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義工生涯,一言以蔽之,

就真的只能用 PTT 鄉民最喜歡的那句:我佈這個局佈好久啦!XDDDDDDD

我從 2007 年剛進 UW 的大一 Spring quarter 就開始鋪梗,

一直到確定錄取的 2011 年才把梗鋪完,

算算頭尾也快五年了!(驚)

 

其實當初會選 UW 牙醫學院的 ER 做義工也是因緣際會。

那時候徵求義工名單上有電話可以連絡的部門沒幾個,

所以上頭列的大概就去了一半,

剩下的三四間打電話去,唯一有接電話的就是 ER 和另外一個部門。

但那時候大概是年紀小不懂事(?),覺得在 ER 做義工聽起來超酷炫,

而且說不定會碰到一些「奇妙」的 case。

秉持著「天生好奇寶寶」的個性,再加上無法忍受一成不變的生活,

我就決定去 ER 報到了XD

 

那時候準備申請的時候就要求自己的 profile 要有一樣是做「長久」的,

這樣最後面試要[話唬爛」的時候,彈藥庫才有子彈可以打。

我相信有一樣經驗是可以做超過一年的話,

我應該可以對牙醫這項工作認識得清清楚楚。

再加上 ER 本來會出現的 case 就很五花八門,

不管是疑難雜症還是「病人本身」是疑難雜症XD

也就是說在裡面練功一個月,大概是外面普通 dental clinic 練功一年吧。

但是我也沒想到在 ER 居然一待就是將近四年。

換句話說,我簡直是看了一整個 class 從 DS1 到 DS4,

這樣想想真的有點恐怖XDD

 

而我預想和現實真正發生的也沒差太多,

在那四年內我幾乎看遍了每一個可能會在 ER 發生的事情,

也真正確定這是我一輩子想要從事的職業。

但更讓我意外的是,那時候不知道,

但等我自己開始在 dental school 輪職到 ER 時,

我竟然比同儕還更快上手,

連老師都覺得挺意外的,一問之下我才說我大學時已經在同樣環境裡打滾四年了。

 

於是就這樣,在那四年間,

我從最資淺的菜鳥,變成到最後的「senior student assistant」,

都快比 UW 的 dental student 還資深了。囧

也和裡面負責的老師以及職員成了莫逆之交,

最後連最重要的推薦信都是請裡面的老師執筆。

而我也很慶幸好險當初決定把這項資歷「深耕」的決定是對的。

ER 之所以叫 ER 就是因為幾乎收的都是沒約診的 walk-in 病人,

也就是說你永遠不知道今天端上來的是什麼菜,

怎樣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出有效的判斷和診療,

甚至是判斷是否需要轉診等等,

誰知道當初其實是「為了當義工而當義工」才去應徵的,

而且四年來完全無報酬,

結果卻在成了 dental student 的現在收到成果。

就說人生無絕對吧。

 

最後,我記得有幾個 case 是到現在都還難忘的,

有個「去海邊溜馬結果卻被馬一腳踢中臉,導致多處骨折,還住進加護病房」的年輕小姐,

還有「完全聽不見,我也不會比手語,只好用筆談」的老先生,

當然最精彩的莫過於某個阿伯在診療椅上失去意識,

差一點就要 CPR,但最後發現他還有呼吸脈搏,最後上了氧氣罩 call 911 把他送去真正的 ER。XD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可以一做就是四年的原因了XD

創作者介紹

INFINITE ∞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亞門
  • 在下不知道牙醫也有ER
    溜馬被踹臉也太衰
  • 因為牙醫多是約診制啊,所以與其說是 ER 到不如說是接受 walk in 的病人,
    當然 walk in 的十個有九個都是 emergency,所以稱呼它為 ER 其實也是應該的啦XD

    那個真的是我這十年來看過最扯又最衰的病例了XD
    重點是那匹馬是病人自己養的,真是「飼老鼠咬布袋」啊!(喂)

    maegsirien 於 2015/02/17 12:19 回覆

  • 亞門
  • 雖然那位病人很可憐
    可在下實在忍不住笑XDDD
  • 你都不知道我當下真的好想笑,但是又不好意思XDDD
    那位小姐真的很慘,聽說在加護病房躺了好幾天才出來XDDD

    maegsirien 於 2015/02/17 12: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