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 衍生文。

 Eames x Arthur



 

<前言>

這一切都要從伊凡太太提供的小熊維尼故事說起:

 

「有一集跳跳虎的條紋不見了,非常非常的沮喪,覺得自己沒有條紋就不是老虎了,

大家想到用油漆幫他畫上去,跳跳虎非常高興的用尾巴跳跳跳跳出門了。

後來下大雷雨,濕答答的跳跳虎就走回來了,

維尼還是誰就跟跳跳虎說:不管有沒條紋,你都是跳跳虎呀,

跳跳虎聽了很高興的跟大家一起營火抱抱,隔天條紋就長出來了。」

 

在加上這兩張對照圖:

 

 

 

 

以及作者認為「條紋之於跳跳虎,就像花襯衫之於Eames。

於是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

 

 


 

 

「Arthur,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咦?人呢?

 

 

Eames 迅速地一把拉開 Arthur 的房門,

但出乎他意料之外,他要找的人卻不在裡面。

 

 

「A—rthur,Ar......」

不放棄的男人想往外面的工作區走去,卻在半路碰上了另一個工作夥伴。

 

 

「你找 Arthur?他好像一早就出去了。怎麼了嗎?」

Ariadne 聽到了 Eames 的聲音,好奇地從房裡探出頭來。

 

 

「他出去了?什麼時候?」

Eames 停下腳步,看著只有一顆頭探出門板外的女孩。

她背後,開得不算小聲的流行樂也跟著從門縫中流洩出來。

 

 

「我不知道......」女孩聳聳肩。

「我起床的時候就已經沒看到他了,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她問,看著下半身穿著西裝褲,但上身卻只剩一件吊嘎的 Eames。

 

 

「Ari,不知道跟你說這個有沒有用。」

Eames抓了抓頭髮,難得露出有點不知所措的神情。

「我……我整個衣櫃的襯衫都不見了。」

 

 

「What?」

Ariadne 以為自己聽錯了,誇張地掏了掏耳朵。

「你是指『整個』衣櫃嗎?」

 

 

The Forger 點了點頭。

 

 

「怎麼了?」

看起來剛從外面回來的 Cobb 循著 Ariadne 的驚呼從工作區那頭走來,

跟在他後頭的則是 Saito。

 

 

「Eames 說他整個衣櫃的衣服都不見了。」

 

 

Eames 在看到 Cobb 打量自己的奇異眼神之後補充。

「我是說......是只有襯衫不見了,其他的東西都完好如初。」

 

 

「遭小偷嗎?」Saito 關心地問。

 

 

「我覺得不會有人想拿他的花襯衫。」

一手抓著淺藍色的矽膠手套,

Yusuf 邊說邊拿下眼鏡,從 Saito 身旁探出頭。

 

 

「說的也是......」

Ariadne 煞有其事地思考著 Yusuf 話中的合理性,

Cobb 和 Saito 也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面對著眼前號稱是自己的工作夥伴,

但實際上比較接近損友的四個人,

Eames 覺得自己的處境十分悲涼。

 

 

「所以一件都不剩嗎?」Cobb 最後問。

 

 

「嗯。」

Eames 點點頭,看起來老闆還記得關心自己,勉強算有點人性。

「我等一下還要去見客戶,真不知道這樣怎麼出門。」

 

 

Eames 的話又讓眾人陷入一陣靜默,最後是 Yusuf 先說話。

 

 

「不然我的先借你?」

Yusuf 比了比自己手上的襯衫。

「雖然沒你的那麼花俏。」

 

 

Ariadne 聞言,

先往左看了看 Eames,再往右瞧了瞧 Yusuf,

最後下了結論:「尺寸不合吧?」

 

 

「我也這麼認為。」Eames 笑著附和。

 

 

自討苦吃的 Yusuf 當下真希望自己在 Mombasa 的時候沒認識 Eames 這個人。

 

 

「我的應該太小。」

Cobb說,轉著自己的右手前後看了看。

「而且我只有素色的襯衫。」

 

 

「就算是現在叫我的專任裁縫師從東京飛過來,

恐怕也來不及你等一下要見客戶。」

Saito 一臉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發言的樣子。

 

 

「不用了......」

Eames 覺得,億萬富翁的腦袋有時候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那怎麼辦呢?」Ariadne 說,

她是這幾個人裡面最沒資格借衣服的人,

除非他們的 Forger 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特殊癖好。

 

 

「還是拿 Yusuf 的先穿吧?」Cobb 說。

「太大總比太小好。」

 

 

「等一下......」

優秀的化學家此時突然舉起了手,四個人疑惑的目光頓時都集中到他的身上。

 

 

「我發現,到這裡後都忙著做實驗,完全沒空洗衣服,

就連今天這件好像都已經穿了兩天,所以恐怕......」

 

 

聞言,Cobb、Saito 和 Ariadne 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驚恐表情,

但 Eames 此刻的心情卻遠比那三個人複雜。

 

 

最後是 Cobb 默默地走進了他的房間裡,

一陣翻箱倒櫃後,手裡提著兩件白色的襯衫走了出來。

 

 

而別無選擇的 Eames 挑了尺寸看起來比較大的那件,

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這場早晨突如其來的鬧劇才暫告中止。

 


 

樂觀的 Eames 一直都覺得「天無絕人之路」,

上帝關上了這扇門,一定會在某處再開一扇窗。

但今天,職場上總是逍遙得意的 Forger 確實踢到了鐵板。

其悲慘的情況,就像 Saito 在聽到他的處境時,

說的那句日本俚語那樣形容得恰到好處。

 

 

「夜路走多了總是會碰到鬼。」

日本富商拍了拍英國賭徒的肩。

「就像猴子也是有從樹上跌下來的時候。」

 

 

但已經欲哭無淚的 Eames 自認從未走在夜路上,

這鬼又是從何而來的?

 

 

當晚,淋得全身濕透的 Eames 推開大門時,

正在做實驗 Yusuf 被他那狼狽的樣子給嚇了一跳。

 

 

Cobb 好心出借的白襯衫,下擺現在整個掛在西裝褲外,

胸前還有一片怵目驚心的紅色痕跡,

而其他本該是潔白的地方也有一些類似泥沙沾上的痕跡,

灰灰髒髒的樣子讓人幾乎無法想像它早上還是一件整齊清潔的衣物。

 

 

「發生了什麼事?」Yusuf 最後拿下眼鏡,

又是驚訝又是疑惑地關心著「應該還稱得上是好友」的人。

 

 

「與客戶談了一整天,但最後一言不合,對方的紅酒就整杯招呼了上來。

最後出了餐廳,眼看就要下雨於是放棄搭地鐵的念頭,

想隨便招一台計程車回來。

但沒想到還沒搭到車,大雨就傾盆而下,

而好不容易攔到了車,卻被車子靠過來時濺起的水花潑得半身濕透,

最後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旁邊的人開門坐進車內,所以.......」

 

 

Yusuf 的良心讓他舉起了右手制止 Eames 再繼續說下去。

 

 

「先去把頭髮弄乾吧。」化學家說,難得地感性起來。

「在這種出任務前的關鍵時刻,Forger是不能感冒的。」

 

 

Eames 踏進浴室,連一刻也不願意多等就脫掉束縛了自己一整天的襯衫。

Cobb 雖然也不瘦,但很明顯地自己更壯。

那件太小外加整個濕透的襯衫被隨意地丟在一旁的地上。

他將熱水扭開到最大,就胡亂地就著水柱沖洗。

 

 

熱水驅走了寒意,卻也替Eames帶來濃濃的疲倦感。

他不顧頭髮還沒擦乾,掀開了棉被就整個人鑽了進去。

 

 

柔軟的枕頭和肌膚上沐浴後殘留的熱氣,讓他幾乎撐不住沉重的眼皮。

 

 

但耳尖的他仍在入睡前的最後一刻聽見房門開啟的聲音。

 

 

西裝窸窸窣窣的聲音在安靜的室內格外明顯,

Eames 一聽腳步聲就知道來者為何。

 

 

「睡了?」男人在他耳邊輕聲地問。

Eames 聞到了 Arthur 身上那再熟悉不過的香水味。

 

 

「還沒,剛回來嗎?」

他問,翻身就著室內微弱的床頭燈看著Arthur,

右手握著對方原本撫在自己臉上的微涼手掌。

 

 

「嗯。」

Arthur 點點頭,公事包被放在床邊,顯示他是一回來就進到這個房間的。

「今天你們談得怎樣?」他問。

 

 

「沒什麼好擔心的。」他扯出一個令 Arthur 放心的笑容。

 

 

「那就好。我先回房間去,你早點睡。」

 

 

Arthur 想走的身影在最後一刻硬是床上的人拉了回來。

如願討到晚安吻的傢伙朝他開心地咧嘴笑著,

而 Arthur 則慶幸昏黃的燈光恰到好處地遮掩了自己的臉紅。

 

 

房門關上,Eames 幾乎是在同時進入沉沉夢鄉。

門外,Arthur 的手才剛離開門把,就被從工作區走來的 Yusuf 輕聲叫住。

 

 


 

隔天清晨,Arthur 躡手躡腳地推開 Eames 的房門,手裡還拖著一大袋東西。

 

 

「時間還早,Eames 應該沒這麼快醒來。」

他雖然這樣告訴自己,但卻一邊加快動作地打開對方空蕩蕩的衣櫥。

 

 

當 Arthur 任務完成闔上衣櫥的門時,床上的 Eames 動了動,接著便睜開了眼。

 

 

「Arthur?」

 

 

「怎......怎麼了?」

 

 

但是剛睡醒的 Eames 沒聽出 Arthur 話中明顯的驚慌,

自顧自地坐起,左手還搔著那一頭睡歪的亂髮。

 

 

「Good morning, darling.」他朝他咧嘴一笑。

 

 

「Good Morning. 這麼早就起來?」

Arthur 問,不著痕跡地把袋子往衣櫥的門縫裡塞。

 

 

「睡不著。」

Eames說,剛清醒的腦袋似乎現在才慢慢開始運轉。

「對了 Arthur,你有沒有看到我的襯衫?

昨天居然半件都找不到,害我情急之下只好跟 Cobb 借衣服。」

 

 

Arthur 聞言轉身將衣櫃的兩扇門都打開,

Eames 看到他的襯衫每一件都安穏地掛在裡面。

 

 

「怎麼可能?它們一直都在這裡啊。」

Arthur 說,右手食指和拇指捏起其中一件的衣角。

「就算這裡遭小偷,也沒有人想拿你那些花花綠綠的衣服。」

 

 

「親愛的。」Eames 突然朝 Arthur 笑得一臉懇切。

 

 

「幹……幹什麼?」Arthur 被看得有點慌張,還有點心虛。

 

 

「你幫我挑件衣服吧。

每天早晨,為人妻子的不是都會在老公上班前替他挑選襯衫跟領帶嗎?

而且我想你也知道……」

Eames 說,順手掀開了原本蓋在身上的棉被。

 

 

「我現在可是什麼都沒穿喔。」

 

 

The End

 

 


 

 

<番外小劇場>

 

「親愛的——!」

Eames的聲音從半掩的門後傳來,音量足以驚動整間工作室。

 

 

「又有什麼事?」

原本要走去前面討論的地方找 Cobb 的 Arthur 咕噥著,沒好氣地又轉身往回走。

 

 

「我的領帶呢?怎麼找都找不到!」

Arthur 走到半掩的門旁,聽見 Eames 在房裡翻找東西的聲音。

 

 

「不可能啊,我那天明明全部都放回去了,襯衫跟領帶一起……啊!完了……」

 

 

說溜嘴的 Arthur 推開門,

對上的剛好就是 Eames 一手拿著領帶,笑得「非常」開心的臉。

 

 

Damn it!

 



<後記>

 

寫出這篇的我,已經再也無法正視小熊維尼和他的朋友了XDDDDD

所以最後 Arthur 還是沒能夠把那整袋的花襯杉拿去外面丟掉,

而跳跳虎,欸不對,是 Eames 就繼續「開心」地穿著他那堆花花綠綠的衣服。

 

說真的,Arthur 你一時的心軟,其實是對自己的殘忍啊XDDDDD

 

最後,

如果要來個對照版的話,

本來就圓圓的 Cobb 因為是中心人物,所以可以考慮當小熊維尼,

而 Mal 當然就是那如同蜂蜜的存在啦~(笑)

(什麼?是誰說 Saito 的?XD)

更圓的 Yusuf 因為小熊維尼被當走了,就當 Eeyore 吧!(喂)

(雖然我知道我們優秀的化學家一點都不是走憂鬱青年風XD)

 

然後邪神是跳跳虎無誤。(蓋章)

而因為跳跳虎是 Eames,所以 Arthur 就一定得是瑞比!(大錯)

至於可愛的小豬,就送給(?)一樣可愛的 Ari 好了~(噗)

(原本想說小荳給她當好了,可是小荳跟跳跳虎最要好耶~這........XD)

 

然後眾人的主人:Christopher 嘛......

那當然是 Nolan 啦!

你看,連名字都一樣呢XDDDD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INFINITE ∞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lysky2
  • 我堅持Saito是蜂蜜!XD(喂)
  • 依照日本富商的追求模式,你不覺得應該是反過來嗎?(喂)

    maegsirien 於 2011/01/17 00:47 回覆

  • flysky2
  • 糟糕這樣我會想到有點糟糕的地方去(←泥揍開)
  • 沒關係XDD
    糟糕星永遠歡迎你XDDDDDDDDDDDDDDDDD

    maegsirien 於 2011/01/17 14: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