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 ER 老闆最喜歡跟我說的一句話。



Count your blessing,中文或許可以翻成「珍惜所擁有的福分」,



更直接一點大概就等同於「知福惜福」之類的這種有點老掉牙的標語。



不過這句話也算是讓我投身 health profession 的最大推力之一。







開始做義工做了這麼整整一年,



而下定決心想要考牙醫也經過了一年多,



常常在診間被醫生/病患問到為什麼想要考牙醫?



我說:我想要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很老梗很 cliche 對不對?



可是我真的是據實以告,誠實回答。





去年春季班修了一堂 Dental School 開的課,



課名叫做「Plan Future Career in Dental Professions」,



那時候還處於自我疑惑到底要不要踏上這條辛苦的不歸路。



直到這堂課開始探討一些公共衛生/醫療資源的問題,



特別是城市和鄉村之間的醫療資源分配不公。



雖然我既不是長於此也不生於斯,但是不可否認這是所有國家都會面臨到的問題。



於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原來還有很多的人是極度需要幫助,



而其程度遠超乎我可以想像的地步。







後來這堂課就這樣結束了。



而我在 ER 的義工生涯在另一方面則是繼續著。



之後的那個夏天我被借去隔壁的 DECOD 實習,



首次接觸到一些需要特殊照護的病患,



沒錯,說得白一點就是一些肢體/精神殘障的病患。



那天結束後被自家的老闆叫去,要我報告今天在 DECOD 的心得,



當然我說這是我有史以來最震撼和難忘的實習經驗,



因為我沒有實地接觸過這樣的病患,



我老闆最後送給我一句話:Count your blessings。





從此以後這句話時常在我腦中浮現,



包括今年春假去鄉下做義工的時候。





我其實一直都沒有完整地整理出我這次行程的心得,



包括要上繳的部份我到現在還是沒有寫個半字一行(|||||b)



其實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寫,我覺得我學到了太多,體驗了太多,



有太多的心得和感想欲奪腦門而出,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但拜此行所賜,是我碰到不少非常特別的案例,



這是我平常實習和在都市私人診所裡所不會碰到的。





某一個下午我抱病在診所實習時(是的,到了的第二天我就重感冒Orz)



診療台上坐著一個穿著囚衣的少年。



我沒有打錯字,不是球衣,是白底黑條紋像漢堡神偷身上穿著的囚衣。



他才十七歲,因為吸毒/持有毒品加上攻擊民眾而被補,



四月中要開庭,而他將要以成人的身分被審查和判刑。



治療過程中,我五味雜陳地聽著醫師和他的對話,



Goldendale 很小,所有人幾乎都認識,少年說他認識醫生家的兩個兒子。



而其中一個助手也對這個年輕人的背景略有所聞,



據聞他的母親進出監獄無數次,這小子從小一開始就是個麻煩鬼。





最後我看著醫生拿出聖經送給他,勉勵他要修生養性以拯救自己的靈魂於腐朽。



然後他和郡警兩個人才緩緩地離開了診所。



(唉,這年輕人身上手銬腳鐐通通都沒有少,



連最後拿個拔牙後照護書都有困難。)






結束後我和醫生討論到這個案例時,讓我覺得一陣鼻酸難過,



雖然我知道我不必過度同情一位僅有一面之緣的病患,



只是想到這個年輕人也不過才跟我弟一樣大,



結果因為家庭教育不健全或是交友上的偏差,結果落了個階下囚的下場。



(郡警說,他或許會在監獄裡花上好一把時間才有辦法出獄)



如果有人曾經拉他一把,或許就不需要如此怨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了吧。







回到西雅圖後的今天,我照例又去 ER 實習,



結果老闆塞了一個近乎全盲的病患要我訪談他的 health history。



起初我實在不太清楚該怎麼樣應付這樣的病患,



只知道他幾乎看不到,需要人一條一條耐心地詢問。



更慘的是,病患講話比周滷蛋還滷蛋,比君君還君君,



有時候不仔細聽真的會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可是我還是硬著頭皮把每一條問題都問得詳細,



因為我想如果我漏掉什麼重要的那就糟糕了。


(結果事實證明,正牌的醫生,也就是那些牙四學長姐問得比我還草率Orz)

(老實說我實在無法苟同這點,視病如親大概這點他們都忘了吧)



後來雖然把這個老先生移交給負責的學長,



但是學長不在而我人在對面診療間的時候,我還是會稍微注意對面的狀況。



過了一陣子,我在看到這位老先生東張西望不知道想找什麼的時候走了過去。



(原來是要上洗手間啊。)



結果我領著他慢慢地走去洗手間。



而之前老先生急著想要打電話跟接送的人連絡也是我替他搞定的。





四點半,他順利地離開 ER 回家,我不知道最後的狀況如何,



但是我希望他的問題已經解決了。



四點四十五,收著醫療器材的時候我想著,



如果大家去醫院也可以獲得同樣的待遇那就好了。



我不求什麼五星級的接待規格,



只希望他們在有問題或是需要協助的時候有人願意挺身而出。



只可惜診所的官僚體系並不是這麼得理又饒人,


(就像今天如果沒有人去理會那位老先生的話,

我想光是要上個廁所他就要再多等個二十分鐘)



我渺小的希望恐怕只是過於理想化的空中城堡。





後來整個下午結束之後老闆又把我找去談話問心得。



同樣地還是送給我一句話:Count your blessings。



話題又來到之前的問題:為什麼我想要考牙醫?



因為世界上有太多需要幫助的人,



我非聖賢,做不到散撥大愛這種偉大的志業。



但是我想,既然我有能力有意願,為什麼不盡自己的力量去幫助能力所能及之處?



我很幸運,來自一個願意支持我尋找自己有興趣的職業,



而無經濟上後顧之憂的家庭,



我很幸運,好手好腳能走能跑,也不需要擔心明天的麵包在哪。



既然上天如此地眷顧,除了謝天以外,



我想我能做的大概就是回頭拉一把困頓萎靡的人。



而如果能在糊自己一口飯吃的另一方面還可以順便幫上忙,



我覺得這就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一件事了。





--



以前老是被罵沒耐心,但是來美國之後的磨練下來,



不知道是太習慣四處碰壁的感覺還是對於老美行政效率感到麻木,



總覺得自己能夠壓下心頭小宇宙的怒火的機會提高了。





不然這個就是在 health care 的領域打滾了一陣子,所培養出來的吧?



which I am quite proud of :)


    全站熱搜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