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井 x 青島

 

內有些微性場面描寫,未滿 18 歲請自行離場。

 

 


 

2005 クリスマス・イブ 広島

 

一輛深藍色的計程車停在了廣島市區的一棟白色建築物前。

已經是接近晚上七點的時間了,樓高十幾層的大樓有幾扇窗隱隱約約地透著光線,

門口右側的腳踏車車棚也是呈現著將近停滿的狀態。

需要輸入密碼才進得去的大門口一如往常地亮著燈,

只不過通往住戶信箱的入口處多了一株大約半個人高的耶誕樹,

上頭簡單地點綴著飾品和燈光,被放在樹的最高處不是常見的星星,

而是全身白色還戴著藍色帽子的廣島縣警吉祥物-Maple君。

 

 

室井慎次下了車,站在這棟隸屬於廣島縣警察本部的宿舍大樓門口。

身後的車門被駕駛自動關上,駛離了安靜的住宅區。廣島的冬天沒有東京那樣地冷,

只不過略低於十度的夜晚氣溫依舊能讓他繼續穿著那件黑色的大衣。

 

 

提著公事包,室井熟練地用右手按著大門口的密碼。電子性地嗶聲響起後,

他推門走進了開著暖氣的一樓大廳。他繞到右邊的信箱,確認裡頭空無一物之後,

才又走回大廳準備搭電梯上樓。

 

 

皮鞋走在地毯上的聲音不大,但相較於異常安靜的走廊依舊是鮮明的對比。

掏出鑰匙開了門,左手在黑暗中打開了玄關的燈,再替身後的門落了鎖,

室井的動作熟練且精準。他脫了鞋,放下公事包,

再把大衣掛在牆邊的架子上,之後才又踩著拖鞋往廚房裡走,

在冰箱裡找到了昨天剩下一半的咖哩飯,放入微波爐裡加熱。

 

 

他把西裝和解下的領帶都暫時放在沙發上,走到客廳拉開窗簾,看向遠處的燈火,

等著微波結束的那聲清脆的叮咚。

 

 

室井記得去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真下正忙著跟指名挑戰他的地鐵怪客周旋著,

事件好不容易告一段落時,他又再被召回本廳,理由是新宿發生了一起殺人事件,

而他那時候還是搜查一課的管理官。

 

 

「這麼算起來,搬來廣島也快一年了啊。」室井一邊在心裡想著,一邊找了湯匙,

把晚餐端到了客廳的桌上,但是他沒有向往常一般打開電視。

 

 

Silent night,就這樣靜靜地度過也好。

至少在被可能會發生的突發事件召回本部之前就這樣享受著難得的片刻安靜。

 

 

銀色的手機被從西裝口袋裡拿了出來,現正躺在一旁的桌上,

像是睡著般地只輕輕地吐著待機狀態的藍色鼻息,

室井想,在這個所有人都忙著慶祝的節日裡,犯罪者或許也放假休息吧?

 

 

晚餐後,等到一切都收拾完畢,室井端著黑咖啡坐在客廳拿出報紙時已經超過八點了。

在這個隔音良好的警察官舍裡,他聽不出左右鄰居是否在家。

不過依照剛才走廊上的格外寧靜,

室井覺得應該所有人都還在外面感受著這個冬令節慶的氣息吧?

 

 

一旁的馬克杯上繚繞著咖啡的香氣,公寓的空調緩緩地送出溫暖的空氣。

廣島的今天比起去年同一天東京都裡的瘋狂,的確是平靜了許多。調到這裡的警察本部之後,

生活好像也在不知不覺間放慢了一點。當然,這是跟還在東京的時候比較起來的相對狀況。

 

 

室井攤開報紙的社會版,拿起旁邊的黑咖啡啜了一口。考上刑警以來,

社會版是他每天必讀的版面,有時間的話還會稍微瀏覽一下政治及國際版。

他的目光被社會版上某則發生在東京的新聞標題吸引過去,

正想要仔細閱讀的時候,門鈴卻響了起來。

 

 

疑惑著為何不是手機卻是門鈴先在今夜響起的室井,起身走向了大門口,

從門板上的孔洞望了出去,想知道到底是誰在這個時候造訪警察官舍。

 

 

下一瞬間他就迅速地解開門鎖,鐵製的大門被拉了開來。

 

 

自己,沒看錯吧?

 

 

門外,青綠色的大衣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不對,確切地來說是一個穿著青綠色大衣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啊也不對,應該要說,穿著青綠色大衣的青島俊作站在自己的面前,

老是被自己嫌太長的頭髮有點凌亂,他背著黑色的側背包,手上還拎了大包小包。

 

 

兩個人對望著差不多十秒,比自己略高的青島才開口。

 

 

「室井先生?」

 

 

名為驚喜的情緒在心中迅速地蔓延開來,只不過室井並沒有表現在臉上,

他看著青島手上提著旅行袋還有兩個不知內容物為何的塑膠袋,

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後才說話。

 

 

「總之,先進來吧。」

 

 

得到允許的青島笑著跟在他身後走了進來,把手上的東西一股腦地全放在玄關,

就開始脫起了他那件萬年如一日的青綠色大衣。

 

 

「啊,廣島的冬天好熱啊。」大衣被他隨便地掛在進門處的衣架上,就在室井的黑色大衣旁。

歷經舟車勞頓的綠色大衣皺褶處處,跟旁邊平整的黑色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脫了鞋踏上地毯的青島,好奇地環顧四周。房子本身不大,

傢俱和擺設也都十分簡單,但卻讓青島覺得這果然就是室井的家。

 

 

從廚房裡走出來的室井端了杯水給青島,

較年輕的刑警一口氣喝光了杯內的水後把玻璃杯放在客廳的桌上,

很自然地在桌邊坐了下來,之後更隨興地直接倒在地毯上,手枕在頭後面。

 

 

室井又回到他剛才開門前的位子,桌上的咖啡有些涼了,

不過他不在意,還是喝了一口那黑色的液體。

 

 

「怎麼跑來了?」

 

 

「因為突然很想看到室井先生。」

 

 

青島直率的回答超乎室井的意料之外。

 

 

「不用上班嗎?」灣岸署的聖誕夜雖然比起本廳不算什麼,

不過平常的忙碌程度也算夠嗆了,更不用說是連續假日。

 

 

「雪乃跟小堇答應要幫我代班。」

青島現在呈現大字形躺在桌邊的地毯上,紅色的領帶也稍微鬆開。

「誰叫她們去年的聖誕節,一個去聽音樂會,一個去吃大餐。」

只不過青島好像記得小堇昨天答應他的時候,

目光很專注地盯著美食雜誌上的一角,似乎在計畫著什麼。

 

 

「課長准假?」雖然知道以青島的個性應該是休著之前累積的帶薪假,但室井還是問了。

 

 

「我拿假單給課長的時後,他正忙著計劃跟署長和副署長一起去打高爾夫球,

看也沒看就蓋章了……啊!說到署長……」

 

 

室井看著連忙起身的青島,衝到進門處在他帶來的袋子裡東翻西找。

回來的時候左手拿著半打啤酒,右手則是拿著一盒用他頗為熟悉的藍色包裝紙包著的東西。

 

 

「這是署長指名要我帶來的禮物。」青島把包裝上寫著「レインボー最中」的盒子放在桌上。

 

 

最不愛吃甜食的室井苦笑地看著放在眼前的灣岸署特產,

腦中思考著這下該如何解決這紅橙黃綠藍靛紫的麻煩。

 

 

「來,啤酒,這總合室井先生的口味吧?」青島把還算冰涼的啤酒遞到自己的眼前,

室井看著他的動作,想起了以前青島總是把販賣機裡買來的罐裝咖啡遞給自己的的樣子。

 

 

那樣的場景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恍若隔世。

 

 

看著青島熟練地用左手打開罐子,室井這也才正式放棄了他冷掉的咖啡,

用手打開了啤酒,讓冰涼的液體在冷冷的廣島冬天裡流入自己的胃袋內。

 

 

「要來為什麼不先打個電話?」

 

 

「事先打電話的話就不好玩了啊。」青島說。「聖誕節總是要有點驚喜嘛。」

 

 

果然還是讓人無力的小孩子脾氣……

 

 

「下班後就直接來了?」他看著還穿著西裝的青島。

 

 

「嗯,提早了一個小時下班,然後趕快衝去品川搭四點五分的新幹線,

四個多小時就到廣島了。啊,新型的『希望號』搭起來果然就是不一樣啊。」

 

 

原來是不計血本地搭了從東京到廣島的直達新幹線啊。

 

 

「然後呢?」

 

 

「然後就想辦法從廣島車站搭計程車到這裡啊。」青島把手機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來放在桌上。

「好不容易才拿到地址勒。」

 

 

看到室井懷疑的表情,青島趕緊解釋。

 

 

「那個……是我去問新城補佐官的……」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

 

 

「新城嗎?」室井自言自語地說著,拿起手上的啤酒又喝了一口。

「沒想到青島會為了這個事情去找自己的天敵。」他想。

 

 

室井站了起來,拿起桌邊那盒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置的甜食往廚房走去。

 

 

「吃晚餐了沒?」聲音從廚房傳來。

 

 

「在便利商店裡買啤酒的時候,隨便買了點東西就在計程車上吃了。」青島說。

 

 

「你還是一樣亂來啊。」走回來的室井手上多了一些下酒用的零食。

 

 

「室井先生也一樣啊,彼此彼此。」

 

 

室井不用想也知道那傢伙指的是什麼。

 

 

「不過總算今年的聖誕夜可以跟室井先生一起度過了。」青島笑著看著室井。

「去年真的是太亂七八糟了,我那時候還得出去支援路檢勒,

早知道就不要自願代替雪乃值班。」

 

 

室井看著青島抱怨的樣子,心中的感覺有點複雜。

如果不是去年聖誕節後的那一連串事情,或許兩個人現在見面的地點就不會是廣島了。

 

 

「啊,說到雪乃,室井先生知道真下跟雪乃結婚的消息吧?」

 

 

「嗯,在東京拘留所的時候,神田署長他們來找過我,那時候還帶了真下跟雪乃的喜帖。」

 

 

青島聽到「東京拘留所」的時候下意識地抬頭,對上了室井的目光。

下一秒他又把頭別過去,看著手邊的啤酒罐。

 

 

「啊,抱歉,說到不該說的地方去了。」

 

 

「沒關係,都過去了。」

 

 

那件事情之後,青島只有和室井通過幾次電話,

每次通話的時間也不算太長,但兩人都很有默契地避開那個話題。

青島不知道該怎樣開頭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從真下那裡得來的消息讓他大略知道整件事的原委,

只不過他覺得這似乎不是個可以拿出來談論的事情。

於是八個多月過去了,那個話題依舊是沒有碰觸到的領域。

 

 

「室井先生……」

 

 

「我們還是相信著你喔,會一直等下去的,直到承諾兌現的那一天。」

 

 

室井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盯著青島看。

 

 

「所以……不管室井先生到哪裡了,我都會在第一線堅持著。

因為我知道在上面辛苦著的室井先生也一定會為了那個諾言而不斷努力著。」

青島拿起手上了剩沒多少的啤酒罐,舉到半空中。

「所以,Merry Christmas,室井先生。」

 

 

室井也拿起了他的啤酒,和青島乾杯,

鋁罐碰撞的聲音不算清脆,但手裡傳來的震動卻很踏實。

 

 

看著青島一飲而盡後的笑容,室井也放下空了的啤酒罐,在情人面前放鬆地笑了。

 

 

「青島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室井想。

「一個可以讓自己放鬆和卸下總是武裝著的心情,甚至是開心地笑著的男人。」

 

 

不知為何,青島在今夜這樣突如其然地造訪讓他的心裡高興得不得了。

他看著青島笑著揮舞手上另一罐剛開的啤酒,談論這陣子在灣岸署發生的大小事;

或是聽他嫌棄著本廳那裡老是傳來的討人厭的命令,

說著「要是室井先生還在本店的話,就絕對不會有這種荒唐事。」的話。

 

 

青島臉上的笑容,他的動作,甚至是用著不算標準的關東腔說著「室井先生」的聲音,

一切的一切他都懷念著、惦記著。在酒精催化後,

就坐在自己眼前的青島看起來反而太過真實到讓他以為是在夢裡。

 

 

室井放下老早以前就已經空了的啤酒罐,看著青島。

 

 

「室井先生?」不明就裡地被盯著看的青島,忍不住發問。

 

 

下一秒室井湊近了他的面前,吻了他。

 

 


 

 

當晚,他們一如往常地做了愛。

 

 

或許是太久沒見面的關係,青島顯得格外主動。

現下的他正跨坐在自己的身上,輕輕地擺動著腰身。

 

 

室井的右手搭上了青島的腰身,

不意外地卻又在意料之外地觸碰到了青島左側腰上的那個傷痕。

已經七年了,那個差一點讓他以為就要奪走這個男人性命的傷口,只剩下微微隆起的一道疤。

 

 

室井輕輕地用手指來回撫摸著那條傷痕,眉頭在自己沒注意到的時候已然聚攏在一起。

 

 

「室井先生?」青島知道室井想起了七年前的那件事情。

他彎下身,低頭親吻著情人的眉間,之後抬頭對上了室井的目光。

 

 

室井知道這是青島沒有說出口的關心和體貼。

 

 

青島朝他微笑著,而室井則在他沒有防備的下一瞬間,俐落地翻身把情人壓在自己身下。

 

 

「不虧是柔道三段的身手啊。」青島發現自己被夾在對方和床鋪的中間之後,

朝著室井開玩笑。

 

 

「不要小看四十歲的男人喔。」聲音從青島的上方傳來。

 

 

「是快四十二了吧,室井先生,唔……」

 

 

較年輕三歲的青島俊作並沒有機會再作抗議。那一晚兩人又再纏綿了許久後,

青島敵不過舟車勞頓和激情後的餘韻,前一秒還咕噥著要室井等一下要叫他起床去盥洗,

下一刻便趴在床上沉沉地睡著了。

 

 

就著床邊昏黃的夜燈,坐在床上的室井望著青島的背影,

想起那傢伙從八年前第一次和自己認識到現在,長相幾乎沒什麼變。

總是被自己嘲笑是小孩子心態的青島,雖然在這幾年歷經許多事情之後變得成熟了些,

但總是和自己認知中一個四十歲的人該有的態度及思想有所落差。

不過,這就是青島俊作為什麼是青島俊作吧。

要是哪天青島變成了跟一般四十歲的人沒什麼兩樣的話,

說不定他反而會吵著跟上帝要回以前那個總是亂來著的青島。

 

 

室井聽著青島規律而沉穩的呼吸聲,不知不覺間思緒飄到了江里子的日記。

 

 

那本日記是小原律師特地跑回了江里子老家後,硬塞給他的。

他還記得自己坐在一個安靜的咖啡廳裡,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說著塵封已久的往事。

那段故事甚至連青島都還沒有機會聽到。

小原律師在自已的面前忍不住流下了淚,

但說著故事的當事人卻不知道為何,居然可以心如止水地陳述著。

 

 

後來,小原律師走了以後,他慢慢地拿起桌上那本白色的日記,翻開早已泛黃的書頁,

一頁一頁、一個字一個字地慢慢地看著,直到服務生走來告訴自己店要打烊的時候,

他才驚覺距離小原律師跟自己道別之後,又過了五個小時。

 

 

回到東京的警察宿舍裡,室井又繼續看著那本日記。他沒有開客廳的燈,

只就著沙發邊的一盞檯燈,靜靜地來回讀著江里子的文字。

藍色鋼筆的墨水在書頁上暈染開來,黃色的紙張透著舊書才有的味道,

但似乎又還混著室井記憶裡江里子髮稍的花香。

他一頁接著一頁地讀著,回想著二十幾年前的往事。

有些讓他記憶如新,有的卻是因為這本日記而又重新被喚起。

室井想起了發現江里子遺體的那天早晨,東北的海風不留情地狠狠刮著他的臉,

他聽見了江里子的父親在冰冷的空氣中絕望的哭喊聲,他聽見了海浪拍打岸邊的波濤聲,

他聽見了海風呼嘯而過以及血液流經耳邊的鼓動。

他目睹著一切,從海邊到江里子的家,再到殯儀館。

當眾人哀戚成一片的時候,室井沒有辦法落淚。

 

 

就算是江里子的父親希望自己收下那本日記時,他也只是搖頭回拒著,

踏上歸途的最後那一刻,他還是一樣沒有落下半滴淚水。

 

 

在東北大的最後那一年,室井完全把自己封閉在課業裡,沒日沒夜地研讀著考試的書籍。

放榜的那天,東京來的通知告訴自己通過國家考試,成了特考組。

 

 

入廳後,室井也是維持著那樣的心靈狀態。

不與人深交也不過於投入應酬社交生活,只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投入到工作裡。

他像是深夜裡輾轉於各酒吧裡買醉的酒客,渴望用忙碌來麻痺自己。

 

 

於是周遭的人開始評論他的反常,議論他的是非。

流言蜚語流竄在自己的周圍,但是室井絲毫都不在意,

只要把工作完成就好,只要能夠升遷就好。

 

 

直到他在灣岸署遇見了青島。

 

 

莫名其妙地兩個人成了朋友,莫名其妙地兩個人超越了只是朋友的關係,

莫名其妙地青島在他去北海道之前在醫院裡向他告白,莫名其妙地他同意了和青島交往。

他周遭的世界旋轉成他無法控制的局面,

過去關於江里子的事情似乎被粉飾太平,最後塵埃在心靈的深處落下,

直到去年被激起為止。

 

 

室井記得江里子的最後一篇日記,也是她自殺前一晚寫下的。

那篇與其說是日記,不如說是江里子寫給自己的信。

室井在那一瞬間明白為何江里子的父親沒有怨恨自己間接害死了女兒,反而要他收下日記。

 

 

因為那是江里子最後的心願。

 

 

江里子在最後一頁寫著,因為自己的來日不多,讓她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室井對她的感情,

來不及萌芽的愛情,連同自己的生命一起,早已被病魔耗損殆盡。

 

 

看著到最後略顯模糊的字跡,室井猜想江里子最後應該是哭著寫下這些文字。

他用手指撫著秀麗的字體,內心百感交集。

 

 

最後,在署名之前,江里子只寫著短短的一段話:

 

 

謝謝你喜歡我,我很高興。但是對不起,從此以後我只能在天上守護著你了。

沒有關係,無論如何我都會原諒你的。


 野口 江里子

 

 

闔上日記本之後,室井再也忍不住,靜靜地落下淚來。

 

 


 

身邊的青島轉了個身,從趴睡的姿勢轉成側睡。

青島的動作把室井從回憶中拉了出來。

青島依舊熟睡的面容現在變成了朝著自己,沒有防備地睡著。

 

 

室井也在青島身邊躺了下來。他看著青島,腦海裡想著的是江里子在日記裡寫的最後一句話。

下一瞬間,他理解了那是什麼意思。

 

 

如果自己所愛之人得到了幸福,那便是最快樂的事情。

 

 

室井伸出手輕輕地撫著青島還是太長的頭髮,他決定還是不要把青島叫醒。

他有件事情想要等到明天青島睡醒之後,才要告訴他。

 

 

不過,在說那個故事之前他要先問青島這次有幾天的假,

他想帶他去一趟仙台,去那個看得到海的山上,江里子沉睡的地方。

 

 

他想告訴她,一切都沒關係了,如果江里子原諒了自己,或許自己也可以原諒自己吧。

 

 

最重要的是,他想要告訴江里子這個名叫青島俊作的男人,

因為他的出現,才拯救了自己已然遺失的靈魂和被禁閉的心靈。

 

 

因為江里子的日記,因為青島俊作的存在,

自己終於掙脫了自我囚禁了將近二十年的牢籠。

 

 

自己,終於自由了。

 

 

 

 

The End

 

 


 

 

原本以為不會寫的結果還是花了四個小時寫了。

四個小時,從東京坐新幹線都可以到廣島了XD

 

為了寫這篇,我可是翻遍了 Wikipedia 的相關詞條,

確定自己筆下的年代無誤或是沒有和官方設定矛盾才下筆。

還特地去查了,原來廣島縣警的吉祥物是 Maple 君。(噗)

 

 

這就是可愛的メイプル君。XDDDDDDDDD

 

 

寫到最後發現室井さん越寫越不像室井さん,

江里子日記那段更是完全超脫官方設定,

整個無視官方其實有出一本「江里子日記」XDDDD

雖然說這在我這個嚴重考據派 fan 的心中是極大的罪惡,

可是偶爾來個「鴕鳥心態」裝死應該也不錯XD

 

原本只是想寫聖誕夜的兩人,

理由是因為我很喜歡「交涉人 真下正義」裡面的木島那句:

メリークリスマスだバカヤロウ」,

所以也想聽青島跟室井さん說聖誕節快樂。(喂)

反正我也覺得青島犬應該也會跟文章裡面一樣,

不顧一切地直接衝去廣島找主人XDDD

 

但是構思的時候想著想著,

突然發現室井さん跟「純情ロマンチカ」裡面的宮城教授很像,

於是就越寫越黑暗,也寫出了最後的結論。

 

マ~反正官方的室井さん也很崩壞啊XD

警視庁的高嶺之花從之前的不苟言笑,

到了 OD2 最後出現了那個「傾城傾國的微笑」XDDD

所以我寫成這樣應該也不會太過份吧?(笑)

 

於是篇名也從最剛開始的メリークリスマス,

變成了最後一刻才決定「Prisoner of Love」,

內容雖然跟宇多田的同名歌曲的歌詞無關,

但是那首歌的歌名意外地很合我意。

至於誰是 Prisoner of Love,應該很清楚了吧?

 

另,建議搭配大搜 OST 裡面的 Faith and Pain 以及

Sumire 兩首食用本篇XDDD

 

如果這篇的內容跟大家心中的青島和室井相去甚遠的話,

還請多多包容。

如果這篇的設定完全背離了官方對於江里子日記的設定,

請無視它,反正這是 fans 的私心之作XD

 

最後,我很高興終於挖了一個坑之後,

在四個小時內又把坑給填滿了。

還有,希望號就是のぞみ,

2001 年去日本的時候從東京搭到新大阪,

我的評語跟青島犬完全一樣,

新型的 700 系電車真的超讚的!(笑)

創作者介紹

INFINITE ∞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瑜
  • 感覺很棒,大大的文將我從地雷滿佈的『容疑者 室井慎次』中拯救出來了
  • 喔喔謝謝>/////////////<

    「容疑者」也把我傷得很重啊,
    看完了之後悶了好幾天,才發狠寫了這篇XDDD

    maegsirien 於 2010/11/29 06:28 回覆

  • 瑜
  • 那看完OD3大大應該可以準備寫下一篇了吧
  • 哈哈~等我回去看到OD3再來決定心靈受傷的程度XDDDDDD

    maegsirien 於 2010/11/30 05: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