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微寒的加州冬日夜晚,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旁的汽車不停從我身旁經過,速度雖不快,但看在我這個只能步行的人眼中,實是某種程度的炫燿。轉過頭,不去理會左側那群四個輪子的傢伙,我選擇抬頭看天,卻讓滿天的星子震懾地說不出話來。

冬日的星空,不像夏天那般的璀璨,卻也沒有秋天的蕭瑟,自有一番風味。在房子與大樹的縫隙間,獵戶座是如此的顯目,他是冬夜裡的代表,神話中的勇者,那樣的雄偉地出現在空中,讓人想忽略也難。夜空中,獵戶座的腰帶顯然可見,肩上和腳上的兩顆明星更是清晰。「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杜甫的詩句猛然地浮現在腦海裡,希臘神話中與蠍子搏鬥的故事還讓我記憶猶新。雖說這只是地球自轉的原因,但是這樣平凡無奇的現象,卻因為有詩人的修飾,神話的加持而顯得格外具有特色。於是冬天的獵戶、夏夜的天蠍,兩個註定不會同時出現的星座,輪流霸佔著人們讚嘆的目光。

這讓我想起去年夏天,同樣是個加州的夜晚,我有幸地看見了壯麗的天蠍星座出現在我的眼前。那時我們租來的汽車正快意地奔馳在完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沒有路燈,唯一的亮光就是來自我們的車子。透過天窗,看到的是震撼人心的滿天星斗和好亮好圓的一輪明月。不只是龐大的天蠍星座就這樣地橫陳在夜空中,還有許多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星子在天空中爭相閃耀著。顏色紛雜,從天蠍主星的紅色,到牛郎、織女、天津四的亮白色,到藍白色的天狼星和一把如寶石做成的北斗七星與北極星,數都數不清。感覺自己簡直是在一座時空隧道中旅行著,彷彿那樣的星光可以引領自己走回遠古的年代。這樣在全黑無光害的環境下看到的天空,讓人不禁因為大自然的偉大感到害怕,並覺得自己實是渺小。

我看著這群星星,畢竟是學科學的人,突然想到自己今日看到的這些星光,已經在廣袤的宇宙中飛行了好幾百年,甚至是好幾千年、好幾萬年,因此這些星星現下是否還存在著其實在地球上的我們是不得而知的。不像月亮或是太陽的亮光在短短數秒或是數分鐘內就可以到達地球,來自眾星的光芒是很久以前就出發的。距今五百年前就已經可以上推到明朝,一千年前則可以推到五代十國,那更別說兩千年,甚至是一萬年了。那時,真正的現代人可能都沒出現吧。

但是星子已經開始閃耀。

李白有句詩挺有名的:「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我們跟古人看到的月亮是同樣一枚,但是古人看不到的星光卻讓我們給看到了,於是我們可以體會巴比倫人、希臘人、羅馬人的神話,可以了解他們說的故事。但是,我們的子孫後代,看到的星光便可能跟我們不同,更別說是要與上古時代的那群文明人相同了。說不定幾千年後,在他們的天空,衰老的星星已然瓦解,壯年的星星正一步步邁向死亡,而原本該是藍白色的星星可能已經變成淡黃色了。或許,子子孫孫看到他們的時候,可能已經不是在地球,而是在宇宙的某個角落,某個星球上了;或許,子子孫孫看到他們時,已經無法拼湊出遠古時代的神話、亙古綿延的傳說,也無法想像出當年壯闊的景象。但,也許,會有更多新的星子誕生,加入這片天空,讓他們可以創造出自己的故事,自己的神話。

不過,那已是不同的故事了。

    全站熱搜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