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迷妹的名譽鄭重發誓,這一系列真的不是 Joel Kinnaman 填坑計畫。(才怪)

 


 

其實本來根本沒有要填這坑的。

但是看了 wiki 的簡介知道這是丹麥劇改編(嗯,北歐出品的犯罪影集有保證)

而且場景設在西雅圖!!!

 

於是第一季第一集城市的空拍一出現我就含淚開始填這大坑。Q口Q

因為我真的真的真的太想念這個一直下雨的城市了。Orz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改編的米國版會選在西雅圖。

而且我沒看過丹麥版,不知道到底拍成怎樣。

但是想到西雅圖某些地方(天氣、市容、水文)很像幾個北歐城市,

就其實還說得過去。

尤其是上面那張夜景,我原本以為是在挪威的 Bergen 拍的(不信去 google 看看)

但是仔細一看才驚覺,這根本是以前家附近的 Lake Union!!

我還曾經親眼看過照片裡湖畔的那幾棟房子勒!XDDDDDDD

當然整劇雖然背景是設在西雅圖,

(嚴格來說,受害者 Larsen 一家看地址是住在 west Seattle)

但是很多場景,例如 Sarah 送走兒子的機場候機室,都不是在西雅圖拍的,

而是在咱們好鄰居溫哥華取景。

(唉呀反正兩個城市的街景其實有點像)

 


 

 

 

這部花了兩季 26 集才說完的故事,其實一點都不快樂。

再加上導演把一直下雨的西雅圖拍得極冷派,色調又陰暗,

而且一集幾乎是劇裡的一天,

這種速度慢得不得了的劇,真好險我這急性子的是一口氣看完 26 集,

不然一周一集,中間一季還隔了一年,我真的會等到崩潰XDDDD

也因為這劇情步調十分緩慢,導演也有很多時間處理情緒的堆疊,

常常一口氣看完幾集之後就會被劇中的氣氛感染得喘不過氣,

感覺因為劇情而生的情緒如排山倒海而來,

對於看慣快步調的電影或是電視劇的我來說,這可是前所未有的感覺。

 

故事的主線很清楚有三條,

一個是悲傷的受害者 Rosie Larsen 的家庭,

一個是有著複雜背景的 Seattle PD 警探兼單親媽媽 Sarah,

而上級還給她再多派一個「有時候跟個屁孩沒啥兩樣」的助手,

第三條線則是忙著競選市長的市議會議長。

結果誰知道到最後,

議長雖然選上了市長,但卻終生半殘。

Sarah 雖然抓到了兇手,卻輸掉了兒子的監護權。

最悲哀的莫過於受害者 Rosie Larsen。

她之所以死於非命只是因為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點......

但是誰都沒想到,她被關在後車廂奄奄一息的時候,

是她那當小三的阿姨把車推進湖裡的。

當然她的阿姨完全不知道是自己的姪女被關在車子裡.........Orz

 

 

啊,這就是我說的那個「有時候跟個屁孩沒啥兩樣」的助手-Stephen Holder。

也就是說 Joel 把我住過的 Seattle 和 Detroit PD 的警察都演過一遍了。(無誤)

 

我覺得 Sarah 有時可以把 Holder 治得死死的,

大概就是因為他跟她那正值叛逆期的兒子沒啥兩樣吧XD

Holder 在第一季裡面是個剛從 King County Sheriff 調來 Seattle PD 的菜鳥,

當他跟 Sarah 說他以前是幹緝毒臥底的時候,我真是一點都不意外XD

 

 

說真的,這部戲裡面(尤其是第一季的時候),Holder 總是一身帽 T 加黑夾克,

號稱吃素但我總覺得看他瘦成那樣八成根本沒吃飯,

真的比反派還像反派,比毒蟲還像毒蟲。

當臥底我還嫌跟他交易的犯人還比較像警察勒。(喂)

 

第一季是在 2011 年播出的,

(唉呀我剛好那年的四月搬走........)

也就是說拍攝時間大概是在 2010 到 2011 中間左右。

Joel 大概比在 Snabba Cash 第一集(2010 年上映)裡面的 JW 樣子再瘦個兩大圈左右,

再加上他那天生的反派臉,

我實在要花很大的腦力才能說服自己他這部戲真的是演好人。XD

 

說到這屁孩(?)警探,

總是在戲裡總愛用鼻音咕噥著滿口渾話,還三不五時開 Sarah 的玩笑,

說什麼「這案子如果破了,我們大概只剩去 Walla Walla 當收費員的下場」,

不然就嫌 Sarah 盯著白版看的動作像極了「美麗境界」裡面的 Nash,

再過不久說不定就要開始跟亡魂對話了。

(John Nash 表示........)

 

可是後來看到 Holder 在印第安保留區被打成了豬頭,沒死也半條命之後,

我倒覺得其實去 Walla Walla 當收費員也比當西雅圖 PD 的警察好。XDDDD

喔對了,Walla Walla 在華盛頓州東南角,

那裡鄉下到除了無盡的蘋果樹以外,還是只有。XD

 

 

後來屁孩(?)總算是有點長進了,

在跑去印第安保留區被打得像豬頭之前,

Sarah 母子被社福機構追得逃出 Hotel ,連夜躲到 Holder 家借住,

結果誰知道隔天 Holder 居然還知道要煮早餐招待客人XD

害我這觀眾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XDDD

雖然那個有機早餐的內容實在是很可議啦......||||b

 

其實屁孩(?)助手到最後是真的長進許多啦!

最精彩的莫過於第二季第九集他在賭場裝瘋賣傻,

把所有保安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好讓 Sarah 可以潛入十樓的管制區探案。

要不是他之前已經被打成豬頭,身份早就曝光,

不然他絕對可以把賭場的保安唬得一愣一愣XDDDD

 


 

雖然沒看過丹麥版,但這次美國版的改編似乎沒變動太多。

女主角那身恐怖(?)的毛衣到了美國還是很恐怖XD

當然印第安保留區的賭場這種設定是為了西雅圖,

但受害者家庭的姓氏仍然保留跟丹麥版一樣是 Larsen,

其他角色的名字也大多只改了個美國姓氏,連配樂都原封不動地搬來。

這 26 集的故事真的收尾收得很漂亮。

最後爆點也讓觀眾心服口服。

主謀在 City Hall 被 Holder 爆頭之後,

(怪哉,這傢伙槍法怎麼這麼準,以前不是幹緝毒臥底的嗎?XD)

雖然謎底揭曉了,但總覺得拼圖少一塊,湊不太起來。

後來死者的阿姨 Terry 也參了一腳這個最大爆點,

不僅在最後一集才被點破,還爆得讓觀眾「沒有遺憾」XD

因為 Terry 那台車尾燈壞掉的跑車,不僅可以完整說明其他角色當晚的不在場證明破功,

更可以解釋為何死者是活活被淹死而不是被主謀打死。

這爆點真是本篇故事最悲哀,但又讓觀眾們在看了 26 集之後心悅誠服,

終於可以安心洗洗睡。XDD

 


 

 

最後我要吐槽的是戲裡這一直下雨的城市,和一直淋雨的二人組。XD

 

製作組其實很用心考證。

土生土長的西雅圖人其實很不愛撐傘,

除非外面的雨下到可以在路上划船了,

不然西雅圖人出門都直接穿個防水風衣,外套帽子一戴就上路了,

根本沒人在撐傘的XD

害我住了四年半以後也覺得雨傘是裝飾品,防水外套和雨鞋才是王道XD

而且 Holder 手上那杯咖啡也很到位。

相信我,西雅圖人下雨天手上拿的絕對不是雨傘而是咖啡。XD

 

當然製作組灑雨都灑免錢這點也是讓我很想吐槽XD

劇中第一季和第二季設定是在十月的西雅圖。

那時候雖然已經很濕冷了,

但頂多是下著細雨或是毛毛雨,不然就是單純灰灰的陰天,

絕對不是劇裡面灑免錢的那種XDD

西雅圖真的沒有到天天下雨的程度啦!!!!

 

好吧,咱們的最高紀錄真的只是連續 33 天下雨「而已」啦。XDD

創作者介紹

INFINITE ∞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