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提到「退休」這兩個字。

反之,全 F1 最會品酒的行家 Jarno Trulli,

將從「嚴肅魔人」的 Mike Gascoyne 一路暢談到

「完全瘋狂」的 Eddie Jordan。

記住,「如果你認為 36 歲就垂垂老矣的話,那麼是『你』有問題......」

 


 

在某個微涼的巴塞隆納夜晚,

F1 Racing 的記者耐心地守候在如同機艙般狹窄的 Lotus 車隊 Motorhome 裡,

隔壁的小房間裡,歷經了一整天測試行程的 Jarno Trulli 正在接受按摩。

 

而這間看似平凡的 Motorhome,其背後的歷史可不簡單。

Lotus 車隊的 motorhome 可是整條賽道上「資格最老」的物品之一。

它曾經是 Jordan 車隊所有,後來轉手給了 Super Aguri 車隊,

接著又在去年賣給了 HRT 車隊。

雖然歷經多次轉手,卻不減它的存在價值。

就像隔壁的那位「義大利長青車手」一般,

這位今年跨入第 15 個賽季的車手,仍然保有能夠名列前茅的競爭力。

他過去的 234 場 Grand Prix 中,總計代表過六個不同車隊出賽,

雖然這樣的履歷總不免讓他被歸類於「沙場老將」,

但如果和他面對面,你會發現,這名全 F1 最會品酒的行家,

和以前看起來一樣的年輕(XDDDD)

而如果想要替今晚的這場聚會下句評語,

那必將是充滿著活力和熱情了。

 

去年,Trulli 總是看起來鬱鬱寡歡,

不是還在調整自己陷在後段班車陣中的心情,

就是在適應那台老是無預警機械故障退賽的車子。

不過今晚,他帶著笑容,如微風輕撫般地走進了訪問的房間裡,

而就在不久前,他才踏出了似乎前途無限的 Lotus T128 駕駛艙。

最後落坐時,Jarno 還不忘詢問去年那箱送給 F1 Racing 的酒,

是不是在聖誕節前就如期地順利送達。

(喔!是的,真是太謝謝你了,Jarno)

 

 

Jarno 心滿意足地坐下。他的面前堆了一疊如山一般高的卡片,

裡面的問題從「你最喜歡的酒」到......

嗯.....「Michael Schumacher 如果當年開過 Toyota 的話,是不是表現會比你更好?」

不過這些問題都比不上當記者問到「什麼時候要退休?」時,帶給 Jarno 的情緒波動。

 

Q:身為一個義大利人,你是不是一直以來都想要替 Ferrari 出賽呢?

 

嗯,身為一個義大利人,卻沒以機會替 Ferrari 出賽,的確是可惜了。

但老實說,我的家庭都是支持車手而非支持車隊,

而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我,自然也有相同的觀念。

雖然說在義大利,人們只要提到 F1,就一定跟 Ferrari 脫不了關係,

但我要感謝我的家庭,我沒有被灌輸「一定要替法拉利出賽」這樣的觀念。

 

 

老大:我怎麼覺得阿利這傢伙話沒說清楚?

改天叫阿新那小鬼去「套交情」,看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啊,話說老大現在都在替 Ferrari 家的 Le Mans 系列出賽,還有 Alesi 也是XD )

 


 

Q:過去十年到現在,F1 的車子歷經這麼多改變之後,你還樂在其中嗎?

 

是的,我還樂在其中的原因是因為 F1 依然充滿挑戰性--

依舊要將自己和車子推到極限,並且擊敗你的隊友。

各行各業都會面臨改變,F1 也是一樣啊。

現在的F1賽車比起十年前發展得更完善,

而當你隨著參賽經驗累積而成長時,你將會適應改變。

所以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 Michael 在離開了 F1 三年後,

會需要比大家期待中更多的時間適應。

當你一直投入這項運動時,你會快速地適應任何的改變--而且不需要一次跨很大步。

但如果中間有空白期,回來之後那一步的距離將會非常非常大。

 

 

(躺著也中槍的)MS:有種出來單挑啊!就一個打一個。

 


 

Q:2011年最能鼓舞你的是什麼?

 

我很期待新的一年的新挑戰,

因為我相信我們是支變得更棒的隊伍,有著更棒的車子,

而我能夠大展身手反擊。

去年那些退賽和衰鬼纏身的機械故障讓我不能好好地享受賽季。

所以今年我希望能夠重回中游車隊的競爭圈,並且重新拿下分數。

我已經準備好要大戰一場,而這就是最激勵我的事情。

 

Q:你為什麼換了你從 1990 年代開始就一直保持著的安全帽塗裝顏色?

還有,我在英國的哪裡可以買到你的酒?

(噗,好可愛的讀者XD)

 

我換我的安全帽塗裝顏色其實很簡單:因為我從進 F1 以後都不太順。

而我的朋友們都一直勸我要換顏色改運,

所以我照做了,而且下一站我就上了頒獎台!(大笑)

現在我完全相信我的朋友是對的,

或許我應該天天換顏色才對。

不過你們看了會發現,安全帽最原始的設計還是在的,

只是不同的表達方式。

 

至於我的酒在英國很多地方和餐廳都有賣唷!

不過詳細情形我也不能很精確地告訴你,但你可以上網 google 看看。

 

 

 

阿利的舊安全帽塗裝。

(其實阿利的安全帽換過很多塗裝啊,以前在日本站還出現過櫻花版的勒XD)

 

 

阿利的新安全帽塗裝。

雖然比較難看,

但如果這樣可以上頒獎台的話,其實醜一點沒關係XDDDDD

 


 

Q:如果1997年你代表 Prost 車隊贏得奧地利站分站冠軍,

你的職業生涯會因此而改變嗎?

 

很多場上的人都會邊回顧歷史邊開追悼會,

說「當初我如果怎樣怎樣,現在就不會怎樣怎樣」之類的話,

不過我不會這樣。

是的,我的職業生涯可能會因此而改變,而且不只是 97 年 Austria GP 這場比賽而已。

不過我從不對任何事感到後悔,我只往前看未來。

 

 

Q:你退休後的計畫是什麼?你會參加其他系列的賽事嗎?

或是做其他完全和 F1 無關的事?

 

其實我還沒想到這點耶!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一直問我退休計畫。

我知道大家都認為我老了,因為我是場上幾位資深的車手之一,

不過我才 36 啊--我不老!

如果你認為 36 歲就算老的話,那你真的是有問題。(大笑)

 

不過認真地來說,現在我實在不知道退休後的計畫是什麼。

我的身心都還是將自己推往賽車的方向,繼續在場上奮戰。

總有一天我會高掛戰袍,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

 

 

看人家阿利 36 歲還是一尾活龍勒~(笑)

不過我想他如果退休的話,大概會變成葡萄酒大亨吧XD

(還是現在就已經是大亨了?XDDDDD)

 

Q:既然你和芬蘭著名摩托車手 Jarno Saarinen 同名,你曾經造訪過芬蘭嗎?

你嘗試過參加任何機車賽事嗎?

(編按:這題是芬蘭的讀者發問的XD)

 

我去過芬蘭啊!大概十年前的事情吧。

而且我有一台摩托車,只不過我不太騎它--

其實我覺得騎機車太危險了,在路上什麼事情都會發生。

話雖這麼說,我還是很喜歡看 MotoGP 的賽事。

只不過我沒什麼勇氣去參加 MotoGP 的比賽,

我怕我跟 Michael Schumacher 落得一樣的下場。

 

 

(躺著依舊二度中槍的)MS 表示:我都已經改騎腳踏車了,不然你們要怎樣!

 

 

 ( ̄y▽ ̄)╭ 還有,阿利很久沒去芬蘭了嗎?

快找同隊的芬蘭粉紅小天使:阿科,他會幫你把行程安排得妥妥當當唷!(喂)

 

Q:你生涯最棒的比賽是哪場?

 

每次要我這樣選實在是很為難我啊,

因為比了這麼多年,真的很難選一場我覺得最棒的比賽。

而且不幸的是,有些時候比賽的結果好壞並不能直接代表那場比賽的棒與不棒。

不過有幾場還是讓我印象深刻。

例如 2009 年的 Japanese GP,就是一場棒得不可思議的好比賽。

(阿利開著頭又大拿下第二名,輸輸卡真是串珠兄弟們的寶地啊~)

同一年的 Turkish GP 我拿下第四--雖然沒什麼特別,

不過那場比賽我和 Nico Rosberg 激烈纏鬥到最後,我才超掉他。

當然,2004 年的 Monaco GP 也是一場很棒的比賽。

(阿利的首勝,也是唯一的一勝...)

事實上,我覺得我跑出了好幾場很棒的比賽,只不過那些比賽的成績不一定是最棒的。

我也跑過很容易就拿下第二名的比賽,就像 2005 年的 Bahrain GP,

不過那年我實在沒辦法和前面的 Alonso 較勁,他的車實在太強了,

但我大概只拼了 20 圈拉出差距之後,就順利地一路開上頒獎台了。

 

 

2005 年的巴林站啊~(遠目)

真的不能怪阿利啦,05-06年的雷諾車強得離譜,那可是永遠都回不去的黃金年代啊。(再遠目)

不過老大勒?彼一時的老大開不到一半就退賽了.....囧rz

但這樣的結果似乎比隔年的巴林站好XD

因為隔年的巴林站,老大不僅退賽,

還在 TO 裡面(還沒收功就)罵髒話被導播和 FIA 逮到,

事後還罰了幾千美金,實在是「五告衰」╮(╯▽╰)╭

 

Q:當 Flavio Briatore 在 2004 年炒你魷魚的時候你覺得怎樣?

是因為 Rubens Barrichello 在法國站的最後彎道超掉你還是因為其他事?

 

首先,Briatore 沒炒我魷魚--我們只是「提早分手」。

第二,整件事情其實比較偏政治化,而非賽場上的事情。

不過我不想要再深入下去,這樣對大家都不好。

唯一可惜的一點就是隔年雷諾拿下了車隊冠軍,我卻無緣參與。

 

   

 

又是另一個回不去的雷諾黃金年代啊。(遠目)

當年黑面蔡跟阿利「鬧分手」的事情在 F1 場裡炒得沸沸湯湯的,

後來不僅兩個人不歡而散,雷諾還去找了個基本上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 JV 來代班,

看在身為雷諾迷的我眼裡,那真是段乾脆掩埋起來眼不見為淨的年代......= =+

 

而且據說阿新因為跟阿利交情太好,阿利跟自己乾爹吵架的時候,

阿新居然選擇替阿利說話XD

 

 

後來 2004 年後半賽事,黑面蔡也知道 JV 根本就是「來亂的」,

才會出現他跑去隔壁 Sauber 物色保姆(大錯)的照片XDDDDD

 

至於之後到底是在怎樣的情況下,開啟了某F車手在雷諾三年的艱苦 保姆生涯,

就是 totally another story 了XDDDDDDDDDDDDDDDD

 

Q:你替 Abruzzo 地震災區的災民們募集到的善款怎麼利用呢?

 

還有很多事情尚待完成,不過我們完成的也不少。

我們透過慈善拍賣募集到了不少的善款,都利用在重建 Abruzzo 地區。

舉例來說,L'Aquila 市內,

全義大利歷史最悠久的噴水池之一:Fontana delle novantanove cannelle,

在地震中遭受到嚴重的破壞,我利用募來的錢重新維修它後再捐回給市政府。

我選定了這個噴水池是因為它是整個市的象徵,

修好了它給了所有市民重建其他事物的希望和動力。

災區依舊百廢待舉,但慢慢地居民們的生活重新地上了軌道,逐漸進步中。

我也要利用這個機會感謝我的同事和車迷們,以及所有參與支持這項慈善活動的人。

 

 

2010 年五月,場上的三個義大利帥哥在地震過後,

就立刻發起「 Abruzzo in the heart」的慈善募款活動!XD

其中出力最多的就是出生於 Abruzzo 省 Pescara 的阿利和他的同鄉小路。

老大雖然是羅馬人,但 Lazio 省在 Abruzzo 省隔壁,

所以也義不容辭地跳下來參與募款~

 

 

當年 Spa 的完美義大利頭排,兩位慶祝之餘還不忘推廣 Abruzzo 的募款活動呢XDDDD


Q:你認為如果當年是 Michael Schumacher 來開 Toyota 的話,

能夠替車隊拿下分站冠軍嗎?

 

問這題的人是怎樣啊?(怒)

這樣說的話,那我說不定也能開著法拉利拿下分站冠軍啊!

 

這題實在很難回答,我們曾經差一點拿下分站冠軍,

不過可能是運氣不好最後才鎩羽而歸。

我們是個很棒的車隊,也有很好的套件,

只不過我們就是沒有打造出一台可以問鼎分站冠軍的車。

 

 

阿利:有啊,我當年有叫 MS 去試開看看,只不過我覺得頭又大的車已經病入膏肓了,

不管叫哪個 Schumacher 來開都沒用啦!

 


(跟著老哥一起躺著也中槍的)小舒表示:啊?你說什麼!?

 

Q:FIA 透過「可變式尾翼」甚至是「人造雨」等等類似「加工」的方式替比賽加料,

這種構想你覺得怎樣?

 

聽說那個人造雨似乎不是愚人節提出的,那好吧,我真的得把它當真了。(笑)

不過我認為 2010 年的賽季就已經很好看了,2011 年應該會一樣有趣吧!

我認為 F1 應該加一點料,讓比賽變得更有趣。

但有時候我覺得這種加料的點子似乎有點想過頭了,

人造雨?為什麼?

很多人喜歡看雨戰,但我們不能每站都在雨中比賽啊。

有些比賽難看根本是因為賽道本身就很無聊,

但如果不做點改變的話,無聊的賽道永遠都無聊。

 

 

阿科:賽道無聊嗎?打手機遊戲解悶就對啦!XD

 

不過阿利說的對,有些賽道真的先天不足,後天又失調,整個難看到爆Orz

前有雷諾主場:法國站的 Magny-Cours,現在有 Valencia 和 Abu Dahbi,

匈牙利站也是惡名昭彰地無聊,

鈕扣拿下分站冠軍那次恐怕是這十年來最有趣的一次匈牙利站吧XDDD


Q:你跟 Adrian Sutil 在 2009 年巴西站後和解了嗎?

 

嗯,我試著要跟他溝通,但他似乎有自己的意見,我也有自己的意見。

不過很也沒什麼不對啦,我對他不會懷恨在心,

我們只是對一場意外有不同的看法而已,

不過這也是這種事情第一次發生在我身上。

 

 

阿新:誰?Sutil?他跟某H比較熟,我愛莫能助啦! ╮(﹀_﹀")╭

阿科:學長說他跟 Sutil 不熟,所以我也跟他不熟,歹勢啦 ╮(′~‵")╭

 

Q:當你 2004 年摩納哥拿下首勝後,你曾經認為這只是拿下更多分站冠軍的開端嗎?

如果你 2005 年留在雷諾,你覺得你有辦法超越 Alonso 嗎?

 

嗯,這很難說啊。

我真的認為在 Monaco GP 之後我會拿下更多的分站冠軍,

不過之後車子出了幾次問題,我算是滿衰的。

至於 2005 年,我的確可以繼續像 2004 年一樣挑戰 Fernando。

 

 

當年人在雷諾的老大表示:你確定嗎? ╮(﹀_﹀")╭

 

其實不是我偏心,但 2005 年,雷諾家基本上只能維持阿新的車不出狀況,

看看老大每次進站或是起跑,我就要祈禱他不要熄火就知道了,

當年的 R25 雖然非常快,可是有時候也會毫不留情地出包啊.............= =+

 

Q:Mike Gascoyne 明顯地很讚許你,每次他轉隊就一定會把你挖角過去新的隊伍,

你對他的第一印象又是如何呢?

 

Mike 就是那種你要嘛很喜歡他,不嘛就很討厭他的人,他的個性就是這樣。

當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我覺得他就是有話直說的人,到現在他還是這樣。

他也是個非常嚴格的人,他總是要求自己和別人都要做到 100%,

而且他不但自己全心投入,也要求別人做到一樣的標準。

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做出點什麼東西來,我也是這樣要求自己。

我欣賞 Mike 的做事態度,我想這就是為什麼他也敬重我的關係吧?

 

Q:你待過這麼多車隊,哪一隊是你最喜歡的?為什麼?

 

好吧,我老實說,我每一隊都待得很開心:

Minardi、Prost、Jordan--我跟 Eddie Jordan 相處得非常快樂。

我也喜歡我的技師們,他們總是特別照顧我,不過我想我最喜歡的應該是 Toyota。

我努力希望能夠把他們投入的心血表現在成績上。

當我加入 Toyota 的時候,他們是投入很多卻回收很少的車隊,

於是我努力地贏得第一次上頒獎台的機會和第一支桿位,

甚至希望能夠替他們贏得首勝。

 

對我來說,離開 Toyota 卻沒能贏得首勝是件很傷心的事情--

就像未完成的任務一般,

投入了這麼多卻沒能完成任務,就像能在口中嚐到苦痛般的讓我傷心。

Toyota 對我來說就像家庭一般,

畢竟因為 F1 的生態,我和技師們相處的時間遠比跟我真正的家庭相處還來得長。

 

 

說到阿利跟頭又大,就一定不能忘記他那也很愛現的工程師啊XDDDDDD

 

Q:哪個比較好?雪瑞斯(Shiraz)還是梅洛(Merlot)?

 

(大笑)

這要看個人口味吧,我比較喜歡 Shiraz,但是 Merlot 也有很棒的口感。

 

 

照片裡的正是阿利家產的酒唷XDDDDDDDDDDDDD

 

Q:你比賽前有沒有特殊的迷信或是一定要做的事情?

 

沒有。

生活已經夠複雜了,我只要好好地做每一件事就好了。

所以我通常都是直接跳進駕駛艙,就開出去比賽了。

 

 

阿新:我在比賽前都........阿勒?我藏好的棒棒糖是跑哪裡去了!╰(‵△′)╯


Q:你的兒子會在不久的將來參加 Karting 比賽嗎?

 

我其實希望不要。我希望他們能夠照自己想走的路走。

對一個兒子來說,跟隨父親的腳步走總是一條非常辛苦的路,

因為他會永遠被拿來跟父親比較--無論他表現得比較好或比較差。

他會長時間活在父親的陰影中,而這是我最不喜歡的一點。

不過不管怎樣,至少到現在,我的兩個兒子都沒人表示對賽車有興趣。

 

 

唉呀,拜託啦,阿利你兩個兒子都這麼可愛,出來當二代目多好啊>/////////<

 

 

某二代目:誰?誰叫我?

(孩子,你的髮型怎麼又.................╮(﹀_﹀")╭)

 

 

Q:Eddie Jordan 當車隊經理時比現在當電視上的權威評論有趣多了嗎?

 

是的,絕對沒錯!

雖然我覺得他在電視上跟在日常生活中是一樣的人,

但跟他一起工作是一件非常非常棒的事,我從他身上學到非常多東西。

他的確是個有趣的人,雖然有時候他看起來瘋瘋癲癲的,

但他的發言總是十分好玩。

我認為他樂觀過生活的態度真的值得學習。

 

 

看了這張最近才拍的照片,我不禁深深地認同阿利說的話。XDDDDDDD

(所以 BBC 是花大錢請了兩個瘋瘋癲癲的評論員嗎?)(欸)

 


Q:哪個事故比較恐怖?2004 年的英國站還是去年的摩納哥站,

當你的車直接往 Karun Chandhok 頭上招呼過去?

 

去年摩納哥站的事故看起來怪嚇人的,但事實上其實沒什麼。

因為我過彎的時候速度已經放很慢,那個彎角也是慢速彎。

從轉播裡看來似乎很恐怖,但其實現場的速度很慢。

最危險的一刻是我的車直接騎上了 Karun 的防滾錐上,非常靠近他的安全帽。

但我遇過最恐怖的事故其實是 2004 年的英國站,

我的後懸吊跑到一半突然失效,我高速往牆上撞,

還滾了好幾圈直到整個車體只剩我的駕駛艙和引擎還連在一起。

當我脫困的時候,我嚇傻了但卻奇蹟似地毫髮無傷。

 

 

阿利:那真是不堪回首的年代啊。

 

阿利在 2004 年 Silverstone 那撞我親眼在電視上目睹,差一點嚇傻Orz

不過我覺得更恐怖的事故是浣熊被K到頭那次,

還有阿庫在加拿大撞到只剩駕駛艙的那次了......

 

Q:當你聽到 Robert Kubica 出車禍的時候,你腦海裡閃過怎樣的想法呢?

 

嗯,這件事發生在 Robert 身上真的很讓人遺憾。

我透過 Dr. Ceccarelli(雷諾的隊醫)來追蹤他的最新資訊,

我也在二月的時候去醫院探視過他。

在經歷過這麼多手術後,他其實看起來還好。

但現在他必須要走過最艱辛的復健之路。

真的很可惜,他必須缺席這一季的比賽,

不過我相信他一定可以重新回到賽場上,

我希望他一切都好,也希望他能早日回來比賽!

 

 

阿庫,快快好起來,快快回來喔!!!!<( ̄︶ ̄)/

 

Q:當 Minardi 吹熄燈號的時候,你是否也一樣感到難過?

畢竟這個車隊培育出這麼多 F1 新星,其中還包括你。

 

是也不是。

我說是,是因為從此場上就少了一個義大利的招牌車隊,

但我也說不是,是因為這支車隊還存在,他們叫 Toro Rosso。

在這之前,Minardi 總是要擔心車隊經費的問題,

害怕是不是沒有錢能跑完整季。

但現在他們經費充足,也變成更棒的一支隊伍。

無論他們是叫 Minardi 或是叫 Toro Rosso,

這支隊伍永遠都存在,而且最重要的,隊裡面的人也都存在著。


Q:Toyota 似乎具備了所有冠軍車隊該有的資源,

但到底是缺了哪塊拼圖?

 

嗯,是真的,Toyota 有了所有冠軍車隊該具備的東西,

但我們總是做不出一台夠好的車。

Toyota 的運作方式的確和 F1 其他車隊都不太一樣--

他們的確有一套自己做事的方法。

結果他們最後失敗了,但卻雖敗猶榮,

因為他們自始至終都忠於自己的原則。

很可惜,但這種事情就是會發生。

 

 

但話又說回來了,阿利在頭又大的時候常常出現這種照片,

果然頭又大就是會讓所有人「頭很大」啊 ╮(╯_╰)╭

 

原文來自 2011 年五月號的 F1 Racing。

 


 

阿利話不少,但我註解也寫超多的XD

果然是話匣子一開就關不起來嗎?(笑)

 

阿利發言當然不像某哥倫比亞毒梟那樣這麼有爆點,

可是至少沒有整篇打官腔,算是誠實度滿高的一篇訪問XD

 

今年賽季都超過一半了,拜託 Lotus 振作一點啦,

不然老是看鬱鬱寡歡的阿利跟阿科,我這個串珠迷很心痛啊Q口Q

 

 

最後 F1 Racing 在這一期的後面附了這麼一張照片,

註解是「阿利因為很不喜歡拍照,所以車隊幫他做了一個人型立牌,供廣大媒體車迷拍個夠」XDDDD

 

而阿利有這個,阿科怎麼能沒有呢?

 

 

我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腦海裡只浮現出四個字:

看板蘿莉。(無誤)

 

最後,謹以這篇超級長的翻譯,當成我不像樣的生日賀禮獻給阿利,

因為開始翻的 7/13 剛好是阿利 37 歲的生日!

套一句壽星說過的話:

「如果你認為 37 歲就垂垂老矣的話,那麼是『你』有問題......」

 

( ̄y▽ ̄)╭  謝謝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egsirien 的頭像
maegsirien

INFINITE ∞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lysky2
  • 喔嗚這翻譯好通順流暢(拇指)
    看完這篇也算是長了一些F1豆知識呢~
  • 其實.......我覺得我翻得好卡XDDDDDDDDD
    這篇還沒有當年小胖的專訪十分之一精采啊,
    我非常推薦那篇「小胖的真心話,記者的大冒險」XD
    看完保證會笑到飆淚(噗)

    maegsirien 於 2011/07/14 21:17 回覆

  • 亞門
  • 哎呀!阿利已經37歲啦!
    好久沒看F1了(跟本忘記)
    阿利!要去芬蘭請找阿科當嚮導!不要碰到熊了!
    在下也想喝酒!
    阿庫快好起來唷!
  • 是的~阿利已經37,老大已經38了呢!!
    連阿新今年都要滿30歲了說XDDDD
    而且好幾個 F1 車手年紀都比我小,真是歲月催人老啊Q口Q

    阿科一定可以當個稱職的嚮導的XDDDDDDDD

    阿利的酒聽說主要市場是在北美洲,
    我回去要好好地研究研究一下了XD

    希望阿庫明年可以繼續在場上活蹦亂跳>////<

    maegsirien 於 2011/07/14 21: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