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請問你的名字是?

「菅生 修」
「Edelhi Bootsvorz」

「等等,你真的是俄羅斯人嗎?」
「你以為每個男的姓氏都是什麼 v 結尾的嗎?」


2、年齡是?

「跟他一樣。」
「我也跟他一樣。」

兩位,這樣根本沒有回答到問題好嗎? ╮(﹀_﹀")╭


3、性別是?

「男。」
「мужчина」

「阿修你幹嘛瞪我?好啦,『男的』這樣總可以吧。」


4、請問你的性格是怎樣的?

「樂觀,很好相處。」
「才怪。」一旁的阿修立刻不留情面的反駁。
「誰像你,古怪又吹毛求疵。」
「你丟三落四過了頭還敢說我?」


5、對方的性格呢?

「很糟。」
「比我還糟。」


6、兩個人是什麽時候相遇的?在哪裏?

「2012 年的英國,不過在哪啊?」
「Missinglink 在 Woking 的總部兼私人測試賽道。」
「阿修你記得還真清楚。」
「那是我一生最失敗的時候之一,我無時無刻不記得。」


7、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第一車手有什麼了不起,幹嘛這麼大牌?」
「喂!」

「我對阿修的第一印象啊......應該是『這人真的18歲了嗎?
Mr. Smith 說這個小鬼是去年 F3 的冠軍?未成年人在 F1 出賽合法嗎?』」
「喂喂喂!」


8、喜歡對方的哪一點呢?

「工作上他是很好的夥伴和對手。」艾迪利難得正經地說。「老實說,能替他的車隊出賽這種機會我求之不得。」
「我的理由也差不多。」阿修說。
「就這樣?」
「就這樣。」
「阿修你太讓我失望了。」


9、討厭對方哪一點?

「有事都埋在心裡不肯跟我說。」艾迪利說。「不過他說謊功力很差,而且我有線民。」
「什麼?誰是線民?」阿修一臉驚訝。
「所謂的線民就是不能說出來是誰,你不知道嗎?」
「你看,這就是艾迪利最討人厭的地方。」
「喂!」


10、你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嗎?

「不管好不好,已經被纏上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阿修攤攤手,一臉無奈的樣子。
「你去找 Mr. Smith 算帳啊。」艾迪利聞言沒有生氣,反而笑得更開心。


11、你怎麽稱呼對方?

「阿修。」
「『艾迪利』或是『欸』,至於很生氣的時候--」
「他就會連名帶姓地叫我。」

「或是其實你還想要知道其他的稱呼方式?」三秒後,艾迪利像是想到什麼似地又說。
「Edelhi Bootsvorz!」


12、你希望被對方怎樣稱呼呢?

「從今天起可以用日文的『あなた』嗎?啊,又被瞪了。」

「現在這樣就可以了。」旁邊的阿修冷靜地放下手中的茶杯。


13、如果以動物比喻的話,你覺得對方是?

「貓。」
「你是把我當約瑟芬養嗎?」
「差不多。」(笑)

「他的話啊......」阿修指了指坐在旁邊的艾迪利。「比較接近獅子吧?」
「你是說大隻一點的貓?」
「我是指不適合養在家裡的那種動物。」


14、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你會選擇?

「我已經送了,去年底簽的那份兩年合約。」
「謝陛下恩典。」

「你難道都沒有想送什麼禮物給我?」阿修反問。
「你都已經有我了還想要什麼?你看,於公,我替車隊也拿了不少分,於私嘛......」
「神經病,下一題。」


15、自己想要什麽禮物呢?

「我不敢說,我怕阿修殺了我。」
阿修沒有回答,倒是眉毛挑了老高,一臉「但說無妨」的樣子。
「那我想要在生日的時候收到只綁著緞帶的---呃,我覺得我等一下訪問結束之後一定完蛋了。」

「我的願望很簡單,只要員工聽話就好。」阿修故意嘆了口氣。「但是看起來似乎很困難。」
「不會啊,你有風見啊。」
「他是我妹婿,我沒把他當員工。」
「那我是什麼?」
「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就知道了。」


16、對對方有哪裏不滿嗎?一般是怎樣的事情?

「事情都藏在心裡不跟我說。」
「我以為你想嫌薪水不夠多。」
「啊!當然那個也是。」

「我最不滿意他的就是什麼事情都要自己扛。」阿修像是故意沒聽到艾迪利的回答似的,逕自接了下去。
「欸,我......」
阿修的表情看起來似乎還想說什麼,但他卻沒有把話說下去。真可惜!

17、你的毛病是?

「沒有。」
「我也沒有。」

兩秒後。

「怎麼可能!」艾迪利笑得有點不好意思。
「就是說啊,怎麼可能!」阿修說。「要我開始列舉你的罪行嗎?」


18、對方的毛病是?

「愛賴床。」
「阿修,我只是喜歡在固定的時間起床而已。」
「你的『固定時間』曾經差一點害我們來不及搭上飛機。」


19、對方做的什麽事情(包括毛病)會讓您不快?

「撒謊。」艾迪利只花了一秒就得到答案。
「出軌。」


20、你做的什麽事(包括毛病)會讓對方不快?

「很簡單啊,比方說扣他薪水,或是從今天起所有公關活動都讓他去參加之類的。」某車隊經理笑得非常開心。

「那我也知道一些。例如像這樣:『阿修,今天晚上你負責洗碗。』」
「我才不要勒!」暴跳如雷。

你們兩個這樣冤冤相報,何時才能了啊? ╮(╯▽╰)╭
21、你們的關係到了哪種程度?

「你們可以想像的那種程度。」
「請問艾迪利剛才回答的那段可以消音嗎?」


22、兩人初次約會是在哪裏?

「約會?有這種事嗎?」艾迪利偏頭看著一旁的阿修。「F1 同隊的時候幾乎天天都會見面,不用特地約會啊。」
「有吧?那年夏天不是去了你在法國尼斯的別墅?」
「喔?那算嗎?我以為那次是......」
「好了好了,別再講下去了。」


23、那時兩人間的氣氛怎麽樣?

「這個說來話長......」
「反正不要亂喝酒就不會出事情。」阿修趕忙打斷艾迪利。


24、那時進展到何種地步了?

「全壘.....欸,不對,我們那時候.....」
「三.....三壘。」
「阿修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乾脆。」(大笑)
「我怕你再抖出不該說的東西,長痛不如短痛。」


25、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他家。」
「我家。」身為主人的艾迪利舉了手。


26、你會爲對方的生日做什麽樣的準備?

「阿修,今年生日我想要剛才說的......」
「今年至少拿10個分站冠軍之後再來跟我談條件。」


27、是由哪一方告白的?

「我。」

這題艾迪利倒是老老實實地承認。


28、你有多喜歡對方?

「很....很喜歡,吧。」艾迪利不知道為何越說越小聲。
「最後面那個字可以不用加。」阿修說。
「Yes, your majesty.」


29、那麽,你愛對方嗎?

「阿修,誠實做答喔。」艾迪利說,看著一旁阿修的反應。
「都這麼久了你還懷疑這個幹什麼?」


30、對方說什麽會讓你覺得很沒辦法拒絕?

「不管我說什麼阿修都會拒絕我。」
「那是因為你的要求太過分了。」
「明明你說什麼我都不會拒絕你。」
「那從今天起你負責洗碗。」
「去你的。」


31、如果覺得對方有變心的嫌疑,你會怎麽做?

「如果是阿修的話,我看不只第三者,連我可能都會從這世界上消失了。」
「的確是。」


32、能原諒對方的變心嗎?

「不能。」
「阿修你可以不要說得這麼斬釘截鐵嗎?」


33、如果約會時對方遲到1小時以上,你會怎麽辦?

「打手機找人。」
「喔,還好,我以為是被炒魷魚。」
「你信不信下次再找不到人就是炒你魷魚?」
「呃......」

「Trust me, you'll never want to date your boss.」艾迪利小聲地補充。


34、你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

「全部。」
「手指。」阿修說。「呃,我是指他的右手,正常的那邊。」
「阿修,你確定真的只有手嗎?」


35、對方性感的表情是?

「臉紅的阿修。」
「這段回答可以刪掉嗎?」


36、兩人在一起時最讓你覺得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當阿修在 autobahn 上面開著我的 R8,引擎拉到 5000 轉,時速超過 200 公里的時候。」
「也不想想那次是誰害我們差一點趕不上飛機?」

欸,兩位,這裡的心跳加速不是指這種事情好嗎? ┐(─__─)┌


37、你曾向對方撒謊嗎?你善於説謊話嗎?

「好像沒有?」艾迪利說。
「哼!你看你現在就撒了一個謊。」


38、做什麽事的時候覺得最幸福?

「星期天不用比賽做體能訓練,可以跟阿修待在家裡哪裡都不用去。」
「我也一樣,不用四處奔波開會還要去比賽現場的日子最幸福。」


39、曾經吵過架嗎?

「當然吵過。」艾迪利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而且還吵過好幾次。」阿修順道補充。


40、都是些什麽樣的爭吵呢?

「各種事情都有。」
阿修點點頭表示附和。


41、之後如何和好呢?

「吵最兇的那次和好的結果......」
「Mr. Smith 的直升機失事,Missinglink 攻佔海內外各大媒體頭條。」艾迪利轉頭看了看阿修。
「然後我受傷住院,錯過整個下半季的比賽。」阿修順著把話說完。

「欸阿修,可是那年加拿大站我上頒獎台耶,以後是不是應該多吵一點?」
「我可沒有九條命陪你玩。」


42、轉世後還希望作戀人嗎?

兩個人第一時間都沒有做答,反而是看了對方一眼。

「希望。」
「不要。」
「阿修配合一點嘛。」
「憑什麼是配合你不是配合我?」
「你沒聽過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那你是雞還是狗?」
「你剛說我是獅子的......」

這兩個人又開始了。


43、什麽時候會讓你覺得「自己被愛著哪」?

「早上起來有人幫你煮咖啡的時候。」
「原來阿修你這麼容易被滿足啊。」


44、什麽時候會讓你覺得「也許他已經不愛我了……」

「當他端給我的咖啡裡面加了非常多糖的時候。」
「明明就沒有很多!」
「是啊,三包而已嘛。」



45、你的愛情表現方法是?

「認真來說,」艾迪利難得正色了起來。「我覺得是讓他相信我,讓他放心。」
「喔?」阿修的好奇心似乎被挑起。
「能夠讓這種疑心病很重的人放心真的很難。」艾迪利指了指阿修。

「好吧,這點我承認。」良久,阿修才坦承自己的缺點。

「那你呢?」我問阿修。

「我幫他回答好了。」艾迪利說。「那就是把我當成風箏放飛給我自由。」
「怎麼說?」
「我們兩個都獨立慣了,實在沒有辦法天天都黏在一起。
所以我覺得愛一個人就是要留點空間給他,並且相信他不會在背地裡做不該做的事情。」阿修解釋道。
「當然如果他能夠不要把事情都藏在心裡不跟我說,那就更好了。」艾迪利最後不忘補充這點。


46、你覺得與對方相配的花是?

「向日葵。」阿修說。
「啥?」

幾秒後,艾迪利像是想到什麼似地,不可遏止地大笑出聲。

「怎麼了?」
「我想到跟你相配的花了。」艾迪利說。
「是什麼?」
「雛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去你的。」


47、兩人之間有互相隱瞞的事嗎?

「沒有。」艾迪利說。
「是嗎?那你上次 Garland 的調校數據給我。」
「才沒有那種東西勒!」
「你看,現在又是誰在隱瞞誰?」阿修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


48、你有何種情結?

「既生瑜,何生亮?」艾迪利問。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阿修說。「自從你來 SUGO 以後我就不太計較這件事情了。」
「喔?那你去年最後一次測試單圈成績輸我怎麼不釋懷?」
「可惡!那個不算!我那天狀況不好!!」


49、兩人的關係是公認還是極秘呢?

「我沒差。」
「絕對是極密。」
「雖然這樣說,但是身邊一些朋友知道。」艾迪利補充道。
「不過當初光是讓法蘭茲知道我就快被阿修罵死了。」


50、你覺得與對方的愛是否能持續到永遠呢?

「可以吧。」
「我盡量。」
「阿修你的回答很沒誠意耶!」


51、請問你是攻方,還是受方?

「大部分時間是我主動。」艾迪利自己招了。
「誰說這種事情固定了?」阿修反駁。
「喔?阿修你這樣會讓我很期待喔!」
「算了,當我沒提。」


52、爲什麽如此決定呢?

「先搶先贏?」
「那是我讓你。」
「這是身為前輩兼地主的優勢之一。」
「他都專門誆騙懵懂無知的少年。」
「拜託,阿修你認識我的時候都 18 歲了。」
「但是我人生地不熟,誰知道前輩跟豺狼虎豹一樣......」
「喂!」

兩位,好了,可以停止了。


53、你對現在的狀況滿意嗎?


「不及格。」
「阿修,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可以說出來沒關係。」
「沒有。」
「我覺得你一定是去年底測試輸我後,就此懷恨在心。」
「沒有!!!!!!」


54、初次H的地點是?

「我當時在英國牛津的公寓。」
「在此奉勸大家以後不要隨便在朋友家過夜。」


55、當時的感想是?

「我的人生好像已經走向不可逆的方向了。」
「有這麼慘嗎?」艾迪利似乎快欲哭無淚了。


56、當時對方的樣子如何呢?

「房間裡黑漆嘛烏的就這樣不明不白地......」

等等,阿修你怎麼越說越委屈啊......


57、初夜的隔天早上,你的第一句話是?

「你在幹什麼?」「S**T!」

「喔,我要解釋一下,當時我在廚房處理早餐,誰知道阿修那傢伙不聲不響地從廚房門後探頭進來,差點嚇死我。」
「所以?」
「所以我的刀子就劃到手了!」


58、每星期H的次數是?

「不一定,要看他人在哪。」阿修說。「賽季開始之後幾乎不可能固定。」
「明明就是老闆比較忙。」


59、你覺得最理想的情況下,每星期幾回最好呢?

「沒有比賽和活動的時候,幾次都可以。」
「從今年起我打算把風見所有的公關活動都排給你。」


60、那麽是怎樣的 H 呢?

在艾迪利還來不及回答這題以前,從訪談開始時就放在桌上的黑莓機震動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之後,說了聲抱歉,就離座接起電話。

「Hallo?Wo bist du?」艾迪利邊走到落地窗旁,邊接起電話。「Mir?Tokio.」

坐在原地的阿修看了不遠處講著手機的背影一眼。
「應該是法蘭茲。」他說。
「不然我實在想不到另一個可以讓他這麼有說有笑的對象,而且還要會說德文。」

「我記得他母親也是德國人。」
「他會故意跟他媽說俄文。」阿修說。「外交官家裡的惡趣味。」

「那我們可以繼續訪談嗎?」
「一定要回答這題嗎?」阿修說,表情有點困惑。
「不然繼續不下去。」我說。「還是你要等他回來?」
「算了。」阿修思考了一下之後輕嘆了口氣。「至少我回答的內容會比他正常。」

「所以這題的答案是?」
「就一般關係下會出現的那種......你知道,沒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

我原本想繼續逼問什麼叫做正常和不正常的地方,
但看到阿修已經回答到一臉很為難的樣子,心一軟就想還是放過他好了。


61、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

「為什麼會有這種問題?」阿修停頓了一下,表情似乎更為難了。
阿修轉頭看了一眼還在電話上的艾迪利,他似乎短期之內沒有要結束通話的樣子。
「好吧。」阿修最後說,似乎有點豁出去的感覺。「是.....耳朵。」


62、對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哈,大腿內側。」
「阿修你怎麼一臉惡作劇得逞的樣子?」
「誰叫他要接法蘭茲的電話。」


63、用一句話形容H時的對方?

「出乎意料之外地認真。」阿修說,臉上還是帶著笑。


64、坦白的說,你喜歡H嗎?

「算是喜歡吧?」阿修說。「至少是跟他。」

我怎麼突然間覺得豁出去的阿修,回答內容比艾迪利會說的更不正常啊?


65、一般情況下H的場所是?

「臥室。」阿修說。「雖然他總是想要嘗試家裡其他地方。」


66、你想嘗試的場所是?

「我覺得臥室沒什麼不好。」
「那他想要嘗試的場所是?」我心一橫就繼續大膽問了下去。
「車庫、廚房......欸,你不會真的寫下去了吧?」

「沒有。」我說,但是我沒提醒阿修訪談內容全部都錄下來了。


67、沖澡是在H之前還是之後呢?

不知何時講完電話的艾迪利走回了他之前一直接受訪問的椅子坐下,黑莓機又被重新放回了桌上。
阿修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詢問是誰打來。

「法蘭茲。」艾迪利說。
「他說今年法蘭克福車展你拜託他代辦的事情處理好了。詳情他叫你等一下打電話問他。」
「就這樣?」
「就這樣。」
「那你們怎麼可以聊這麼久?」
「哈,這個你等一下自己打電話問他。」艾迪利笑著回答。
「積奇前陣子跑去德國過新年,你覺得會有什麼事情?」
「鐵定世界大戰又開打了。」阿修說,忍不住也跟著笑了。

「所以輪到哪一題了?」艾迪利這時候想到訪談似乎還在進行中。

我又把問題重述一遍。

「喔,這個啊,之後一定會。」
「可是你常常在那之後就睡死了。」阿修糾正著他。


68、H時兩人有什麽約定嗎?

「阿修,可以麻煩你把手機關機嗎?我最不需要的就是在那時候知道董事會的成員找你。」


69、你與戀人以外的人發生過性行爲嗎?

「我哪裡敢啊。」(大笑)
「很好。」(一起笑)


70、對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體」這種想法,你是持贊同態度,還是反對呢?

「我沒這麼變態。」
「反正也輪不到他這麼造次。」

阿修我覺得你越說越恐怖了。


71、如果對方被暴徒強姦了,你會怎麽做?

「我不相信有人制伏得了阿修。」艾迪利說。「我是認真的。」
「這句我原封不動還給你。」
「你難道不會回答類似『我會替他復仇』這種內容嗎?」
「不會啊,反正替車隊出賽的人選再找就有了。」


72、你會在 H 前覺得不好意思嗎?或是之後?

「會不好意思的只有阿修,不管是之前還是之後。」
「誰像你一樣沒有羞恥心。」阿修不甘地反駁。


73、如果好朋友對你說「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請......」並要求H,你會?

「好朋友?像是誰啊?」艾迪利自言自語地似乎是在思考著可能人選。
「法蘭茲?」阿修知道這兩個人交情也算不錯。
「拜託,我不想被積奇大卸八塊。」

「所以答案是?」
「當然不會。」艾迪利連忙否認。
「不然他會被我大卸八塊。」阿修說。


74、你覺得自己很擅長 H 嗎?

「依照阿修的反應,我想答案應該是肯定的。」艾迪利說。「他每次到最後都.....」
「那個,下一題是什麼?」阿修連忙打斷。


75、那麽對方呢?

「可以繼續跳過嗎?」阿修問。
「我這麼認真你都不誇獎我什麼嗎?」
「抱歉,這很明顯不符合車手合約裡那條獎勵條款內的任何一項。」阿修冷淡地說。「下一題。」

「阿修你明明就樂在其中.....」
下一題!!


76、在H時你希望對方說的話是?

「什麼都可以。」艾迪利說,表情似乎有點哀怨。「他每次都好安靜......」
「這種時候不會有人還要發表長篇大論吧?」阿修反問,但語氣裡帶著點困窘。「而且,我沒說什麼又不代表......」
「代表什麼?」艾迪利的好奇心似乎被挑了起來。
「沒......沒事。」


77、你比較喜歡H時對方的哪種表情?

「我可以不回答這題嗎?」艾迪利左手撐著臉,帶著笑轉頭看向阿修。
「我怕我說了他就不肯再露出那種表情了。」
「哪種表情?」阿修說。現在的他活像「作弊被抓到」的小學生。
「你先保證我以後還看得到。」艾迪利笑得很開心,一臉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模樣

阿修沒有回話,但表情似乎是默許的樣子。

「他在上面的時候。」艾迪利說。「我的意思是......you know......。」


78、你覺得與戀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嗎?

「我......我還想多活幾年。」艾迪利說。
「很好,很有自知之明。」


79、你對 SM 有興趣嗎?

「我覺得日子已經夠痛苦了,沒有必要再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艾迪利說,似乎有很多苦衷想傾訴。
「什麼意思?」
「沒事沒事。」


80、如果對方忽然不再索求你的身體了,你會?


「阿修你怎麼了?要不要去看一下醫生?」艾迪利說。
「我覺得一直索求別人身體的人才需要去看醫生。」


81、你對強姦怎麽看?

「對上阿修?不要命的行為?」
「他?」阿修指指艾迪利。「我只擔心他是加害者而不是被害者。」

呃,兩位......


82、H中比較痛苦的事情是?

「事後的清理吧。」阿修說,很顯然地是苦主。
「我很聽話每次都有戴.....套......子。」艾迪利的回話越來越小聲也越來越慢,似乎是受到了阿修投射過來的目光影響。
「你......唉呀,你不會懂啦!」

我覺得這題如果再討論下去,會有人困窘地翻掉面前的桌子。


83、在迄今爲止的H中,最令你覺得興奮、焦慮的場所是?

「車庫,但我知道那是阿修最喜歡的場所之一。」
「艾迪利,不要隨便亂發言!」
「難道不是嗎?那次我們......」
下一題!!!


84、曾有過受方主動誘惑的事情嗎?

「我可以誠實回答嗎?」
「可以。」「不可以!!」

我和阿修同一時間說了相反的話。
於是我抬頭看了一眼反應很激烈的阿修,
再看看欲言又止的艾迪利,我想答案應該很清楚了。(笑)


85、那時攻方的反應是?

「你說呢?」艾迪利笑得一臉興味盎然的樣子。

我想,如果我再問下去的話,
有人就會在下一秒看見天國的大門了,不論這個人會是我還是艾迪利。


86、攻方有過強暴的行爲嗎?

艾迪利搖搖頭。
「不然他也不會活到現在。」阿修說。


87、當時受方的反應是?

「我論阿修衝去廚房拿菜刀的可能性有多高。」艾迪利故意做出思考的表情。


88、對你來說,「作爲 H 物件」的理想像是?

「對方體能或是各方面配合度高。」
「你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89、現在對方符合你的理想嗎?

「我覺得沒什麼不好。」艾迪利說,帶著一點惡作劇的口吻。「當然能夠溫柔點更好。」
去你的!
「你看,這樣怎麼能夠稱得上溫柔呢?」


90、在 H 中有使用過小道具嗎?

「阿修,我其實覺得下次我們或許......」
「你敢這樣想試試看!」


91、你的「第一次」發生在幾歲的時候?


「尼斯那次也算的話,應該是......」艾迪利掐著手指,似乎在推算年紀。
「19。」阿修幫他把話接完。

「不算的話呢?」我好奇地問。

「22。」艾迪利說。「所以我有等到阿修成年了我才......」
「拜託,你認識我的時候我就滿 18 了好不好!」
「哪有人 18 歲還那麼矮。」
「對亞洲人來說已經很高了。」阿修反駁著。
「我高中的時候就比你還高了。」
「你的身高對斯拉夫民族的人來說算矮吧。」
「賽車手沒事不用太高,再說我這樣算正常欸。」艾迪利一臉「阿修你不知道啦」的表情。


呃,為什麼這個問題到最後會變成兩個人爭論身高呢?


92、那時的物件是現在的戀人嗎?

阿修故意在回答前看了艾迪利一眼。
「是......是的。」艾迪利不知道為何突然結巴了起來。
接著阿修的眉毛也挑起來了。
「是的!」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些什麼的艾迪利,趕忙再次說出肯定的答案。
「It'd better be.」阿修說。

我看著眼前這兩個人,雖然沒說什麼,但想到之前阿修形容艾迪利是頭獅子,
那我想他自己應該是旁邊那個拿著鞭子的馴獸師吧。XD


93、你最喜歡被吻到哪裏呢?

「阿修,可以拜託你誠實回答這題嗎?」
「可以啊,嘴唇。」阿修出乎意料之外地爽快。

「騙人。」艾迪利扁扁嘴說。


94、你的嘴喜歡親吻對方哪裏呢?

「全身。」
「色鬼。」


95、H 時最能取悅對方的事是?

「阿修全身上下都讓我覺得很愉悅。」
「等一下錄音檔可以整個銷毀嗎?」

阿修,很抱歉,我覺得讀者們不會同意的。


96、H 時你會想些什麽呢?

「什麼都想不出來。」艾迪利說。
「但我希望阿修不要想著前面那通打來說下個月董事會要討論的事情。」
「你覺得可能嗎?」
「我覺得很難說喔,還是阿修你真的這樣想?那我下次一定會努力加把勁的......」

「我已經懶得理他了。」阿修轉過頭來對我說。


97、一晚 H 的次數是?

「你想知道最高紀錄還是平均值?」
不要再說了!!


98、H 的時候,衣服是你自己脫,還是對方幫忙脫呢?

「他都不用我幫忙,就自己脫得差不多了。」阿修說。
「我反而喜歡阿修不要全部脫,偶爾留一點衣服也不錯。」
艾迪利!!


99、對你而言 H 是?

「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只有他這麼想。」

「阿修你也一樣吧,不然上次幹嘛千里迢迢從德國趕到上海去找我?
而且是趕在隔天星期一我們全隊離開之前。」
「我......欸!你!!!」

我覺得阿修已經無法再繼續正確地回答下去了。
不過好險這已經是第 99 題。


100、請對戀人說一句話

「你為什麼要答應接受這種專訪?」
「因為其實我也想知道阿修你的答案。」(大笑)

「欸,阿修,等等,你要去哪!?」
去廚房拿菜刀!!!!!!!


我想,是該輪到我告退的時候了。XD

 

THE END


 

<後記>

 

話說這篇開始寫的時候是西洋情人節之前,

原本說好要拿來當賀禮的,結果誰知道.......(抬頭看月曆)

 

一定是 2/17 求職小劇場謝幕之後我太高興才忘了的!(最好是!)

 

其實我從很久以前就想寫這個 100 問,

這次挑戰從來沒用過的第一人稱寫法XD

雖然說因為太久沒提筆,

導致寫到最後兩個主角嚴重 OOC ,

但我玩梗還玩得挺高興的XDDD(爆)

 

 

總之,感謝天賦哥跟他的黑莓機,

總算讓我想起了這篇再不寫就要整組壞死在草稿匣裡了XD

雖然說「身為專業宅男」的他今年改用 iPhone 了,

但我還是堅持在文章裡用了黑莓機XD

 

反正艾迪利都開了 Audi R8,

但他本人是開(傳說中的東瀛戰神)Nissan GTR ,

等級一下子就差這麼多,手機就不要計較了嘛XDDDD

 

喔還有,雖然大家都知道阿修的原型是當年的大舒,

但天賦哥在場上最要好的朋友是小林,

我覺得某種程度上 S 社的編輯又再度未卜先知,迷妹我甘拜下風了啊XD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egsirien 的頭像
maegsirien

INFINITE ∞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