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五頁的訪問我還是豁出去全翻了!XD



開季以來我一直在心裡抱怨老大的照片和訪問和畫面都變好少....Q口Q



果然轉到印度神力之後的待遇都變差了.....



不過就在我看到四月號裡居然有這篇訪問的時候,當下真的只有一句評語:



Holy Jesus Christ............(XD)



這個不翻就對不起自己和天地良心了。(笑)



以下是原汁原味原文翻譯。






「當我休息了幾個禮拜之後,我發覺我渴望重返駕駛座,花時間與技師討論和研發。我仍然在這,是因為我熱愛F1,就像我小時候一樣,就像我當初參賽的時候一樣。這是我的熱情所在,也是我的人生所在。」



在印度孟買的 Taj Mahal 旅館裡,Giancarlo Fisichella 一字一句、緩慢而謹慎地說出了以上的這段話。對於那些懷疑著為什麼這位已經35歲的義大利車手,在加入雷諾車隊並非出色的三年後仍選擇留在F1,這就是他的答案。



如果說 Fisi 在過去三年內的表現黯淡,其實是件低估他的評論。在 2005 年某期的 F1 Racing 裡頭,一票專家學者對於他或是 Fernando Alonso 將在雷諾裡扮演領導角色的這個議題上,出現了平分秋色的支持度。但是過去三年裡,Giancarlo 相較於隊友(包括去年的 Heikki Kovalainen)總共所得的 297 分,他只獲得了 151 分,而且只獲得了 8 次登上頒獎台機會(比起隊友的 38 次。)不只如此,他在比賽處於劣勢時更顯得格外狼狽,2005 年日本站,Kimi Raikkonen 在最後一圈從他手上奪走冠軍;2006 年中國站,Michael Schumacher 更是從他的手中偷走了那個關鍵的分站冠軍,使得 Alonso 年度冠軍之路走得更加艱辛。但是他本人如何看待他在冠軍車隊的這三年所歷經的風風雨雨呢?且看 F1 Racing 的訪問。






在 2004 年年底時,Flavio Briatore 曾說:「我們都看到不少擁有非凡天份的車手卻苦無表現機會。Fisichella 目前仍有機會,但是如果他錯過了這班列車,那麼三年後將從此無人聞問。」對於這番話你怎麼回應?



「嗯,我仍在F1這個圈子裡!看起來大家好像也都還沒忘記我。我在過去的三年內和車隊一起贏得了兩個分站冠軍,並且也為車隊立下不少汗馬功勞。」





你對於和雷諾一起拿下兩年車隊冠軍感到非常自豪,但是對於你的隊友同時也贏得了兩屆世界冠軍這樣的結果,你也覺得滿意嗎?



「我對於過去的佳績感到驕傲,但是滿意嗎?不。車手冠軍一直是我努力的目標,而之所以沒有達成其實是有很多原因的。有些時候是我自己犯錯,但有些時候是機械上的問題,不過不管怎樣我對雷諾是盡心盡力,或許能夠更好吧?不過我覺得這已經很接近可能性的最大值了。」





有人認為你沒辦法處理強大的壓力?


「我不覺得我曾經身處任何強大壓力之下。不管有沒有壓力,對我來說感覺都是一樣的。例如 2005 年的日本站,當 Kimi 在最後一圈超越我,其實當時我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阻止他,因為他在直路上比我快了 10 mile/hr。他超越我僅僅是因為他的車速比我還快,並不是因為我在壓力下自亂陣腳。別忘了 2003 年的時候我可是在滂沱大雨中在最後一個彎道超掉了 Kimi 最後贏得比賽的!」





對於 2008 年雷諾不在跟你續約,你有多失望?


「老實說,過去我為車隊付出了這麼多,我認為我應該在 08 年的時候和車隊續約。對於這件事我其實有點失望,尤其是在去年車隊向我保證能夠給我一台有競爭力的車,但是事實證明並非如此。而且到了去年 12 月也還沒有通知我 08 年任何有關合約的事情,我認為他們這樣做並不是很厚道。」





在 Force India 和雷諾的情形有什麼不一樣?



「相較於別處,這裡的緊張氣氛可能少了些。但是我認為我們的工作環境很不錯,我和技師之間的感情都很好,彼此相處得不錯。這個車隊在墊底名次間徘徊了好幾年,對我來說從一個冠軍車隊來到這裡的感覺是很不一樣的。不過這個感覺是好的,也是給我的一個全新的挑戰,畢竟我們一定只會往前進步啊。」





你曾經說過你職業生涯裡最艱辛的時段就是你第二次回到 Jordan 車隊的那幾年(Force India 車隊的前身為 Jordan 車隊),而現在你也還在想盡辦法進入排位賽第二階段(P15 以上)。為什麼你改變了你的想法?


「就像你說的,對於自己排位賽最多只會排在 P16 到 P18 左右的結果,要接受這個體認並且還要保持樂觀和繼續努力,其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自己在心境和態度上其實也是必須調適,再怎麼說,我在小車隊的時候一直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現。」





一個車手「鳳還巢」同一個車隊三次其實是很少見的,你認為這個車隊和你之間有某種微妙的關係嗎?



「當一個車手轉隊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他認為他未來的工作環境是他喜歡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總認為自己像又回到老家的感覺一樣,這裡和我共事的人那群人和幾年前一樣沒變,有些甚至從我 97 年第一次到這裡的時候就在隊上工作了。所以,嗯,這裡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非常特別的車隊。」






就當 Giancarlo 接受我們的訪問時,他也正慢慢地品嚐著沾著辣椒和香辛料的印度麵包,而 F1 Racing 雜誌的攝影師也同時為他拍下訪問的照片。Giancarlo 仔細地聽著每一個問題,緊緊地跟著所有的問句,就像所有人以外國語言溝通時的表現一樣。有的時候,他會露出略微困惑的表情,要求記者就某些地方再給予更多的解釋,以求自己對於訪談的議題有十足的了解。一些像是「愛」與「熱情」這類的文字在他的回答中俯拾即是。但是如此謹慎和小心的動作,早已和拉丁民族總是絢爛華麗的典型印象相去甚遠,這樣的內斂讓他的內心比堅果更難以打開,也讓人更難以了解深藏於其中的熱情火燄。真的,有些時候你會發現他走在賽道上的身影彷彿已經失去了熱力光芒。但是在這一切之下,身為義大利羅馬 Pietralata 區一個勞工階級家庭裡年紀最小的兒子,他獨特的羅馬方言已將他和自己的家鄉緊緊地連接著。時至今日,他的兄姐們仍在父親位於 via Tiburtina 大道旁的修車廠裡工作,而朋友的店鋪或是車廠也在附近不遠處。而你,則必須遠溯到那段歲月裡去尋找當年這個來自於 Pietralata 的年輕人,對於賽車的熱情與嚮往。






你最起初對於賽車的熱情來自於哪裡?


「我爸有個修車廠,而我當年放學後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那裡頭度過。我從八歲起就開始參加 Go-Kart 的比賽,從此以後,在我腦海中就只剩下一個目標和願望,那就是成為一位 F1 車手。」





是成為一個F1車手,還是成為一個世界冠軍?



「結果那個年輕小夥子一年比一年大了,也開始在 Go-Kart 比賽裡獲得一次又一次的勝利,那時我深信我總有一天一定會成為一個F1車手。」





眾所周知你是忠實的 AS Roma 迷。你沒有想像過自己成為一個足球選手嗎?



「沒有,沒有。我自始至終都只想成為一個F1車手。雖然我以前常和朋友一起踢足球,而我也熱愛足球這項運動,但是我唯一的夢想就是進入F1這個世界。雖然現在我看他們的比賽還是會熱血沸騰、腎上腺素飆升,但是我還是熱愛F1。話說去年我們7-1輸給曼聯那根本就是 S***,一整個就是 S***!而雷諾裡面和我朋友有幾個是 Lazio 的球迷,為此我們還差點鬧翻。不過不管怎樣我在F1裡還是很快樂,而且我希望能夠發揮我所有的潛能與專業。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想這麼做了,或是我已經厭倦了這樣的生活,那就是我退休的時候了。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





F1的什麼對你來說仍然是個挑戰?



「我總是喜歡把自己推向極限,並且不斷挑戰自我。我認為F1車手和別人最大的不同點就是我們有很獨特的生活觀。如果我離開了F1也遠離了像是體能訓練這些部分的話,那麼我想我的生活應該會略顯無趣吧。」





回頭看看你初踏入F1的十二年前,你覺得你體驗到了些什麼?



「我剛開始的時候很年輕也很嫩,還說了滿口的破英文。不過我 97 年第一個完整的賽季真的很棒,非常的棒!我站上了頒獎台兩次,其中包括了在 Spa 的那次,那可真的是非同小可。之後我在 Hockenheim 領先了一陣子沒想到最後退賽。陷在的我和以前一樣還是擁有速度,而且還擁有了經驗。」





你的職業生涯約莫慢慢地接近尾聲,不過你兒子 Christopher 現再也已經五歲了,你覺得他會追隨他父親當年的腳步嗎?


「我覺得他非常地想要走上我當年的路,而且他也非常地努力。最近他問我的一個問題就是:『爸,如果我當上了F1車手,我的車會是什麼顏色呢?』他的樣子和我當年滿懷著夢想一模一樣!只不過我想我爸應該會說這是他第二次看著同樣的劇碼上演了。」





你對於 08 年的展望?


「我們擬定了非常棒的計畫,投入了相較於當初幾乎兩倍的資金進去研發車子,而且我們也已經開始往前進步了。我知道拿下積分或是進入排位賽第二階段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過我相信我們的計畫是有用的。看看場上,Aguri 還在苦惱資金的來源,本田看起來仍舊和去年一樣沒起色,說不定還可能比去年更糟。所以我們的目標是拉近與紅牛二軍之間的距離。」





你會對今年賽季許下哪三個願望?



「排位賽打入第三階段個幾次,在比賽裡贏得積分,最後......當然是登上頒獎台。」






就在我們訪談結束後沒多久,Giancarlo 的身影消失在旅館的盡頭去參加另一場早就約定好的訪問。深入剖析,我們仍可以發現其實他的熱情依舊,他的競爭意識仍然活躍。當他還小的時候,Fisi 總是拿著餐子充做方向盤,刷子當成排檔桿,坐在電視前看著比賽,想像自己和他孩提時代的英雄 Niki Lauda 一樣也是個賽車手。今天,他依舊是如此真誠簡單,沒有一絲政治氣息更沒有譁眾取寵的姿態。他在鏡頭前面總是保持著最佳的微笑,面對訪問也總是一派優雅且盡訴所知。但是比起這些,他更渴望坐進駕駛座,遠離所有的問題和所有的訪問,也遠離一切的「狗屁胡謅」。就是人與車,也只有人與車,能夠存在於當年那個來自羅馬的小男孩的心中。





<全文完。>








寫在最後。



我花了三個小時打字和翻譯,一氣呵成地把全部五面的文章翻譯完成。



再一次仔細地閱讀和推敲該怎麼下筆,我還是被老大的態度與回答感動著,



那是如此真誠懇切地純粹熱愛著自己從小到大的夢想,



就算是進入F1以來總是跌跌撞撞,連生涯第一次的頒獎台都被大雨和誤判沒收,



即使身處一流冠軍車隊也不一定就有冠軍的運氣和福氣。



即使我老是怨嘆說「天時地利人和不常見,壞運倒是場場來。」



以及05年無數個只要他進站我就要開始祈禱不要熄火的日子......



不管怎麼樣,我想只要他仍然還在場上,還有熱情,還有衝勁,



我就不會放棄任何為他加油的機會,哪怕是在後頭想盡辦法搶是P十幾的位置,



我還是會放任自己的目光與專注力在那台金色紅色相間的賽車上。



因為是他與雷諾把我引領進F1的這個世界,



因為是他和雷諾一起給了我 05 到 06 年美好且光輝的兩年,



因為,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粉絲與偶像的不離不棄吧。










↑ 這是當年不知道幾歲的小鬼頭。XD







↑ 不知道被我笑幾次「有夠俗氣」的 97 年第一次在九蛋。







↑ 第二次在九蛋,除了生涯首勝之外的最佳代表作。(喂)







↑ 現在,義大利黑手黨老大去印度學做咖哩口味的 pizza 了。



至於學得怎樣,至少他巴林站的表現我覺得還挺殺的!XDDDDDD



怎樣殺?就像老大依舊殺底片一樣那樣殺。(大笑)





這是全部掃圖,請服用:http://www.sendspace.com/file/whmcvk

    全站熱搜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