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2015 年 Montreal, Canada

 

艾迪利從 Delta 飯店衝出來的時候已經超過晚上八點了。

他隨手在門口招了一台計程車後便心急地把自己塞入車裡。

下一瞬間,殷紅的車尾燈一滅,就載著他消失在蒙特婁的夜色中。

 

 

依舊是四月天,但一連串的奔跑和匆忙仍讓艾迪利感覺到燥熱,

忍不住解開了一直綁著的領結,順便搖下乘客座的車窗讓空氣流通一點。

 

 

雖然拿下分站第二,但是那座獎盃,甚至是之後的慶祝派對,對他完全沒有吸引力。

為車隊拿下第二名和可貴的積分固然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整個週末他就是覺得

整個心情都不在比賽上。

 

 

他知道,那個男人還在醫院,而且是因為他的緣故。

 

 

計程車才轉入醫院大廳前的斜坡,他就往前座塞了幾張鈔票給司機要他不用找了。

衝進大廳的時候,他想起自己來探病卻什麼都沒帶,於是又再跑向地下室的花店,

隨便挑了一把陳列在架上的花,匆忙地付了錢。

 

 

拿著花,他焦急地按著電梯按鈕,希望三台之中隨便一台可以迅速把他載往十樓的病房。

在電梯裡,他意識到手裡匆忙間買的花居然是束玫瑰,

再配上他已經略顯凌亂的西裝和被打開的領結。

比起醫院,他此刻的裝扮簡直比較適合出現在教堂,

例如說婚禮當天遲到的新郎之類的。

 

 

「難怪剛才走廊的護士們會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艾迪利回想著。「算了,反正他應該

不會介意吧。」

 

 

出了電梯,他依著號碼繞過護理站,來到了寫著 1022 的病房前。

正要伸出右手敲門時,他遲疑了一下,這樣的自己,是否還有資格來醫院看他?

可是如果現在不這樣做的話,或許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吧。

 

 

於是他敲了門。

 

 

開門的是菅生明日香,他的妹妹。

 

 

 


 

 

明日香先是訝異地看著門後的訪客,之後迅速地換上一副像是看到洪水猛獸的表情望著

艾迪利。

 

 

「你……那個……」

 

 

聽到妹妹的遲疑,菅生修的目光從電視上移開,事實上他也沒有認真地在看節目,

只是隨意地轉著頻道打發時間。

 

 

「小香,怎麼了?」

 

 

「哥哥,他……」不等明日香說完,艾迪利此時自顧自地推開了病房門走了進來。

 

 

「是我。」站在房間中央的他看著床上右手和頭上都纏著繃帶的菅生修。

 

 

那一瞬間,阿修明白了妹妹剛才的遲疑所為何事。

 

 

他看著站在自己床邊不遠處的艾迪利,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欸,你這個人很沒有禮貌喔!」明日香的抗議劃開了那一兩秒的空白。

「我都還沒問過哥哥……」

 

 

「沒關係,小香。」

 

 

「可是哥哥,他是……」明日香想著,眼前這個男人不就是害哥哥不能參賽,

外加因為嚴重的傷勢躺在醫院裡的罪魁禍首?

 

 

「我知道。」阿修打斷了明日香,語氣裡聽得出屬於傷者的虛弱。

 

 

菅生修看著自己的妹妹,又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艾迪利,之後他伸手按下遙控器關掉電視,

嘴邊輕微的嘆息幾不可聞。

 

 

之後又才轉頭跟明日香說:「你去外面的交誼廳坐著一會吧,我們有些事情要談。」

 

 

明日香的表情似乎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最後仍舊不情不願地答應。關上門前,

還不放心地往病房裡再看一眼。

 

 

門後的房間裡又是一陣短暫的沉默,牆上時鐘的秒針聲,陌生得令人害怕。

 

 

「抱歉。」艾迪利一直等到房門關上的喀聲響起後許久,才出聲說話。

 

 

「沒關係。」阿修慢慢地翻身,在床上躺平,左手的骨折讓他整個左半邊痠痛著。

 

 

艾迪利看著床上的阿修,一時之間不知該從何說起比較好。

他把那束花隨意地放在病床旁的小桌上後,就坐在明日香之前一直坐著的,床邊的椅子上。

 

 

「阿修……那個……」

 

 

「要是純粹只是要道歉或是辯解的話你可以走了。」阿修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說著。

 

 

「不是的,我覺得,有些事情還是想要跟你說比較好。」

艾迪利低頭看著自己的左右手,努力地想要找出適當的句子來表達自己。

 

 

「你離開之後,車隊發生了很多事情。而在這些日子裡,我也做了一些,

現在想起來自己也覺得十分不可思議的傻事……」

 

 

阿修知道他指的是替 Mr. Smith 辦的那件事。

 

 

「也是因為那件事,我終於想起了已經遺忘很久的夢。」艾迪利抬頭看向已然漆黑的窗外,

不願正面看著躺在床上的阿修。

 

 

阿修轉頭看著他,他頭一次這樣專心地看著對方闊別兩年的容顏。

原本總是燃燒著熱情的藍色雙眼,如今一邊已經被機械式的電子眼取代;

而以往總是笑著拋給他飲料的左手,如今也不再和以前一樣存在著溫度。

 

 

兩年前的那場車禍,他還記得,儘管他拼命地想要洗掉揮之不去的恐懼與悔恨。

 

 

「風見那小子還好吧?」艾迪利的聲音拉回了他的思緒。

 

 

「嗯,都跟他說了,過去的那些事情。大概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調整過來吧……」

阿修回答著,別過頭不願意讓對方發現他的視線。

「小香剛才的話你聽聽就算了,她的話我再讓純子夫人勸勸她吧。」

 

 

接著兩人之間又一陣短暫的沉默。

 

 

「吶,阿修……對不起啊。」

 

 

「不是說你不是來道歉的?」阿修強壓著不願把情緒加入話中。

 

 

艾迪利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兩聲清脆的敲門聲,伴隨著開門的腳步阻止了他。

 

 

「查房時間到了,訪客的話只能到九點,已經超過十分鐘了。」抱著病歷本的護士指著牆

上的時鐘。

 

 

「你之後怎麼辦?」已經起身準備離開的艾迪利問著。

 

 

「不知道,回家休養之後,可能會去英國一趟吧,還有一些事情要辦。」阿修嘆了一口氣。

 

 

「是嗎?」艾迪利從口袋中掏出剛才買花的收據,跟護士借了筆後飛快地寫著。

「來英國的話,記得打個電話給我,至少讓我盡點地主之誼吧。」他朝他微微地笑了一下,

把紙條放在床邊的桌上後,便往門口走去。

 

 

「先走了,你多保重。」人已經到門邊握著門把的艾迪利,沒有回頭地說。

 

 

阿修目送著那道高大的身影離去,直到門已闔上。

 

 


 

 

護士走後的五分鐘,明日香開門走了進來。

 

 

「那個人沒對你怎樣吧?」明日香問。

 

 

「沒事。」阿修搖了搖還包著紗布的右手。

 

 

「啊?哪有人探病還送玫瑰花,而且還是紅色的啊……」

明日香的視線轉到旁邊被放在桌上的花,整束拿起來左右端詳著。

「一般不是都會送些素雅一點的花嗎?」她嘀咕著。

 

 

「總之,先拿個東西把花裝起來吧。」阿修說。

 

 

「也好……」

 

 

讓明日香去找可以代替花瓶的容器,阿修轉頭看著窗戶,

那個人現在應該已經在大廳外面招著計程車了吧?

剛才那張紙條已經請護士幫他收進掛在衣櫥裡的西裝內側口袋,

他還沒有決定要不要打那通電話,不過也不急著現在就下決定吧。

 

 

以不讓明日香發現的程度,阿修輕輕地嘆了口氣。

 

 

「玫瑰花嗎?這傢伙還是跟以前一樣亂來啊。」他想。

 

 

闔上眼,過去的日子依然歷歷在目,似乎不曾遠去。

他人生的秒針,或許已經停止了吧。

 

 

停止在第一次與他見面的三年前。

 

 

つつぐ

 


 

 

一日一更新是因為作者剛看了大搜的SP-「秋の犯罪撲滅スペシャル」,

現在心情鬱悶得很。(煙)

 

在既不能把青島大狗抓起來搖,也不能揍室井さん一拳的狀況下,

我只好來寫文章XDDDDD

 

寫作的背景音樂依舊使用跟 Prelude 同一條曲子,

也就是大搜OST裡面的「Love Somebody [Jesus Version]」,

不知為何,這首的氛圍很適合這次前兩篇的創作。

 

p.s 病房編號之所以是 1022,原因很簡單,

因為白色的 0 和兩個藍色的 2 擺在一起很漂亮。(喂)

創作者介紹

INFINITE ∞

maegsir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