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以告訴你,如果他擁有一支車隊的話,

他會優先簽下 Fernando Alonso 和 Jenson Button。

他也可以告訴你,

當你在電梯裡碰到 Jean Todt 的感覺其實很怪異,

因為對方其實不知道你到底是誰..........

 


 

那是一個冷冽的巴塞隆納早晨,

而當時我們距離 2012 年賽季只有幾步之遙--

第二次在 Catalunya 賽道的冬季測試才正要開始。

因為 FIA 嚴格規定,一天只能有一台車在賽道上參加測試,

而那天正好輪到 Caterham 的新成員 Vitaly Petrov 將 CT01 開上賽道跑幾圈。

於是這也就意味著,Heikki Kovalainen 在參加隊上的會議之後就沒事可忙,

他將可以坐下來回答任何你們的問題--包括在 Caterham 的生活、

過去身為 Fernando Alonso 和 Lewis Hamilton 隊友的壓力,

還有,在 Briatore 手下工作「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Caterham motorhome 裡的暖氣開到最大,

Heikki 把他的外套脫了之後就開始研究桌上堆著的問題卡片。

他對於新車到目前為止的研發進度感到十分滿意,

也對於 CT01 的潛力很有信心。

當然,在澳洲站之前,沒有人知道自己跟其他人的實力差距。

但至少在這寒冷的冬季測試日子裡,

Heikki 開心地邊翻開第一張問題卡片,邊熱絡地跟我們聊著......

 

Q:你覺得今年 Caterham 積分破蛋的機率有多高?

 

我覺得今年的機會比去年我們還是 Lotus 車隊的時候還要來得高。

但我覺得很難判斷我們的實力到底在哪裡,

我不知道我們和前面的對手們到底距離多遠。

我們今年的確有了些許進步,但除此之外一切都很難說。

因為今年技術規則的改變,新車開起來感覺好多了,

但我們還是需要更多的努力改善前鼻翼,

讓我們進彎的時候角度可以更犀利,

呃,不過現在看起來那似乎不是最主要的問題,

我們最煩惱的還是尾翼的部分。

 

 

雖然 Caterham 家前四場都還沒破蛋,

但是在巴林站他們跑進了 Q2 喔!!!!!

當然如果是另一台車跑進的話迷妹我會更高興,

但阿科可是在最後一秒把大舒擠下進入 Q2 名單,

我想他又可以大喊「I beat Michael 『AGAIN』!!!」了XDDDD

而我開始翻譯的當下剛好是在 Megullo 的季中測試第二天,

據說工廠新研發的尾翼讓下壓力增加了不少,

在現場測試的天賦哥跟隊上的工程師們都感到十分滿意,

希望接下來在巴塞隆納可以繼續進步啊XDDD

 

Lotus (我是說雷諾家)都可以在巴林一口氣送兩個上頒獎台了,

還有什麼不可能發生的事呢?(喂)

 


 

Q:很多人認為 Fernando Alonso 是現在 F1 場上最棒的車手,

而身為他之前的隊友,你覺得他擁有怎樣的特質足以大家給予如此的稱讚呢?

 

我不覺得 Fernando Alonso 是場上最棒的車手,

事實上我不認為現在場上任何人是最棒的車手--

他們全部都是我該在一場比賽裡打敗的對手,

我想這是任何一個認真的 F1 車手都應該有的認知。

 

不過,Fernando 可能是第二厲害的車手,

他經驗非常豐富,而且當我是他的隊友時,

他很明顯地擁有速度,是個非常有天分的車手。

他同時也很認真工作,

而且他很會調校自己的車子--

他大概是我歷任隊友裡面最會調校車子的車手。

他很擅長利用車隊或是任何和他共事的人提供的所有資源,

我想這是我當他隊友時,從他身邊學到的最重要一點。

 

 

我就說嘛,「愛學長愛到全 F1 都知道」的阿科,怎麼可能會說阿新壞話呢? ╮(╯▽╰)╭

果然說學長的好話比壞話還多很多呢XDDD

至於阿科是什麼時候當阿新隊友呢?

兩個人當然沒有搭檔過,

唯一重疊的時間就是 06 年阿科身為雷諾家的測試車手,

阿新和他都是老大的管束對象的那時候啊XDDDDDDDDDD

 

 

也就是傳說中的雷諾幼稚園。(大笑)

 

不過阿科說的對,

阿新是個認真的孩子這點全 Paddock 有目共睹,

不過我想阿科從學長身上學到的,應該不只調校車子這項吧,

說不定 PSP 電玩技巧也學到了不少XDDDDD

 


 

Q:如果你擁有一支自己的 F1 車隊,你會選擇聘請哪兩位車手?

 

我會網羅 Alonso,但是第二個人選有點困難,

如果我不能自己下去跑,

或許我可以找現在沒事做的 Jarno......

不對,我想第二個人選應該是 Jenson Button。

他們應該可以組一個很好的團隊,

Jenson 夠成熟可以跟 Fernando 共事,

就這兩個人吧!

 

 

阿科,你真的很了解你親愛的學長XDDD

知道他這樣的小鬼頭個性一定要找個大人來治一治XDDDD

(所以才想到要找阿利嗎?XD)

不過說真的,找鈕扣來真的有用嗎?XD

 

 

他可是「需要吃藥的」鈕扣唷!XDDDDDD

 


 

Q:開過豪門車隊之後,現在你只能在中後段和對手廝殺,這樣有什麼優缺點?

 

嗯,優點就是你可以凸顯自己的實力。

因為只要你有好的表現,大家就會注意到你。

相反地,如果你在豪門車隊而你的成績一蹶不振,

你很快就會陷入危機,而且大家就會認為你只是個實力普通的車手。

 

我在 McLaren 的時候,剛好是我生涯的低點--

那真是個棘手的時期。

很多人認為那次轉隊真的是場徹底的失敗,

畢竟很多事情都未如預料中地那樣發展。

不過自從那之後我改變了很多,

我覺得現在應該可以做得跟當初不一樣。

總之現在在後段的目標就是努力回到前面的車隊。

 

至於缺點就是沒有機會和世界一流的車手在前排廝殺,

這是我最懷念的。

 

 

開豪門車隊又表現不佳。

嗯......我覺得浣熊又要說他躺著也中槍了XDDDDDD

 


 

Q:在雷諾車隊經理 Flavio Briatore 手下工作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其實替他工作是件很好的事情。

我很享受在他手下工作的日子,而且我認為他是個很好的領導人。

他有時候很嚴厲,而我覺得那時的我還不夠堅強到可以處理這樣的狀況。

不過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事情,

而我認為現在的我應該可以處理當時的各種狀況。

我很喜歡在 Flavio 手下工作。

他在很久以前我還很年輕的時候就曾經提拔過我,

並幫助我進入雷諾的 Young Driver Development Programme。

他是那種真的幫助車隊進步的人。

雖然他的作風實在很老派--

就是那種會逼著你進步,而且你一定得勇敢地概括承受一切。

至於他的個性,

我真的覺得 F1 沒有他會很無趣,

不過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任何回來 F1 的打算。

 

 

雷諾家的 RDD 計畫,

又名「黑面蔡的美少年兵團」XDDD(大錯)

不過仔細看,好幾個車手都是熟面孔耶XD

而且還有一個沒出現在畫面裡,但是他是 RDD 的關門子弟,

那個人就是 Robert Kubica....XDDDDDDDD

 

 

不過話說阿科 2007 年初登場在澳洲站就大開「科氏鋤草機」,

氣得黑面蔡賽後忍不住透過媒體隔空罵人,

說他只差沒把整台車拆了當謝幕式,

而我之後也常看到他隨身帶著小皮箱,

準備在老闆「燒水燉湯」時落跑的照片XDDDDD

 

 

或是退賽後安全帽都不敢脫就被黑面蔡召喚過去解釋XDDDDD

 

 

他有時候甚至可憐到連 Pat 大叔都看不下去,出來幫他打圓場XDDDDDDDD

說他「新手上路,請多包涵」XDDD

難怪阿科很久以前受訪時曾經表示,世界上最危險的事情就是「上班」。XDDDD

 

不過我相信黑面蔡在雷諾的時候絕對是「鐵血治軍」,

而且每年開季前車手都被被抓去肯亞度假,

美其名是招待旅遊,

實際上我看是黑面蔡的集中訓練營吧XDDDDDDD

 


 

Q:什麼是讓你成為 F1 車手的契機?

 

因為我想開這世界上最快的車。

這是支持我的唯一動力。

我當初差一點就要去開拉力賽車,因為我年輕的時候對拉力賽情有獨鍾。

不過當我開始開 Karting 之後,

我就決定往這條道路了。

當然追求速度還是我唯一的動力。

 

事實上我爸在芬蘭也曾經參加過 Legends Championship,

但是他也玩過一些拉力的賽事。

 

 

阿科前陣子在 Twitter 上面自爆的照片XDDDD

果然從小就是粉紅蘿莉啊啊啊!(拇指)

 


 

Q:Mike Gascoyne 在車子表現不如意的時候會不會暗自哭泣?

 

Mike 不會哭啦。

他是個很堅強的車隊領導人,而且他很適合這個位置,

將一群人組織起來,並且交付他們許多的任務與責任。

他知道他想要車隊呈現出來的是什麼東西,

而且他鐵定不會哭。

他甚至不會生氣,他只是要求非常多。

但當事情一切順利時,

他的態度會完全相反,

他還可能是第一個跑來跟你說「恭喜,你做得很好!」的人。

 

 


 

Q:如果 McLaren 再度邀你加入車隊,你會接受還是拒絕?

 

我想我會好好考慮。

我對車隊沒有任何怨言,我認為他們是個傑出的隊伍,

而我唯一能說的就是我現在比以前剛加入 McLaren 時更堅強了,

我知道該怎樣從車隊和車子身上得到更多,

不過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跟 McLaren 有過任何接觸,更不用說回鍋了。

 

 

哎呀,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阿科也是賣車輪受害者之一啊XDDDD

當初這麼嫩就被扔去賣車輪當童養媳,

下場果然就是慘兮兮,

難怪每個去過賣車輪的人都會說「回鍋這件事我會好好考慮」,

或是甚至說「我在別隊比較快樂」XDDDDDDDDD

 

雖然阿科在賣車輪時期開了胡,

也上過不少次頒獎台,

但是說真的,「侯門一入深似海」啊XDDDDDDDD

賣車輪這條歹路,還是留給英國人走就好了XD

 


 

Q:你跟 Eddie Jordan 誰比較會打鼓?

 

我想應該是 Eddie 吧?

他比較會打鼓,我比較會開賽車。

我從來沒跟他比劃過打鼓,

不過我和其他音樂人一起試過,

我真的只是業餘的等級。

 

 

連非洲鼓都打過,阿科你太客氣了XDDDDDD

 


 

Q:在你歷任隊友裡,誰是你最強勁的對手?

 

在賽道上我想應該是 Lewis Hamilton。

 

 

我覺得阿科沒講出來的是,

在電動玩具上,他最強勁的對手是他親愛的學長阿新XDDDDDDDDDDD

阿科手上那盒 PSP 就這樣慷慨地被拿去進貢給學長了呢XD

 


 

Q:身為芬蘭人,你曾經考慮過參加 WRC 嗎?

 

是的,我曾經差一點跑去開 WRC。我到現在還是很喜歡看 WRC 的比賽,

而且我認為拉力賽還是我喜歡做的事情之一,

不過現在的我沒有時間嘗試。

就像你們看到 Kimi 去 WRC 之後的表現一樣--

不一樣的車手養成過程,真的要再改變就很難了。

要在一個領域發光發熱是需要投入很多的心力,

如果你不能適應那個領域,你就不能成功。

Kimi 其實很努力了,

但他在 WRC 的表現就只是平平而已。

他沒有太多的機會可以表現,

而且要和那個領域的頂尖好手較勁是非常困難的,

因為他們已經從事這個運動非常多年。

就像讓 Sébastien Loeb 來開紅牛的車一樣,

他的成績大概也會敬陪末座,

當然差距可能不大,

不過只要差個四五秒就已經夠了。

 

 

阿科:欸,冰腦男,要不要跟我互換車開開看啊?保證你被海放唷 ^.<

 


 

Q:斯堪地那維亞人都可以喝下跟自己體重一樣重的伏特加這件事是真的嗎?

 

(大笑)我沒辦法喝下跟自己體重一樣多的伏特加啦!

我其實完全不會喝酒,

從去年復活節到現在我都沒喝過一滴酒,

我是完全的「滴酒不沾」。

 

 

Kimi:嘿,趁沒人看到的時候快喝。

 

 

阿科:你的死幫色裡面不是有俄羅斯的伏特加酒廠?Kimi 說先幫他叫兩箱來喝喝看。

天賦哥:欸等等,以前阿利是不是也被問過同樣的事情?

 


 

Q:你覺得你在 McLaren 的時候,車隊是不是任何事都偏袒 Lewis,

還是你們兩個人的機會均等?


當我加入 McLaren 的時候,Lewis 已經在隊上建立起他的地位了,

其實就是這樣而已,而我也對車隊沒有任何怨言。

或許有時候排位賽時,我跟他的油載因為進站策略差了幾公斤。

我想問題在於我當初並沒有很強烈地跟車隊要求這要求那的。

但老實說,事情也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糟。

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只能說在 F1 這個世界裡,

自己的權益要自己爭取,而且還要很勇敢地去捍衛它。

 

 


 

Q:不管是怎樣的色調,你的安全帽設計從你進入 F1 開始就好像沒改變過?

側面的那三條線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呢?

 

那三條線的概念其實是來自 JJ Lehto(編按:前芬蘭 F1 及利曼系列車手)

他以前比賽的安全帽就有那三條線,而我小的時候是他的車迷。

之後我的安全帽也用了類似的塗裝,所以這就是那三條線的由來。

而我的安全帽設計師也就跟著這個設計。

 

 

2006 年還是雷諾家測試車手的時候。

 

 

2007 年被扶正,但有時候還是會被黑面蔡罵得狗血淋頭XD

 

 

2008 年為了救學長(?)甘願去賣車輪當童養媳XD

我不知道他怎麼有辦法將安全帽戴反的XDDD

 

 

2009 和 2010 年都是這個調調,反正當時的 Lotus 也是綠色系XD

 

 

今年的憤怒鳥XDDDDDDDDD

老實說,這真的是我看過最有特色的安全帽了,

只不過紅配綠就真的是場悲劇了Orz

 


 

Q:你今年有機會和 Kimi 一起喝幾杯伏特加嗎?

 

不會啦,我真的不會喝酒啊。

不過我很願意跟他一起參加趴踢。

老實說,我真的不是很常喝酒的人。

 

 

阿科:我幫你安排好了。

Kimi:很好,那就下個禮拜老地方見啊。

 

 

天賦哥:幫我跟 Kimi 說他要的伏特加我幫他訂好了。

技師A:辛苦你了,離隊之後還專程跑這一趟。(握)

 

所以君君當初來 Lotus 之前就盤算好的 伏特加計劃 又開始進行了 ╮(╯▽╰)╭

 


 

Q:2008 年巴塞隆納站,你的車子在失控撞上輪胎牆之前,你感覺得出任何異狀嗎?

那次車子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有,老實說,我什麼都不記得。

我記得那時候我開過最後一個彎角,準備開始下一圈,

而 Lewis 和 Robert Kubica 進到 pit 裡面,

那圈變成是我領跑,而我的油載大概還夠跑兩到三圈,

所以我盡力加快速度好拉開距離,

之後我記得的事情就是我躺在醫院裡了。

聽說我昏過去好幾個小時。

所以那時候車子一點異狀都沒有,是瞬間的失控讓我撞上輪胎牆。

如果那時候我感覺到任何不對勁的話,我一定會慢下來。

 

 

話說阿科那次一撞也把我嚇了好大一跳,

尤其是他出院之後還說他撞車那段之後啥都不記得XD

結果好像也沒啥大礙,

他住了一天出院之後,還跑去西班牙大玩特玩XDDDD

只不過當年下一站的土雞城他才一從賽道的醫務中心出來,

大批記者就把他給包圍得動彈不得XD

因為大家都想知道他土耳其站可不可以順利出賽XDDD

 


 

因為小少女話實在太多了,我只好切成兩半翻譯XDD

下集待續唷XD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亞門
  • 紐釦那張看起來真的很需要吃藥XDDD
  • 他病入膏肓很久了XDDDDD

    maegsirien 於 2012/05/17 13:42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