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注意,本篇含有18禁片段,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離開!

















結束一週測試行程的艾迪利回到了在東京的家中。這棟位在港區的獨棟公寓是他幾年前挑中買下的,除了想在亞洲找個可以落腳休息的據點以外,最重要的其實還是因為 SUGO車隊的總部就在東京,而他常常抱怨見不到該公司的總裁。





拿著半滿的葡萄酒杯,艾迪利站在落地窗前看著港區奢華的夜景,但卻沒有把全副心思放在欣賞夜景上。 「嘖,幾點了?」他轉頭看看時鐘,電子儀表板上的藍色冷光顯示著2230四個數字。





「真慢。」他踱步離開窗邊,隨手把酒杯放在桌上後就往沙發裡坐著,隨意地轉著電視卻沒有一個頻道能夠引開他的注意力。





阿修半個小時前打電話說要過來。





好吧,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驚訝。和阿修都已經交往快十年了,現在只不過是三個多月沒見面,再說有時候還會通通電話,而且他認為彼此都不是喜歡黏在對方身邊的那種個性,但是現在他卻有些焦躁不安地在家裡的窗前和電視前走來走去,簡直就像第一次約會的大男生。





突地,從窗外一閃而過的車燈把他從思索中拉了出來,他看看窗外,接著果然如預期般地聽到後面車庫鐵門升起的聲音,這世界上除了他本人有資格打開車庫的門以外,就只有菅生修了。





艾迪利起身打開通往車庫的門,果然看到阿修正準備從後車廂拿出一個黑色的旅行袋,上面顯眼的白色標籤表示這個袋子和他的主人才剛經歷過一趟跨國之旅。





「還沒睡啊?」阿修看到站在門口的艾迪利後笑著問。





「你什麼時候看過我十點多就上床睡覺的?」艾迪利笑著接過他手中的袋子。





從車庫進到屋子裡後,走在前面的阿修停下腳步回頭等著正在鎖門的情人,還沒正式進到客廳的兩人早已忍耐不住地在走廊邊上擁吻起來。唇舌交纏,提著東西的雙手早就空出,開始在對方的身上不規矩地遊移著。背倚靠著門的艾迪利感覺得出來抵著他的阿修和他一樣思念、渴望著彼此,甚至有別於平時,主動地發動攻勢。





「我先去洗澡,嗯?」靠在他身上的阿修氣喘吁吁地說。





「水還在,我沒放掉。你自己會弄吧?」艾迪利伸手輕撫著他的臉,最後依依不捨地在他唇上啄了一記。 「快去吧。」





在阿修走進浴室洗去一身旅途的勞累時,艾迪利幫他把東西提到臥室裡,路過客廳的時候還不忘順手把先前根本就沒在看的電視節目關掉。然後再走回廚房,打開冰箱找出其中的一罐礦泉水為自己解渴。





就在他喝下幾口冰水之後,他突然想起前幾天測試時無意間從自家工作人員那裡聽到的耳語。





「我老婆說她們的經理保養得真好,看不出來居然年紀跟她一樣大啊。真不知SUGO 車隊去哪裡找來這樣又漂亮又會管理的人才啊。」





說話的是 Missinglink 的一個工作人員,很顯然地他有個在 SUGO 工作的妻子。





「是啊,那紙合約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被她拿到了呢。」另一個工作人員附和著。「也難怪她們總裁這麼放心讓她一個人去和 GIO 談合約。」





「如果我們也有這樣的經理就好了啊。」





「小心被你老婆聽到了,回去可是要罰跪算盤的喔。」





艾迪利發誓他真的不是有意要偷聽八卦,只是最近因為SUGO和GIO那紙「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合約書,讓本來鋒頭就很健的SUGO 車隊再度成為眾人茶餘飯後閒聊抬槓的主角。連艾迪利自己都不得不承認,既然經理不是阿修,那個傳說中的美女經理究竟是何方神聖他也很好奇。





「在想什麼?」披著浴袍的阿修一走進廚房找水喝時,就看到艾迪利雙手撐在流理台邊望著客廳發呆,面前還放著一瓶喝到只剩一半的 Perrier 礦泉水。





「啊?」當艾迪利發現阿修時,對方已經伸手把那瓶 Perrier 拿走並且喝了起來。





「你等很久了吧?這麼晚了沒想到高速公路還有點塞。」阿修把剩下的半瓶水全都喝完,現下的他邊旋好瓶蓋邊走向艾迪利身後的垃圾桶準備把空瓶丟掉。





「沒關係,反正坐在家裡等沒什麼差。」艾迪利抬頭看看時鐘,十一點四十,距離這傢伙說要來到現在已經兩個半小時多了。





「謝謝。」阿修從後面輕輕環抱住艾迪利,身高相仿的他低頭在情人線條優美的頸子上細細吮吻著,在腰間的手則是開始拆解著皮帶的扣環和掛勾,並且在成功後伸手探入其中愛撫著情人開始萌發的慾望。





「修……」不甘處於被動的艾迪利轉身過來面對著對方,他拉過阿修的人熱切地封住情人的雙唇,左手緊扣著阿修的雙臀,右手則是在敞開的浴袍前襟裡找到敏感的紅點開始時輕時重地搓揉拉扯著。





「別……我來就好。」伸手拉高艾迪利的淡綠色毛衣,阿修的鼻息先是輕輕撫過早已因手指的刺激而挺立的蓓蕾,舌頭輕勾幾下之後則是唇舌並用地挑逗著。底下忙碌的右手更是不知何時擺脫了最後一層衣物的隔閡,直接給予情人最原始的刺激。





「嗯……阿修,你……」阿修今天怎麼這麼主動啊?往常先發制人的總是自己,現在居然被吻得在流理台邊動彈不得。





沒說什麼的阿修,抬頭朝艾迪利笑了一下,便開始順勢沿著肌肉漂亮的線條往下吻著,來到情人早已勃發的慾望時,手指就著前端泌出的液體開始滑動著,無數的吻落在敏感的大腿內側,同時也不忘照顧垂掛著的圓渾球體。之後,出乎艾迪利意料之外地,阿修張口含住了他的慾望。





「啊……」禁不住如此刺激的他仰頭低聲地喘息著,手指則是緊緊地抓住阿修深棕色的頭髮,渴望著他溫熱的包覆和加速。





來自吸吮和舔吻的淫靡聲伴隨著低不可聞的呻吟喘息充斥著整個空間,費力撐住自己才不至於因為腿軟而倒下的艾迪利忍住想要瘋狂衝刺的慾望,讓阿修依自己的速度和深度取悅著他,雖然這並不是第一次阿修願意主動幫他,但這種欲仙欲死,瀕臨滅頂的快感他卻沒有像這次這樣深刻地體會到。





「嗯……停……等一下……我……我快……啊——」來自尾骨的一陣酥麻如電流通過,艾迪利本能地想要推開阿修,但後者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還刻意地在尖端留連,反覆刺激著,最後逼得他在他的口中繳械投降。





「哈啊……啊……」解放後的艾迪利撐著不住地喘氣,阿修緩緩地站起身來俯身親吻著他,他在他口中嚐到了屬於自己的味道。





「走吧,去浴室,我幫你。」好不容易找回呼吸頻率的艾迪利伸手撫向趴在他身上的阿修半裸的光滑背部。





「嗯……我剛……剛剛就已經處理過了。」阿修有點難為情的聲音從胸前傳來。





聞言,艾迪利沒有說什麼,只是笑著把情人拉往臥室的方向。





To be continued







我......我還是把 H 給寫出來了.....(飄走)



可是,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段 H 磨了我好久啊XDDDD



所以,我決定先停在這邊,應該.......應該不會被讀者們追殺吧?(張望)


    全站熱搜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