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ister's Keeper

Author:Jodi Picoult

推薦程度:★★★★★

以下劇情有,慎入。

 


 

大概五分鐘前吧,我看完了這本書。

 

關上最後一頁的時候,我忍不住罵了一聲「shoot」!

 

早就耳聞 My Sister's Keeper 的結局會讓人摔書,

 

在已經有心理準備要面對任何狗血劇情的狀況下,

 

還是被最後結局擊倒 Q口Q

 

 


 

 

聽到這本書要電影化之後,我去圖書館直接借了原文版來看。

 

Jodi Picoult 的文字很流暢,五百多頁我看到完全欲罷不能,

 

最後更是天天熬夜到天都快亮了才勉強停下。

 

雖然有的時候還是會覺得有那麼一點米國午後肥皂劇的灑狗血味道,

 

但是不得不說每一字每一句都搔到讀者癢處。

 

我常常邊吃飯邊看 My Sister's Keeper,

 

為了這個甚至可以拋棄以前常看的 UW Daily 或是免費的 Seattle Times。

 

事實上,整個學期我都把這本書帶在身邊,

 

只要念書念累了,或是吃飽想休息一下,甚至是吃義大利麵的 15 分鐘,

 

我都會把 My Sister's Keeper 拿出來看,

 

進展之快,我想要是我 winter quarter 同樣厚度的課堂指定小說有看這麼快就好了XD

 

可是我發現我很討厭在公共場合看這本書,

 

因為我常常看到忍不住「眼睛流汗」......(默)

 

(因為這本書嚴重戳到偽巨蟹座的我的死穴。)(囧)

 

在圖書館還好,一個人看的時候還可以拿出衛生紙「擦擦汗」,

 

但是總不能要我在至少有五六十人以上的餐廳裡拿下眼鏡,直接拿餐巾紙擦眼淚吧XD

 

我很喜歡這本書裡面的一些比喻和用語,

 

光是開頭 Anna 問 Campbell 他不會覺得自己的名字很怪嗎,就讓我忘不了。

 

(因為他的名字 Campbell 是常見的姓氏,但是姓氏 Alexander 是常見的名字。)

 

Campbell 編出的千百個莫名其妙的理由來解釋他的狗也是一絕(雖然真的很諷刺)

 

但是在這些話的背後,主角們的個性很鮮明地呈現出來:

 

Anna 的心智年齡絕對遠超過 13 歲;Campbell 逃避了 Julia 和那段感情逃避了整整 15 年。

 

Sara 沒有錯,我雖然只是為人子女,可是可以體會當媽的想要兩個孩子都保全的心理。

 

(她在法庭上說「當一個房子著火,她的孩子困在裡面,


唯一的辦法是讓她另一個知道路的孩子進去救人」那段,

 

我除了感嘆之外還是只有感嘆。Orz)

 

所以我沒有辦法討厭她為什麼當初要生下 Anna,為什麼要 Anna 捐一堆有的沒有的東西給姐姐。

 

Brian 是個心思比我想像中還細膩,比媽媽還像媽媽的爸爸。

 

至於 Jesse,一個因為沒有辦法解救妹妹 Kate 而變成偏執縱火犯的哥哥,

 

也算是這場 APL 聖戰裡另一個另類的受害者。

 

這本書根本從頭到尾都不是在討論基因工程的嬰兒,

 

也不是在討論到底 Anna 該不該捐顆腎給她姐姐,

 

而是在於有的時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沒有絕對的正確與錯誤,

 

有些在灰色地帶的東西是沒有辦法說要一分為二就可以徹底切割,

 

邏輯也不是能夠裁決一切的天平。

 

就像接近尾聲的時候法官 DeSalvo 說:


The answer is that there is no good answer. So as parents, as doctors,

as judges and as a society, we fumble through and make decision that allow

us to sleep at night -- because morals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ethics, and

lov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law.

 

是吧,或許這就是常被老媽嫌棄心中只有黑色與白色二元論的我,最後得到的領悟吧。

 

 


 

 

儘管如此,我還是要罵一句:Man, this ending sucks!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