪裡去。





「吶,怎樣,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飯?」丹羽熱情地邀約著。





「不要,要去你自己去。」中嶋推了推眼鏡,冷淡地落了一句話後就轉頭準備離開。





「走啦走啦,一個人吃飯多無聊,又不是寂寞的中年歐吉桑。而且我想你對這個學校也不太熟,一定不知道食堂裡哪個東西好吃,哪個是地雷不可以踩,對吧?」丹羽一邊哇啦哇啦說著,一邊拉著中嶋的手臂把他拖離原地,隨著下課的人潮,往食堂邁進。





就這樣一路上中嶋一直跟丹羽爭辯著他可以自己吃午餐沒關係,而丹羽則是回說只有那種孤單的變態中年男子才會喜歡一個人吃飯之類的話,直到來到食堂的門口,兩個人才停止了這種無謂的爭吵。





「丹羽。」中嶋難得開口稱呼對方的名字。





「怎樣?別吵我,我正在思考中午要吃什麼好。」被叫到的人沒有轉頭,只是目不轉睛地研究著掛在牆壁上的菜單。





「放手。」這傢伙到底要拉他拉到什麼時候啊?都已經被他拉來到食堂門口了,他又不會溜掉,幹麻死抓著他不放?





「你不可以趁機開溜喔。」雖然不放心,丹羽最後還是放手。





「神經病。」回敬他一句之後,中嶋推了推眼鏡也跟著研究起牆上的菜單。Bell Liberty School 總算還是個貴族學校,至少從食堂提供的菜色比一般學校等級來得高太多看起來,似乎是這樣沒錯。但願不要牆上寫得是一套,真正廚房做出來又是另外一套。





「喂,你的義大利麵怎麼樣?」丹羽一邊切著自己的炸豬排,一邊問著坐在他對面正在捲麵條的中嶋。





「還可以,學校的食物出乎意料的品質不錯。」把捲好的麵條送進嘴裡,中嶋看著還在切豬排的丹羽。





「你到底要切到什麼時候才要吃啊?」他都已經開始吃了,丹羽還在一塊一塊地切著他的炸豬排。





「我要把它們通通切好才吃。」丹羽很堅持一定要把所有的豬排都切完才要開始吃。





「無聊。」罵完人的中嶋很悠哉地繼續捲著他的義大利麵。





而終於切完豬排的丹羽,在放下刀子準備開動之前,又停了下來。





這回中嶋真的忍不住問他到底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是左撇子耶。」丹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盯著中嶋拿著叉子的左手。





「怎麼,沒見過喔?」左撇子又不是什麼稀有動物,只不過是個比較習慣用左手做事情的人而已啊,再者,全天下又不是只剩下他一個人是左撇子。





「吶,英明,你這個人真的很有趣。」丹羽笑著戳了一塊豬排放進嘴裡。





「丹羽。」





「嗯?」





「你這個人真的有問題。」





*          *          *





於是,中嶋在新學校最值得紀念的第一頓午餐時間就在活活地葬送在討論左撇子跟切豬排這種無聊的話題中了。





因為先前忙著切豬排而吃得比較慢的丹羽,在中嶋已經在拿餐巾擦嘴時問他下午的課表,沒想到得到的答案卻是「我沒有課。」讓他這個還有兩堂數學要上的人,忍不住狠狠地戳著最後一塊炸豬排洩憤。





「吃快點,你不是一點有課?」中嶋看著不情不願吃著飯的丹羽。





「喔……」回話的人語氣中充滿了哀怨。





「吶,英明,晚餐可不可以等我。」吃飽了的丹羽喝乾了杯子裡最後一滴可樂後才依依不捨地起身離座。





「晚餐?」這傢伙是吃豬排吃到變成豬了嗎?不是才吃完中飯而已,怎麼馬上開始想下一頓飯的事情。





「一個人上課已經夠悲慘了,我不要像歐吉桑一樣再一個人吃晚餐。」雖然十二萬分地不想上課,但是丹羽還是乖乖地離開了食堂。





「好啦,看你可憐。」中嶋雖然口頭上答應丹羽,但是心裡卻已經開始後悔了。唉,看來他的第一頓晚餐可能又要葬送在無聊的話題上了。





「那我下課後去你房間門口找你喔。待會見。」說完,丹羽就一溜煙地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我房間門口?我又沒跟你說我住哪……算了,管他的。」實在搞不懂丹羽腦袋裡在想什麼的中嶋,推了推眼鏡也轉身離開了食堂門口。





続く







王樣嚴重成瀨化了XDDDD



希望以後不要出現他衝著中嶋大喊 HONEY~~~~~的畫面啊......(炸)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